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说起管钱,叶娇确实是一窍不通。

    以前的小人参靠着吃土……嗯,是集天地之灵气过日子,就算有时候想要些天材地宝,也多是以物易物,并不牵扯到金银。

    记忆里面的叶娇在叶家没管过钱,不然也不至于受气。

    现在被祁昀塞来了十两银子,叶娇拿着那个小木匣,似乎觉得它烫手似的,放到一旁,伸手去拽祁昀的袖子“我拿它怎么办?”

    祁昀格外耐心,拉了她的手一起捂着手炉,嘴里道“咱家虽然说寻常事情是不用自己操心的,可是有些事情要额外使钱,像是你想置办件衣裳,或者是买个发钗,这些都要自己拿银子。”

    叶娇眨了眨眼“都要自己出?”

    “嗯,之前娘喊你过去裁衣服,那个钱是娘出的,算是给你的好处,若是你想要自己做的话就要自己花钱的。”祁昀说话时格外坦诚。

    其实寻常人家的钱极少给屋里人的,熙熙攘攘皆为利往,赚来的钱男人当然要攥在自己手里,这样用的才舒心,也能在家里有办法拿捏女人,不至于丢了权威。

    而且越是高门大户,妇人手上管钱的越少,除非是女人娘家背景深厚才能掌握财政大权,不然大多只是问问账,明着瞧着是自己拿着,可是实际上不过是要费心去管理罢了,真的想要使钱都要问过男人才可以。

    即使是柳氏,寻常也不过是管一管,其他的都要祁父决定。

    祁昀当然知道这些,可是他依然把赚来的都给了叶娇,自己分文没留。

    他想要做生意本就是为了自家娘子以后能好好生活,无论他以后是生是死,叶娇都能有所依仗,不至于过不下去,现在赚来了钱,自然要让她收好。

    不过叶娇则是拿着匣子,嘴里呜哝了一句“你赚钱不容易,我不想裁衣服,也不想买发钗。”

    一句话,说的祁昀心里又酸又甜。

    他自然知道叶娇单纯善良,她说的话就是心里所想,让祁昀没想到的是,以前只知道自家娇娘寻常是个无忧无虑的性子,除了想吃就是贪睡,可现在听着,她分明是把自己记挂到了心坎里。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可祁昀没有表现出来,语气却是放得更缓“娇娘说的对,但我现在要忙活的事情多,铺子上也总是要费心照顾,这些钱撂在我这儿还要我天天担心着,是不是个麻烦?”

    若是让旁人听了这话,只怕要惊掉下巴。

    这可是银子,白花花的银子!别人想要还没有呢,结果到了祁昀嘴里,居然成了麻烦事儿?

    哪儿说理去!

    偏偏叶娇就吃这一套,她觉得祁昀说的很对,这银子不仅要收好,还要天天盘算,可不就是个麻烦么。

    而且相公身子本就还没好,为了铺子劳神费力,自己当然要帮他。

    脸上的抗拒立刻没了,叶娇拢住了匣子,一脸坚定的对着祁昀道“相公你放心,我能给你看管好的。”

    祁昀弯起嘴角,伸手摸了摸叶娇的额发“娇娘真是帮了我的大忙,谢谢。”

    叶娇甜甜一笑“不客气。”

    收好了匣子,祁昀便给叶娇细细的讲了未来可能要用的钱的事情。

    除了给自己置办东西的开销外,小素和铁子现在一个跟着叶娇,一个跟着祁昀,他们的月钱也是要祁昀和叶娇开的,出门了要是想用牛车也要自己使钱给车夫打赏,出来进去要打点的都要铜板。

    从午饭说到了吃完晚饭,还没有说完。

    总而言之,没钱寸步难行。

    叶娇听得懵,却还是努力都记在了脑子里。

    这次她没叫苦也没叫累,小人参觉着这事情麻烦,那要是给了相公就更麻烦了,再难她也要学会了记住了,给自家相公分忧。

    不过祁昀是看得出叶娇记得艰难,加上已经入了夜,总不能耽误睡觉,便收了尾,余下的准备以后遇上事儿了再告诉她。

    男人只是反复的告诉她“莫要怕花钱,尤其是对自己个儿,别怕使银子,不够了我会赚回来的。”

    祁昀是为了说服自家娘子别死攥着不花,这银子花出去了才能赚回来,总是拢在手心里就成了死的。

    银子又不能自己个儿生小银子,还不如花出去呢。

    见叶娇点头,祁昀这才放心,而后在心里笑,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苦口婆心的教人怎么花自己的银子。

    还教的很开心……

    等两个人收拾停当并排躺在床上时,一片黑暗里,祁昀就听到了叶娇柔软的声音“我上次见爹有裘衣,毛茸茸的,瞧着就暖的很,要是给相公买一件要多少银子啊?”

    祁昀喉咙有些噎,攥住了叶娇的手,轻声回答“找时间我们一起去看。”

    “好。”

    等叶娇睡过去,祁昀才小心翼翼的侧着身子,嘴唇在叶娇的额头碰了一下,这才闭上眼睛。

    等祁昀醒来时,已经是天色大亮,屋子里的炭火重新点燃,一室温暖。

    男人坐起来,一扭头就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叶娇正在书桌前写着字。

    祁昀以为她早起用功呢,也不打扰,自顾自的去穿衣洗漱。

    可是等他都收拾完,却发现叶娇还在桌前没动弹。

    有些好奇地走过去,便看到叶娇并不是在练书法,而是用着圆乎乎的字,一条条的将昨天祁昀说过的话都写下来。

    只是叶娇练字的时日不多,写起来有点慢,吭哧吭哧写了一早晨还没写完一半。

    见祁昀走过来,叶娇昂头看他,第一句话便是“相公饿了吗?”

    祁昀瞧了瞧她写的东西,而后脸上有了个浅浅的笑“这些慢慢记便好,不急于一时一会。”

    叶娇撂了笔,一边拉着祁昀去吃早饭一边道“我写下来,省的忘了。对了,刚才娘让人过来说三弟今天回书院,我们吃完饭去送送他吧。”

    祁昀应了,两人吃了饭后便出门去了前院。

    祁明书院里放假原本该是三天,因着上一次大雨,许多学生没有回家,这次才延长到了五天。

    五天一过,祁明就要按时会去的。

    柳氏自然是万般不舍,可是又不想耽误祁明的学业,只能忍着难受送他,还给他包了个大包袱撂在牛车上,道“这里面装了过冬用的袍衣,棉被也是新找人弹了棉花的,记得盖。里面还有些红豆饼,你给同窗和先生都分一分。”

    祁明应了下来,对柳氏的念叨没有分毫的不耐。

    往往越早离家的孩子越懂得父母之心,祁明拉着柳氏的手安慰“娘,再有个把月我就回来了,很快的,到时候过年能多休息几天,没准儿到时候儿子已经能被举荐县考了呢。”

    柳氏虽然心里依然舍不得,可是脸上也带着笑,让祁明安心。

    祁昭给了祁明一包肉干,祁昀送了一盒子自己批注过的书,都装上了牛车让祁明带走。

    等他走远,柳氏背过身就掉了眼泪,好一阵子才哄好,待她情绪平复后几个儿子儿媳才回去。

    宋管事早早的等着了,祁昀和他去了小室说话,叶娇则是准备继续去写字。

    这时候就听小素道“二少奶奶,董管事的女儿说想见您,这会儿就在门房呢。”

    叶娇立刻就看向了被放在院子里的那一盆盆花,想了想,对着小素道“请她进来吧。”

    “是。”

    董氏进门时,一眼就看到了蹲在花盆旁边的叶娇。

    脚步顿了顿,董氏脸上带着笑走了过去。

    董氏今年二十出头,不过生了一张圆圆的脸,瞧着比实际年龄小了不少。

    她是董大的女儿,嫁的也是药铺的掌柜,算是彻彻底底的祁家手下人,说话做事都要顾着东家,不然祁昀也不会允了她过来和叶娇说话。

    在来之前,董氏就打听过叶娇的为人,知道是个和善好相处的,而董氏自己则是活泼外向,没有太多心眼,知道叶娇好相处心里也是高兴的。

    可是总归是自己的东家,董氏说话也带了些谨慎“见过二少奶奶。”

    叶娇抬头看了看她,把手从药材花瓣上放下,拍了拍手站起来,笑着看她“叫我娇娘吧,你就是董管事的女儿?”

    “是,我小字春兰。”董氏瞧着叶娇,笑着道,“娇娘喜欢这些花儿?”

    叶娇点头,听她说起药材花,眼睛里有了些热切“都是很好的,只是有几株我还不知道怎么养。”

    董氏从小就和药材打交道,说是爱药成痴也不为过,听了叶娇的话,她又有心交好,立刻走上前去给叶娇一个个的说着这些花的习性和栽培方法。

    叶娇一听就知道她是行家,格外高兴,两个人很快就凑到了一起,对着一堆花转来转去,言语间也从陌生到熟悉。

    等祁昀送宋管事出门的时候,就瞧见两个女人坐在桌前,对着一盆花说的开心。

    见到他们出来,叶娇笑着起身,先对着宋管事说了句“宋管事路上小心。”宋管事回了个礼,叶娇笑着对他点头,就转向了祁昀,眼睛里带着些跳跃的开心,“相公,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祁昀先是目送宋管事离开,又对着给自己行礼的董氏微微点头,这才看向了叶娇,眉眼柔和“何事?”

    叶娇昂着头,笑容明媚“我们刚刚合计了一下,这些花还是要种在地里才行。”说着,伸手指了指。

    祁昀顺着叶娇指着的方向看过去,董氏闪身让开,祁二郎便看到了满目的药材花。

    这些花送来有几天了,不过一直都是叶娇看顾着,不曾动过。

    祁昀便问道“想种在何处?”

    董氏闻言,左右看了看,眼睛里透出了些可惜。

    这些药材花到底有什么具体的药用价值董氏并不能完全知晓,可是里面的一些可以凝神定气,还有一些生得漂亮,可又大多娇弱不好养活,种在自家院子里好好看顾才好。

    可是董氏却看到这个院子里能种的地方已经被花花草草填满了,哪怕是药材花里最好看的也比不上那些观赏用的花卉。

    董氏猜测自己送来的这些可能要种出去,眼瞅着要入冬,没人看顾,药材花多半是要死的。

    可惜了。

    这时候,就听叶娇道“种在咱们院子里好不好?”

    在叶娇看来,这些观赏的花漂亮是漂亮,可是基本上是没什么用的。

    药材花却不同,里面有些是可以帮相公补身体,还有些能治病,自然是要好好培养。

    叶娇也不瞒着,直接道“相公你现在要养身子,这药材花怎么也比这些强。”

    不过祁昀根本不介意她是什么理由,见叶娇喜欢,就点了头,低头的时候表情温和“今儿就让人来收拾,你也不用总是盯着,外面寒气大,早早进去歇着。”

    叶娇脸上有了笑“那你要出去吗?”

    “有事情要去找爹一趟,放心,我晌午就回来。”

    “那我等你吃饭。”

    “好。”

    祁昀拢了拢领口,转身出了院门,没走多远就道“小素,过来。”

    小素立刻扔了笤帚跑了过来,规规矩矩的站着,一点都没有私下里的跳脱。

    祁昀的声音淡淡的“院子里种的花,能挪到外头园子里就挪,给娇娘腾出地方。”

    小素愣了一下,她记着二少爷往常也挺稀罕这满园花红的,生怕自己会错了意,大着胆子昂头看着祁昀问“全挪了?”

    祁昀淡淡道“对。”

    “有些挪不了……”

    “那就推了。”

    小素不再问,连连点头应下,这时候就听到一串脚步声传来。

    入了冬,这穿着的衣裳厚了,穿着的鞋履底子也厚了,踩在石板路上哒哒哒的声音清脆。

    祁昀回头去看,看到是叶娇跑来,男人略显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丝笑意,伸手扶住她“慢着些,怎么这般着急?”

    叶娇喘着气,天冷的让她嘴里吐出来的气都成了白雾。

    也不回答祁昀的话,叶娇先是左右瞧瞧,发觉除了小素外没有外人,便昂头看他,抓住了他的领子让他弯腰,自己则是垫着脚,嘴唇柔软的正正的碰在他的脸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