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现在的人讲究“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沐浴”,祁昀也不例外。

    祁家虽然比不得城里的豪门大户,可是在十里八村当中算得上是最富庶的,有庄子有店铺,炭火从来不缺,热水也支应得起。

    因着祁昀身上有时候会忽冷忽热,再加上这些日子烧了炭火,屋子里热,叶娇还总是盯着他在床上好好盖被子休息,有时候睡醒了便是一身虚汗,祁昀还会洗的勤快些。

    不过祁昀洗澡的时间与叶娇不同,他的娇娘喜欢在晚上沐浴,可是祁昀却总是会选在白天的时候,免得入夜后过了凉气。

    他还会选在叶娇不在的时候,今儿也是一样,原本这个时间该是叶娇带着那盆石芽草晒太阳的时候,可是叶娇不知道是不是踢毽子累了,午睡睡得有些沉,没有醒来,祁昀便趁着这个时候叫水沐浴。

    自己的身子骨自己知道,祁昀先天不足又身体虚弱,哪怕是好好养活着,身高上不吃亏,可身上虽说算不得瘦的惊人,可比起普通男人还是略显单薄了些。

    换成旁人,祁昀才不在乎他们怎么了看自己的。

    可换成叶娇,祁昀就分外在意这人对自己的看法了。

    一直到现在,叶娇都没真的见过这人泡在浴桶里是什么模样。

    这下好了,看得清清楚楚,一览无余。

    当叶娇说出那句“好白”的感慨后,祁昀下意识的抓住了浴桶旁边的手巾,直接盖到了腰腹下。

    其实叶娇还没有看的那么仔细,眼睛一直围着男人的胸口打转,见他这么动作才往下看去,结果就听祁昀微微抬高了声调“娇娘!”

    小人参精并不懂得什么男女大防,也不知道祁昀盖着肚皮做什么。

    不过在听到祁昀喊她的时候,叶娇还是睁着一对漂亮的眼睛盯着他瞧,笑着回道“相公,我还是头一次看你脱衣服呢,”说着,叶娇凑过去,把自己的袖子往上拽了拽,伸到祁昀肩膀那里比对着,“瞧,差不多。”

    祁昀下意识地看过去,就看到一截莹白如玉的手臂,可是自己的肤色却是不健康的苍白。

    都是白,但是娇娘的是玉一样的漂亮,自己就像是纸一般的纤薄。

    叶娇的关注点在于,相公的脖子好看,胸口平平的,和自己好不一样,还有耳朵……咦,相公耳朵怎么红红的?水太热了?

    就在这时,祁昀偏头看她,微微仰着的脸正正的对着叶娇。

    本以为会在这张脸上看到些羞涩,或者是对他不满意的失落,可是落到祁昀眼里就只有一双干净透亮的眸子,就像是一眼能望到底的潭水。

    ……是啊,他在胡思乱想什么?

    自家娇娘什么都不懂,纯善天真,不像他,见天的胡思乱想。

    偏偏叶娇这般纯然的神情让祁昀多了不少安全感,他脸上有了笑,声音是只有对着叶娇时才有的轻缓“娇娘,去外头等我吧,我就快洗好了。”

    叶娇惯是听他的话的,闻言,立刻落了袖子,转身从屏风后面转出去了。

    里面又传来了水声,似乎是男人跨出来的声音。

    叶娇却没有什么好奇,伸手拿了桌上盘子里的一颗红色的李子塞进嘴里咬了一口。

    嘶,酸。

    可她不信邪,总要找到个甜的才罢休。

    不过小人参不喜欢浪费,吃土吃多了的她对任何食物都有着一颗虔诚的感恩之心,就算酸也吃干净了。

    过了会儿,祁昀收拾干净,屋里的水自有人抬出去,又开了外间屋的门窗通风,散掉了屋子里面的水气,两个人去了内室。

    一左一右的坐在榻上,叶娇把自己手上攥着的两个李子递过去“给。”

    祁昀身上穿着寝衣,外面披着略显厚重的衣袍,做到叶娇旁边接过了杯子,却没立刻吃,而是调整好了心情,温声道“早上在娘那里都好吗?”

    叶娇闻言就笑着道“好,娘那里吃了碗杏酪,好吃得很,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再吃一碗,我本想给你带回来的,只是娘说就炖了三碗,等下次再给你拿。”

    一碗杏酪就让她记得这么清楚,祁昀先是笑,可是马上又没了笑。

    不等叶娇分辨清楚祁昀的表情,就见男人又弯起嘴角“你不用总在屋里顾着我,今天日头好,出去转转也好过在屋里憋闷。”

    叶娇回了个笑,声音轻软“不闷,我出去了也没什么事做,无聊的很,还不如回来守着你呢。”

    祁昀也不知道一般妇人们要做什么,只是回忆着平时柳氏爱做的事情,道“绣花?”

    叶娇格外坦诚“这个我不会,”声音顿了顿,“不过我可以学。”

    小人参对于学做人一直有着格外的热忱。

    其实祁昀说出口以后就后悔了,寻常百姓家会做个衣裳便好,绣花这种事一般妇人是不会的,柳氏虽然说起过自己的娘家,可是看得出来,柳氏曾经的家境不错,这才有了一手好绣工,乐意用刺绣打发时间。

    自家娇娘家境贫苦,又吃不饱穿不暖的,自然没有学过。

    他这么问,不是伤了娇娘的心?

    这让祁昀迅速转换话题“绣花怪费眼睛的,也不好学,娇娘你不用学这个的,可以做点别的。”

    叶娇并不知道祁昀想了这么多,也不觉得自己那里被刺伤了,不过听祁昀这话叶娇来了兴趣“做什么?”

    祁昀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看到能拿来娱乐的却没有太多东西。

    其实祁昀会的不少,琴棋书画全都略懂一些,不过这些无论哪个也不算好上手。

    细想了想,祁昀道“给我时间想想,等用了晚膳我没准儿就想出来了。”

    这时候,祁昀才想到被叶娇递过来的李子。

    拿着其中一个准备放进嘴里,却发现李子并不是完完整整的,而是被咬掉了一小口。

    这一口并不大,咬破了红的皮,露出了黄的肉,看起来格外显眼。

    祁昀有些惊讶的看着叶娇,就看到自家娇娘笑眯眯的托着下巴看着他“我尝过了,这个甜,好吃的。”

    尝过?

    祁昀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李子,又看了看她“你怎么不吃?”

    “我刚吃了三四个,都酸得很,就找到这两个甜的。”叶娇依然托着脸,很期待的看着他。

    祁昀听了这话,却久久没有动作。

    他需要低垂眼帘,才能隐藏住里面的情绪,需要抿着嘴,才能掩饰住自己的欢喜。

    叶娇眨眨眼睛,有些奇怪“相公,是不是咬过的东西不能给人……”说着,就要伸手从祁昀手上把李子拿过来,心想着当人果然很有学问。

    可是祁昀却是微微一闪,让开了叶娇的手,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攥住了自家娘子柔软的指尖,语气轻轻“别人咬过的自然不能要,可是娘子你咬过的我要。”说完,就把李子咬掉了一半。

    叶娇不由得问他“甜吗?”

    祁昀却没有看着李子,而是眼睛直直的看着她,点点头“甜。”

    很甜,蜜一样,甜到心里。

    叶娇笑起来,把自己的手往祁昀的手心里面塞,不放过任何一个牵手的机会。

    祁昀反手拽住了她,看着她笑,只是祁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不过祁昀两个李子吃了,突然想起来“娇娘你刚刚吃了三个酸李子?”

    叶娇点点头。

    祁昀虽然知道叶娇是好意,却还是伸出手指捏了一下她的脸“下次莫要吃这么多了,李子吃多了伤脾胃,等会儿告诉小厨房一声,晚上不要吃禽肉了。”

    叶娇虽然对药材知道的多,可那是因为她当初长在深山里,成精的药材满地走,作为滋补之王的叶娇自然是认得不少。

    可是对这些食物的相生相克却知之甚少。

    她眼睛亮亮的看着祁昀“相公你这个都知道?”祁昀正想说自己看书看来的,便听到叶娇柔软的声音响起,“相公可真厉害。”

    之前祁昀听了这话还会谦虚地否认一下,可现在听得多了,祁昀也习惯起来。

    娇娘夸自己,就听着,他喜欢听着呢。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铁子的声音传进来“二少爷,二少奶奶,酒铺的宋管事来了。”

    叶娇虽然知道祁昀管着酒铺药铺的生意,可是却从没见过这两家的管事来过家里。

    祁昀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对着外头道“让宋管事去书房等我。”

    “是。”

    叶娇伸手拉住了他的腕子,指尖微动摁在了脉上,嘴里问道“你能出门吗?”

    祁昀反握住她的手“郎中说我能出去了,只是晚上不能出去走动怕着了寒气,白天不妨事的。”

    叶娇也摸出他现在身子好了不少,可是也不敢懈怠,跑去柜子里拿了厚实的袍子让他穿上,又盯着他把领口袖口打理好,这才往后走了两步,想了想“我跟你去?”

    祁昀鲜少拒绝叶娇,可这次却是摇摇头“不了,娇娘你歇着,不用陪着我走动。”不过祁昀还是细细的告诉了叶娇,“宋管事是我叫来的,我要和他合计一下酒铺的事情,就在书房,不会走远的。”

    小人参精微微偏头“酒铺出事了?”

    “酒铺很好,不过这么温温吞吞的总归不是个事,以后要好好筹谋。”祁昀说着话,轻轻捏了捏她的掌心,“我娶了你,便不能和以前那样过日子。”

    账本看了这么久总算是有了章程,祁昀以前懒得想的事情现在都准备更加仔细谋划。

    他的娇娘爱吃爱玩,那他自然要想办法让娇娘的日子更好过一点,再好过一点,总不至于为了一碗杏酪就心心念念。

    娇娘乐意吃了好几个酸杏子,给他留了甜的,那他也想要努力的护她养她。

    临出门的时候,祁昀突然弯下腰,在叶娇的发顶亲了亲,这才开门大步离去。

    叶娇倚着门框捂着脑袋,有些疑惑的看着匆匆而去男人的背影。

    这……是什么特殊的告别方式吗?

    小人参精一脸恍然,学做人果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