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祁昀现在身子虚着,身上的虚火一直没有散干净,也就不随便出屋子,也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把账面理理干净。

    寻常有郎中三天一趟诊脉,叶娇也每天守着他,却不敢抱着他睡了。

    这让祁昀许久不曾去主动见柳氏,叶娇倒是每天早上吃了早饭后都会去柳氏的院子转一转。

    虽然小人参不太明白每天见个面聊聊天有什么用处,但是既然方氏每天去,她便觉得这是当儿媳妇的分内事,也就去了。

    可叶娇不知道的是,方氏原本也不是天天来。

    寻常时候,方氏要顾着自己院子里的那摊子事儿,大郎祁昭现在管着庄子上的事情,平时也早出晚归的,方氏照顾儿子还要照顾祁昭,也是忙得很。

    只是最近要入冬了,方氏想过来柳氏这里,看看能不能从婆婆手上要些好处,再加上柳氏给她的儿子石头做的衣裳已经上了身,方氏为了讨柳氏欢心这才走得勤快些。

    偏偏在她想要不用每天过来的时候,发现二郎媳妇总是往柳氏的院子走动。

    这让方氏有了点危机感。

    如今祁家虽然儿子们都大了,可是二老健在,便还是一家人,谁提分家那是要被人骂死的,这家里说话最有分量的,除去男人们便是柳氏。

    寻常柳氏不怎么管事,可是涉及到家宅里头的吃穿用度,柳氏说的话谁都要听的。

    按理说方氏是祁家的大儿媳妇,又生了石头,柳氏与她也亲近,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可是方氏读书多,又心眼小,不甚聪明却总喜欢想些七拐八绕的事情。

    眼瞅着祁昀的身子比以前好些了,冲喜新嫁进来的娇娘显然是得了婆婆柳氏的喜欢,而这二弟妹又是个模样好的,连说话的声音都比自己好听。

    以前自己可以在柳氏面前蹭些好处,那以后有叶娇对比着,柳氏会不会挑剔自己?

    若是这想法被大郎祁昭知道了,必然要说自家媳妇傻。

    他家没有那么多规矩,柳氏为人宽和,普通人家也不是宫廷官宦,没有晨昏定省的规矩,寻常三个儿子各家过各家的日子,再加上每晚都要一起吃饭,平时出来进去的总能见面,柳氏从没挑剔过什么。

    她是大嫂,又有儿子,在这个家里横着走都没人管,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要是柳氏真的嫌弃她小家子气,以前就发作了,能忍她到现在?

    可是方氏自己就是把自己绕了进去,居然也跟着叶娇一起,天天定时定点的去柳氏那里说话,一时间让柳氏都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柳氏也不拒绝,能天天见到孙子她当然是高兴的。

    于是两个儿媳妇居然互相督促着坚持了将近十天,柳氏总和人说自己找了两个孝顺的儿媳妇。

    而她表示亲近的方式,就是在两个人过来时准备点吃的,弄得叶娇越发爱去,小石头也每天叫着要去到奶奶那里吃甜饼,方氏想晚点去都不成。

    这天方氏抱着石头来的时候,就看到叶娇已经待在屋子里了。

    因着入了冬,柳氏的腿在年轻时磕碰过,落了些毛病,一冷了便会疼,所以柳氏屋子里的炭火总是最早烧起来的。

    挑了门帘进来时只觉得热气扑面,暖烘烘的。

    叶娇手里端着碗,正要拿着勺子吃,见方氏进来便起身笑道“大嫂,外头冷,大嫂你怎么不多穿些?”

    方氏觉得这句话怪耳熟的,突然响起这不是之前自己对她说过的话吗?

    当时她不过是客气,可是叶娇却记在了心里,活学活用。

    方氏也和善的道“弟妹有心了,下次我会记着的。”说着便抱着石头给柳氏打招呼,“石头来,喊奶奶和二婶婶。”

    “奶奶,二婶婶。”石头年纪小,刚会说话,声音有点呜哝,长得虎头虎脑的,正是好玩的时候。

    叶娇也瞧着喜欢,拿起桌上的一个甜饼就递给他。

    石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叶娇,见方氏对他点头,这才笑着露出了小门牙,小手抓过甜饼,嘴巴软糯糯的道“谢谢二婶婶!”

    这句话石头说的格外利落,最近他跟着方氏来柳氏的院子,给她甜饼吃的都是这个好看的婶婶。

    二婶婶身上总是有桂花味,和桂花糖一样,石头很喜欢。

    柳氏见他乖巧也就跟着笑,对着方氏道“坐吧,刚炖的杏酪,尝尝看。”

    方氏依言坐下,把石头放到一旁,端起碗闻了闻。

    杏酪就是杏仁茶,是从宫廷里传到民间的小吃。

    要先将杏仁捣成浆,滤掉残渣,把米粉放进去搅拌,然后加上糖慢慢熬煮成的,比起一般的茶要浓稠不少,看起来是漂亮的奶白色,闻着也很香甜。

    不过这杏酪想要煮好了可不容易,方氏娘家也算不错,可是外面买的杏酪瞧上去比这碗差的远了,尝了一口,方氏更是惊讶。

    不算太甜,却很香醇,好吃得很。

    方氏嫁进祁家五年有余,却从没有吃过这个,只是现在瞧着柳氏是常吃的,不由得问道“娘,这是哪里买的?”

    柳氏表情淡淡的,转了转手上的佛珠“是刘妈做的,刘妈的厨艺一直都是不错。”

    刘婆子这会儿就站在柳氏身边,听了这话,笑了笑,并不多言。

    方氏不由得看向了那个一直跟在柳氏身边的刘婆子,突然觉得每天来柳氏这里定时定点的转一转也挺好的,就冲这碗杏酪就不亏。

    叶娇则没想那么多,开开心心的捧着碗,吃得香甜。

    等一碗吃完了,她对着柳氏道“娘,我能带一碗回去给相公吗?”

    这让柳氏的眉眼立刻柔和了起来,温声对着叶娇道“今儿就熬了这三碗,等下次再给二郎带吧。”

    叶娇脸上有些可惜,总觉得这么好吃的东西相公吃不到好亏。

    方氏则是惊讶的看了看叶娇,似乎没想到叶娇居然对祁昀如此上心。

    柳氏则是把石头抱进了自己怀里,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嘴里道“这几天三郎就要从书院回来了,你们回去也告诉大郎二郎,等三郎回来一起吃饭,莫要耽误了。”

    方氏自然答应着,虽然祁昀庄子上忙碌,但是这家里读书进学的只有三郎祁明一人,方氏心里头,读书当秀才考举人才是头等大事,哪怕庄子上的事情放一放,也要先顾着祁明的。

    叶娇却是抿了抿唇角,虽然记得祁昀说过要顺着柳氏,可是对祁昀的担忧还是占了上风,她轻声道“娘,相公现在的身子还没好全呢。”

    柳氏一想到病弱的二儿子,脸上就露出了些许心疼,又转了转佛珠道“先顾着身子,让他好生歇着,你到时候来便是了。”

    叶娇应了一声,笑眯眯的又把手伸向了甜饼。

    柳氏也不拦着,只看着她笑。

    之前柳氏去看祁昀的时候,就听自己的二儿子说过,他这个媳妇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贪吃,除了一日三餐外还总是给自己加点餐。

    祁昀和柳氏说这个是想着最近叶娇总在柳氏面前走动,这点小嗜好也瞒不住,索性先说明白,让柳氏不要介意。

    娇娘喜欢吃喝,祁昀是乐意宠着惯着的,可他怕柳氏嫌弃自己这个儿媳妇馋嘴。

    殊不知柳氏不仅不嫌弃,还有些喜欢。

    方氏因为生的圆润些,平时吃的很少,哪怕是全家一起吃饭都是动几筷子就撂下了,生怕多吃一口这肉就要长在脸上。

    叶娇却不一样,吃吃喝喝从不在乎,而且每次都吃的很香,看的柳氏也觉得舒坦。

    她心里不在乎儿媳妇是胖是瘦,方氏胖有胖的好看,叶娇瘦有瘦的好看,只要健健康康的便是了,可是看娇娘吃得香总觉得格外下饭,也让柳氏觉得舒坦。

    上年纪的人总觉得小辈的碗里少口菜,便是如此了。

    方氏却依然不太吃喝,一直到从柳氏院子离开时,她也只是吃了杏酪,其他的一口没动。

    叶娇则是肚子饱饱的回去,先是进屋瞧了瞧祁昀,见男人面色如常,便抱起了花盆,没有惊动在看账本的祁昀,退出来,轻轻关了门,嘴里小声道“相公今天的气色可真好。”

    一旁在打扫的小素不由得探过头,在门关上的一瞬间从门缝里往里看。

    就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眼底阴沉的脸一闪而过。

    小素……哪里好了!少奶奶骗人!

    叶娇抱着花盆在院子里溜达,专门找有太阳的地方去。

    花盆里面的石芽草已经不像是之前那样的细小纤弱,长高了些,除了已经开着的三朵外并没有增加,不过花朵已经从半开不开变成了完全开放。

    当然,依然很小,瞧上去不起眼的很。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能不能养得活这个小东西,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没事儿出来转转,晒晒太阳,看看能不能养的好了。

    溜达了一阵,叶娇就把花盆撂下,拉着小素教自己踢毽子。

    别看她平时贪吃些,小人参却是个闲不住的,得了个身体自然要好好玩,吃多少似乎都能消耗掉。

    叶娇没踢过毽子,记忆里的叶娇也不太玩过这些,现在就要从头学起。

    可让小人参无奈的是,她的脑子还算好用,可是身体协调性实在是说不上好,学了好几天,也只能连着踢个七八下。

    小素教叶娇教的很耐心,其实对十岁出头的小素来说,与其说是教叶娇,倒不如说是和叶娇在一起玩耍。

    能有人陪着玩儿,小丫头当然是高兴的。

    只是每次看到毽子上的黑色羽毛,都觉得心里疼。

    她家小黑真可怜……

    可比起被二少爷拿走炖鸡汤,牺牲几根毛还是值得的。

    不过小素有些好奇“二少奶奶,你为什么非要学会这个啊?”

    叶娇弯腰去捡毽子,头上已经有了薄汗,闻言笑着道“这是相公送我的,摆着不是浪费了吗?”

    小素有些不太明白这和谁送的有什么关系,不过听叶娇这么说,也就似懂非懂的点头,准备接着陪她踢。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正起身去桌上换账本看的祁昀,在经过窗子时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叶娇的话。

    窗子关着,看起来严丝合缝,但是纸糊的窗子并不能完全拦住外面的声音。

    祁昀听着叶娇的话,低垂眼帘,抿着嘴角,最终还是化成了一个笑。

    他的,娇娘啊。

    叶娇并不是一直待在院子里的,等到了晌午时候,她便进了屋,擦了擦脸,拆了头发,去软榻上午睡。

    因着祁昀最近身子不好,叶娇就让他睡了床,自己睡榻。

    至于为什么还分床,祁昀怕自己给她过了病气,叶娇怕他又补大了病情反复,于是殊途同归,就这么分着睡,倒也相安无事。

    等到午睡醒来时,外面依然是一片大亮,距离晚饭还有不少时间。

    叶娇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扭头去看祁昀,却发现祁昀不在床上,旁边的屏风也不见了。

    “哗啦。”

    水声让叶娇的眼睛忘了过去,就看到屏风被挪到了外间屋。

    里外屋都烧了炭火,暖洋洋的,叶娇只披了外衣,穿了鞋,直接走到了屏风后面。

    于是,站着的叶娇,浴桶里面的祁昀,突然四目相对。

    祁昀愣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叶娇则是眨了眨眼睛,那双晶亮的眸子依然干净清澈,扫了祁昀一眼,才道“相公,你身上也好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