第九章

    “我想带走它。”

    叶娇的话让董大有些意外,毕竟这种小东西虽然反季节开花,但是一年就死,除了摆着也没什么大用处,不当吃不当穿,花也小的可怜,远不如别的花朵来的绚烂。

    可是董大半点犹豫都没有的答应下来,能用一株石芽草让叶娇高兴,这在他看来格外划算。

    招呼了一旁的小童过来把石芽草挪出来,叶娇开口道“既然是长在石头里的,就在花盆里放块石头吧。”

    叶娇记得清楚,它长在石头上,如果只是用土埋着,这小东西反倒会觉得憋闷,不久就会死的。

    显然它也不喜欢吃土。

    董大立刻笑着道“少奶奶说的是,”而后扭头对着小童道,“还不快去找石头来。”

    小童寻了块石头放在花盆里,旁边用田泥固定,石芽草被挪进去了之后依然是招摇着红色的小花,不过看起来比刚才精神很多。

    叶娇本想着自己抱花盆,小素眼疾手快的接过来抱在怀里道“我来吧,少奶奶仔细手脏。”

    这话是小素上次听祁昀对着叶娇说过的,那人连鸡食都不乐意让叶娇摸,更何况这个了。

    想到自家尾巴秃秃的小黑,小素的鼻子都皱了起来。

    叶娇也不坚持,带着小素进了前厅,边走边问“董管事,石芽草好寻吗?”

    董大立刻回道“不多,它本就生得细小,又是只能活一年的,寻常人都不太认得,多的怕是不好找。”

    叶娇有些可惜,但她不贪心。

    能遇到一株已经是运道了,再多的也不能强求。

    到了前厅,刘婆子已经捧了蛋羹上来,还另外弄了两个小菜。

    叶娇去净了手落了座,见小素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她不由得一乐,对着刘婆子道“给她一碗吧,刘妈你也吃些,一路过来怕是都饿了。”

    小素立刻笑起来,刘婆子也不推辞,谢了叶娇后就分出了一份菜到一旁去吃了,叶娇也把蛋羹给小素盛出来了一份。

    叶娇则是眼睛盯着石芽草的小花,满脑子都是自己要怎么养这个小东西,有些漫不经心的挖了一勺蛋羹放进嘴里。

    她是不知道蛋羹是什么的,刚才听叶宝一直念叨这才记住了。

    在蛋羹入口后,叶娇只觉得格外柔滑绵软,还能咀嚼到混合在里面的鸡蓉,配上麻油,满口留香。

    原本叶娇就是随口一说,结果尝了一口就停不下了,最后满满一碗都进了肚子。

    摸摸肚子,叶娇呼出了一口气。

    做人真好。

    等吃罢了饭,叶娇带上了石芽草的花盆,坐着牛车往回走。

    刚到家她便立刻回了自己的院子,步子极快,小素要小跑着才能跟上。

    等叶娇推开房门时,一眼瞧见祁昀披着外衣坐在桌后,正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叶娇这么快就回来了。

    叶娇晶亮的眼睛瞪大了些,柔软的嘴唇微微抿起。

    祁昀有些莫名,寻常叶娇都是爱说爱笑的,他还是头一次看到叶娇这般模样,心里不禁想着,自家娘子生气了?

    怕进了寒气,叶娇招呼抱着花盆的小素跟着自己进来,而后迅速的关门。

    等回头时,她的眉头蹙起“相公,你答应我要静养的,要是又冲了风可怎么办。”

    静养,就要好好在床上躺着才对,怎么可以下来呢。

    祁昀这才明白叶娇是担心他,不由得一笑,撂了手上的笔,温和道“我睡了半天,身上都酥了,刚起来吃了饭,想着时间还早就来看看账。”

    “还是回去躺着的好,可不能再着凉了。”叶娇上前就想扶他,不过瞧着祁昀穿着寝衣,自己却没换衣裳,怕身上的寒气冲撞了他,叶娇止住了步子,“你自己去躺好,我在这儿看着。”

    祁昀醒来以后便不觉得头晕,反倒是有着难得的舒坦,可是听了叶娇话里头的关心让祁昀觉得暖心,也不拒绝,立刻站起来去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

    等把自己裹好,祁昀才看着叶娇,眉眼平和“今儿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叶娇见他听话,眉间舒展,脸上带着笑道“我放心不下你,就回来了。”

    这话直接又坦诚,小人参从来都是个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但听在祁昀耳朵里却觉得窝心的暖。

    热乎乎的,烘到了人心坎儿里。

    叶娇没发现祁昀脸上流露出来的细碎感动,她接着道“回来路上我去了趟药园,带了一株这个回来。”

    小素一直乖乖的站到一旁,听了叶娇的话,立刻举了举怀里的花盆。

    祁昀只扫了一眼,便道“石芽草倒是少见,遇到也不容易。”

    叶娇有些惊讶“相公你也认识?”分明董大说不太常见呢。

    祁昀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缓声道“我平时左右无事,看了不少杂书,书上有写过我便记住了。”

    “相公真厉害!”

    “这有什么厉害的。”嘴上虽这么说,可是祁昀脸上还是有了笑模样。

    叶娇却很坚持,能把书上看的都记住,自家相公就是比旁人厉害的多。

    不过很快,祁昀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问道“你回来以后是不是没去见过娘?”

    叶娇老实的摇头“没有呢。”

    祁昀笑了笑,道“还是该去见见的,我们兄弟几个不管去哪儿,回来以后都要去让娘见见,你嫁了我也就算是娘的半个女儿,回家了去告诉娘一声也好。”

    叶娇一贯是听他的话的,立刻点头“我记得了。”

    “去了也不用多说什么,只说回门这趟一切都好就是了。”

    叶娇把这归为了做人之后要学会的事情之一,很乖的回道“好。”

    不过在出门之前,叶娇叮嘱小素“这盆石芽草要放在屋里有阳光的地方,别搬出去了。”

    见小素点头,她这才出门去柳氏的院子。

    小素立刻去摆放花盆,可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她在祁家做了将近两年的帮工,从第一次看到祁昀开始,就没见过这位祁二少爷有什么好脾气。

    总是不说话,板着脸,像是个活死人。

    别说是笑了,哪怕是话都没听他说过几次。

    可刚才祁昀对着叶娇笑得那么柔和,说话的声音也是暖暖的,虽然依然面容苍白,可却有了不少鲜活气息。

    小素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是不是误会二少爷了,其实他只是脸色难看,心里是温柔的吗?

    可是等小素摆好花盆转头去看祁昀的时候,对上的就是一张冷漠的脸。

    白的脸黑的眼,神色阴沉,和平时的吓人模样一般无二!

    小素后背一冷,身体都僵住了,只想给刚刚的自己一巴掌。

    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

    刚才温柔的二少爷果然是错觉!

    祁昀从床上半坐起来,靠着枕头,一双眼睛看向了小素。

    小素就像是兔子一样的弹起来,站的直挺挺的。

    祁昀却没想过为难她,淡淡问道“娇娘到底为什么这么早回来?”

    同样的问题,叶娇可以说是担心祁昀,她的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祁昀却没有真的相信。

    小素一点都不隐瞒,竹筒倒豆子一样把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说得清楚明白。

    在听到叶家没有准备回门席的时候,祁昀微微皱眉。

    在听到叶娇躲着叶二嫂走的时候,祁昀一声轻咳。

    而在听到叶宝那句嚷嚷时,祁昀开口道“行了。”

    这声,虽然毫无情绪波动,却让小素立刻噤声。

    祁昀实在是没想到叶家居然这么没有眼眉高低,连个面子上的事情都做不好。

    关上门管不好自己的家事,打开门不懂得全乎脸面。

    这趟柳氏让叶娇回去也是给她个机会看清楚,以后就不要在和那家人有什么联系了。

    现在看来,叶家比想象的还不靠谱。

    以后他们安分点最好,要是不安分……

    祁昀想到这里,不动声色,摆摆手让小素下去,小姑娘立刻出了门,小心翼翼的把门合上,而后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祁昀则是掀开被子,穿鞋下地,走到了桌前,将账本拿起来。

    翻开来,拿出了里头叶二郎的欠条。

    展开看了看,祁昀神色平静的将这张原本应该毁掉的条子放进了个木盒里,加了把锁,打开柜门放了进去。

    将桌上的账本拿着回了床上,祁昀披着外衣,身上盖着被子,半靠在床头,神色平静的翻开了账本。

    就在这时,叶娇回来了。

    见了自家娘子,祁昀脸上立刻冰雪消融,眉眼温和。

    她见祁昀还好好的在床上,也笑起来,把手上提着的食盒放到桌上“你早上睡得多,误了吃药的时辰,这会儿补上也是一样的,等我换好衣服就端给你。”

    祁昀轻轻地“嗯”了一声,脸上格外平静。

    这些药怎么吃都一样,他从出生就吃药,苦药汤子喝了一碗又一碗,可是身子也没见大好。

    年深日久,旁人闻到都觉得苦的怕人的药,祁昀已经能面不改色一天两顿的灌了。

    似乎苦药喝得多,舌头都变得不敏感了。

    若是之前少喝了一顿,祁昀不会在意的,现在不一样,他想要活着,那药该喝就要喝,一点都不能耽误。

    叶娇则是拿了平常穿着的衣裙,走向了床榻不远处的屏风。

    祁昀手上摊着账本,扫了一眼屏风就收回视线。

    他屋子里的屏风并非是官宦人家的精细石屏,而是简单的木质屏风,上面雕刻着梅兰竹菊,虽然有些地方也有镂空,可是打眼看上去是看不通透的。

    这屏风寻常是拿来隔着浴桶,平时换衣服也会用到。

    祁昀并没想过要看什么,对自家娘子他有喜欢,有疼惜,可是正直习惯了的祁二郎这会儿的重心还是放在手上的账本上。

    他也想明白了,以前在等着死,生意自然不上心,可现在哪怕是为了小娘子也要努力。

    祁昀手上拿住的便是家里的酒铺和药铺,无论以后如何,当下总要给娇娘赚够家底才好。

    这时候,祁昀听到叶娇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出来“相公,娘说这几天的晚饭也不用专门过去陪她吃,你的身子要紧,就别走动了。”

    “好。”祁昀嘴里应着,不期然抬头,就看到女人挂在屏风上头的衣衫。

    外衫精致,裙裳素雅,还有个素色的抹胸,细细的带子垂落而下,微微摇晃着。

    祁昀莫名的就想到了成亲后的那个早上,女人蹲在自己的软榻旁边,颈后是抹胸的细带,露出了莹白如玉的肩膀和修长漂亮的脖颈……

    换好衣服的叶娇走出屏风时,就见祁昀正靠着枕头看账本。

    瞧上去格外专注,只是叶娇却看到这人的耳朵红彤彤的。

    眨眨眼,女人伸手去摸,就感觉到了这人耳朵的热度。

    叶娇有些惊讶,以为他又不舒服,急忙伸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因着叶娇号脉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祁昀以为她只是担心自己。

    摸了一阵,却发觉没有什么异样。

    叶娇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偏了偏头,声音依然是软糯糯的“相公,你怎么了?”

    祁昀盯着账本,嘴唇动了动“没事,可能是屋里太热了吧。”

    叶娇不疑有他,想着可能是昨天自己给他补大了,这会儿在往外发呢,便笑笑松了手,起身去桌上拿药碗。

    祁昀则是在她转身的瞬间深吸一口气,心里觉得郎中说的没错。

    他虚火太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