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祁昀并没发现,自己去书房的路上,叶娇一直在后面远远的跟着。

    小人参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心,她家相公的身子并不是普通的小病小灾,而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不足之症,稍不留意就有可能小病变大病。

    虽然摸着脉,祁昀身体里的火气散了个七七八八,可是叶娇依然不能完全安心,就在后面跟着瞧。

    从祁昀的院子去书房要经过小花园,叶娇就站在花园的拱门旁,探出头去看,在看到祁昀进门后这才转身准备回去。

    这一扭头,就看到了抱着小石头对着自己笑的方氏。

    今天阳光好,方氏就抱着穿成小包子的儿子出来溜达,结果站在花园里就看到了带了个小尾巴的祁昀。

    方氏瞧着新鲜,却不上前打招呼。

    这家里就没有不怕祁昀的,方氏也一样,哪怕平时对待祁昀都很有身为大嫂的和善,但是更多时候是能躲就躲。

    等祁昀进了书房后,方氏才走出来,和叶娇打了个照面。

    叶娇顿住了脚步,笑着道“大嫂。”

    方氏也对着她点点头,而石头直接朝叶娇挥手“二婶婶!”

    小孩子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清脆,衣服穿了一层层的小圆身子微微扭动,让叶娇觉得他像极了之前常来和自己聊天的熊猫。

    都是圆滚滚的,看着就招人疼。

    不过叶娇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发,并没有抱过来。

    之前小人参是抱过他的,可当时不过是放在怀里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小石头就嚷嚷着热,叶娇从那以后就不再轻易抱他了,也不太经常靠近旁人。

    自家相公底子虚,她靠的近些只要不过火便是相安无事。

    可要是换了旁人,莫说是火力壮的小娃娃,哪怕只是身体康健的普通人,被小人参多抱抱可能就要补得流鼻血了。

    小狐狸经常说的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哦对了,天生一对,可不就说的是自己和相公么。

    方氏没发觉叶娇的走神,她颠了颠自家儿子,对着叶娇笑道“弟妹是来看二弟吗?”

    叶娇点点头“嗯。”

    “怎么不进去?”方氏朝着书房那边看了一眼。

    叶娇老实回答“相公有事情要做,我回去等着他就是了。”

    方氏也猜出来叶娇是担心祁昀这才跟着,可没有点破,毕竟二弟身子不好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挑明了说出来总归是不好。

    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迷信,不好听的话能不说就不说。

    外面凉,两妯娌没有多说什么,方氏先抱着石头回院子了。

    等方氏走远了,叶娇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和方氏好好告别,虽然嘴里说了,但是刚学到的告别动作却没有好好的做出来的。

    小人参脸上有些可惜,又往书房看了看,这才转身回了院子。

    而方氏抱着孩子回屋的时候,看上去心情极好。

    一进门,就看到了正喝茶的祁昭。

    方氏有些惊讶“大郎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祁昭行大,不同于二弟的病弱,也不像是三弟的文气,祁昭皮肤略黑一些,看上去格外健壮,说起话来也带着爽快劲儿“庄子里头的管事腿疼,他这腿每次风雨来之前就疼,我回来收拾东西,下雨的话这几天就要住到庄子上去盯着他们一些。”

    方氏听了心疼,赶忙把石头递给他,自己过去给祁大郎准备衣服,嘴里道“这些事情让管事的做不就行了?何必事事都让你去。”

    祁昭逗着儿子,听了这话回答的也漫不经心“老二身子不好,老三求学读书,庄子的事情只能我看顾着,咱家虽然有铺子,可是更多的还是要靠着庄子的收成,该尽心一些。”

    方氏原本是心疼的,可听了祁昭这话,心里又得意起来,嘴里也就念叨“是啊,庄子的事情你要好好做,不要让爹娘找出错处。”

    祁昭只当方氏是在嘱咐他,点头应了,却不知道方氏心里另有打算。

    她本是秀才女儿,就算女儿身不曾正经进过书院,但是很多观念根深蒂固。

    就算如今朝廷鼓励经商,商人半点后顾之忧都没有,甚至做的大了还能拿钱捐官,可在方氏心里就是瞧不上。

    家里的铺子给了祁昀不假,但那有什么好的?又不怎么赚钱,哪儿比得上自家大郎拿着的庄子。

    再说了,就二弟那个身子骨……给了也白搭。

    只是这些话方氏现在都不会说,以前她在祁昭面前提过一嘴,结果惹了祁昭不痛快,不让方氏破坏他们兄弟情义,方氏也就不再说了,只是心里却总是想着的。

    越想越开心,有对比才有得意。

    刚刚还埋怨不乐意祁昭去庄子,现在方氏反倒是上赶着给他收拾东西。

    这会儿被方氏念叨的叶娇正坐在竹椅上,裹着袄子,眼睛瞧着天色,轻声道“这是要下雨了吧。”

    小素抬头看看,却看不出什么门道。

    叶娇则是看过了千年的云卷云舒,哪怕现在成了普通人,也没了修为法术,可是天气的细微变化叶娇抬眼看看就知道。

    秋天下雨本是常事,可叶娇记得祁昀是没带伞的。

    从竹椅上站起身来,叶娇去拿了一把油纸伞,就准备去书房里迎他。

    偏巧赶上祁昀正跨进院门,两个人撞了个满怀!

    祁昀没想到一进门就迎来了个风风火火的小娘子,被撞的倒退了两步,稳住身形后便伸手扶住她,惊讶道“娇娘你这是怎么了?”

    小素看到祁昀,就像是老鼠见了猫,扭头就从侧门里跑的没影了。

    叶娇正夹着伞,这么一撞伞就掉到了地上。

    可她被祁昀抱着腰,没法去捡,只得先抬头看着祁昀道“要下雨了,我去接你。”

    祁昀拍了拍她的后背,弯起嘴角“麻烦娇娘记挂了,下回叫小素或者叫铁子送就好。”

    “好。”叶娇应了下来,眼睛却是看向了祁昀身后。

    远处站了个人,瞧着有些年纪了,脸上褶皱不少,穿的体面,手上正拿着什么翻看,一边看一边乐,有时候笑声连叶娇都能听得到。

    祁昀摸了摸她的头,低声道“那就是酒铺的宋管事。”

    叶娇拉着他往屋里走,闻言不由得问他“他笑什么呢?”

    其实爷们是很少把外头的事情拿回来和屋里人说的,就像祁昭,除了一些细碎事会告诉方氏,其他的都很少告诉她,毕竟妇人们帮不上太多的忙,知道了可能还徒增烦恼。

    可是祁昀却乐意给叶娇说着听“咱家酒铺要想法子赚钱,他是管事,自然是高兴的。”

    叶娇眨眨眼睛“相公你也要像大哥那样忙起来了吗?”

    祁昀点点头,和她进了屋,关了门,缓声道“今年还是要多休息,等明年才会出去走动走动,只是这空闲时间怕是要比现在少得多。”

    如今祁昀知道自己还不能亲自去铺子里看着,眼瞅着要入冬,他这身子骨不像之前那样见天的要死要活,可也禁不住折腾,还是要留在家里的。

    不过相比较于之前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等死上,以后祁昀必然是要有许多事情做。

    祁昀本以为叶娇会拽着他静养不让他去,其实刚刚祁昀去见过柳氏,柳氏就拉着他好说歹说不想让他折腾,是祁昀下了保证才算松了口。

    谁知道叶娇居然点了点头,笑盈盈的对着祁昀道“相公喜欢就去做。”

    这让祁昀有些意外“你不劝我?”

    小人参没有太多复杂的想法“喜欢的事情就要做,再说,你也不出去,一个冬天差不多够了。”

    祁昀的身子养一个冬天虽然不能完全好起来,可是出门走动该是没问题的。

    而且叶娇还抱着一株石芽草,最近看它长势不错,明年该结出果子,到时候有了白虹果,叶娇也不用担心祁昀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最重要的是,叶娇觉得祁昀是真的想要做点事情的。

    小人参虽然刚刚成人,很多人情世故还在努力学习阶段,可是一双眼睛比别人要通透得多。

    她看得出,第一次见面的祁昀死气沉沉,哪怕是说着笑着也带着死气,这才让叶娇冒险蜷在他怀里睡了一夜,就怕他一不小心就没了气。

    可这些日子祁昀拿着那些叶娇看不懂的账本翻看,男人的眼睛总是专注的。

    没有死气,没有阴郁,反倒多了不少鲜活气息。

    既然他喜欢做,那就去做,更何况在叶娇心里,天地间就数她相公会的多,他认定的自然不会有错。

    祁昀弯起嘴角,轻声道“谢谢娇娘。”

    “可你也要答应我,好好吃药好好休息,若是明年身子还不爽利,多重要的事情都要撂下。”叶娇拽着他提要求。

    祁昀知道她记挂自己,立刻回道“好,我答应。”

    这话哪怕叶娇不说他也会这么做的,为了娇娘,药汤子再苦他也会喝干净。

    叶娇这才松开他,笑着去给他倒茶。

    祁昀却拦住了她“莫要忙了,我回来是拿账本的,等会儿还要和宋管事再说些话。”

    “去书房?”

    “不去书房,既然是要下雨,在一旁的小室说说便是了。”

    小室就在卧室隔壁,叶娇就没想着跟着他,只给他紧了紧领口的盘扣。

    不过祁昀并不知道会不会下雨,毕竟现在瞅着还是天朗气清,可既然是娘子说的那他就听,无论对的错的,在他心里都是对的。

    万一真的没下,那也是老天爷不小心忘了。

    祁昀去拿了账本,正准备走,却听到了自家娇娘的声音“相公你等等。”

    以为叶娇还有什么叮嘱,祁昀立刻扭头去听,谁知道刚一转身就看到自家娇娘站在自己眼前,昂头看着他。

    而后,女人踮起脚尖,似乎在很努力的把自己拔高一点。

    叶娇很奇怪,明明这个人身子不好,却偏偏身高一点不吃亏,刚才看浴桶里那两条腿也长的很。

    嗯,不愧是自家相公,就是会长。

    祁昀有些奇怪,却也不问,只是双手虚虚的环着叶娇,生怕她一不小心跌了。

    叶娇伸手抓着他的前襟,垫着脚,却只是堪堪的能亲到男人的下巴。

    “啾。”

    这个声音小小的,却让祁昀愣在了那里。

    虽然叶娇碰了一下就离开了,可是祁昀却觉得下巴那里依然有着柔软的触感,温热的暖意,还莫名的觉得心跳的快了几下。

    叶娇正摁在男人的胸口上,掌心也感觉到他的异样。

    小人参开始自我反省,亲一下原来也会补得他心跳加速?自家相公的身体还是需要好好养着。

    祁昀则是下意识的揽住女人的身子,低头看她,而后就对上了叶娇晶亮的眼睛,似乎在等他夸奖似的。

    男人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声音都是飘着的“娇娘,你做什么呢?”

    叶娇笑着抬脸看他“就和你做的一样啊,你刚才不就是在走之前这么做的吗?不过你太高了,我亲不到,只能够到这里了。”

    祁昀……

    好吧,他知道,自家娘子误会了。

    祁昀很喜欢叶娇积极的融入家庭的态度,学习态度格外端正,这会儿祁昀也只是在检讨自己,没说清楚,让娇娘误会。

    好在现在解释这个误会还来得及。

    不过没等祁昀说话,就听叶娇道“不过我刚刚看到大嫂的时候忘记了,你放心,我下次补上。”

    祁昀……

    祁昀立刻轻咳两声,也不急着出门了,而是拉着叶娇去桌边坐好,攥着她的手,正正经经的说“以后莫要这么做了。”

    对着自己还好,若是她对着方氏柳氏这么做,怕是要天下大乱的。

    叶娇也觉察出一些不对劲,小声问“不对吗?”

    祁昀立刻攥紧了她的指尖“对,但以后只能我们自己做。”

    叶娇不太懂的看着他。

    祁昀一本正经“我们成亲了。”

    成亲,像是为了一切找到了正当理由似的,叶娇也一脸恍然。

    对啊,他们成亲了,这不是人的习惯,而是成亲的人才有的吧。原来成亲要遵守的东西这么多,真不知道小狐狸为什么那么热衷成亲。

    祁昀则是有些轻微的负罪感,但一切都在小人参又在他脸上亲了下的时候消失无踪。

    成亲,可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