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叶娇听了这话先是有些不解,而被男人捧着脸端详时,叶娇茫然的看着他“我没有熏到,也没烫到……”

    祁昀的眼睛也看到了她手上拿着的胭脂盒,知道自己误会了,轻咳一声,生怕叶娇难过,便把叶娇手上拿着的胭脂盒子拿下来撂到一旁,嘴里道“我刚刚眼睛花,没瞧清楚,是我的错。”说着,就想要扯开话题,“小厨房里面的鸽子先煨着,等你回来再喝也是一样的。”

    叶娇是挺想和鸽子汤的,没试过的东西小人参都想试试。

    可是叶娇看得出来这个人的异样,略想想就明白了,怕是自己好不容易装扮一次,可相公不喜欢,这让她有些失落“不好看?”

    祁昀左右端详了一下,没说话。

    如果说实话的话,自然是……不好看的。

    祁二郎一直没有质疑过自家娘子的美貌,唇红齿白五官秀美,叶娇在叶家的时候不爱出门怕也是因为穷人家的女儿越美貌越是危险,这个模样确实是招人的很。

    旁的女子需要用粉黛敷面才能显得肤色白皙,可是对叶娇来说,她是自己滋养着自己,皮肤白里透红,哪怕之前她一直素着脸面也是好看的。

    可现在叶娇用胭脂把自己的脸涂得片片斑驳,尤其是脸颊那两团红晕,瞧这就像是年画上的娃娃似的,着实是说不上好看。

    但是祁二郎并没有照直了说,只是告诉她“你用的多了些,这胭脂每次不能多涂,一点点就够了。”

    叶娇那双眼睛依然有些失落“那我是不是不用这些更好?”

    祁昀这次却没有表示赞同,在他看来,自家娇娘底子好,确实是不涂都好看,但是既然是娇娘想要用了,他自然不会说什么素颜就好之类的话扰了她的性子。

    万事从来不是一个好坏就能判断的,最终都要看喜不喜欢。

    娘子喜欢的,他自然无条件支持。

    伸手捏了捏叶娇的耳垂,祁昀缓声道“娇娘不用这个就好看,用了该是更好看的,你去洗洗脸,我帮你。”

    叶娇闻言,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相公,你怎么会用胭脂?”

    “算不得会,我以前没碰过,只是小时候见娘上过妆,知道个大概,若是做得不好娇娘你可莫要笑我。”祁昀说话时,嘴角微翘,莫名的就给了叶娇很大的信心。

    涂胭脂什么的叶娇是不会的,听祁昀的意思,他也不太会,可是叶娇就是对祁昀盲目信任,立刻起身去洗脸。

    而在对着水盆的时候,里面映出来的影子比铜镜的清楚多了,叶娇也就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这是哪儿来的妖精!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可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腾的就红了,立刻用温水把脸洗干净,心想着刚才相公应该不是不喜欢,而是吓到了。

    这模样,不吓人才怪了。

    等收拾好了,叶娇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去,看着祁昀道“相公,我刚才吓到你了吧?”

    祁昀已经换了屋里穿着的衣裳等着她了,见她回来,笑着道“我哪儿是那么容易被吓到的。”

    就算被吓到了,也不能承认。

    男人站在桌前,对着叶娇招招手“过来。”

    叶娇立刻小跑着过去坐下,格外乖巧的昂头看他。

    他其实并不曾为了谁上过胭脂,祁昀甚至连碰都没碰过这东西,可是为了自家娇娘,祁昀刚才去洗了手,迅速回忆了一下自己以前看过的书本,还拿着胭脂在手背上涂了涂,试了好几次,这会儿略显苍白的手背上还有好几块印子,总算有了个大概章程。

    天才的人学什么都快,只是祁昀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要把自己的行动力用在胭脂上。

    可一切为了叶娇开心,都值得。

    左右自家娇娘底子好,祁昀也就淡淡的在她的双颊轻轻地拍了拍。

    胭脂本就红艳,淡淡一层便好,只是这个除了用在来你加上,其他的祁昀也不会再弄了。

    又拿起口脂点在她的嘴唇中间,轻轻地抹开。

    这本来就是极简单的步骤,祁昀也不觉得自己做的多好,起码人家姑娘家喜欢画的唇妆样式他是一样都不会。

    不过叶娇的脸格外争气,肤质好,皮肤滑腻,五官秀丽,只是简单修饰就好。

    特别是上了彤色的口脂后,越发明艳,柔软……

    祁昀的指尖微微一顿,原本专注细致的视线动了动,不自觉的就聚焦到了她的嘴唇上,又摁了摁。

    柔软,红艳。

    祁昀还能记起她亲在自己脸颊上时候的温热触感。

    娇娘并不知道祁昀心中所想,见他苍白的脸上有些泛红,不由得担心的握住了祁昀的手腕“相公,你不舒服吗?”

    祁昀立刻松了手,错开了目光,轻咳一声“不,不妨事。”

    叶娇也觉得他的脉象没有问题,只当自己误会了,对着祁昀笑笑,扭头去看镜中的自己。

    铜镜里面,照出的依然是模糊的笼廓,叶娇左看右看看不清,便重新回到了水盆前面,凑近了看。

    即使依然不甚清晰,可是却能隐约看出里面的一张芙蓉面目,比刚刚的五彩斑斓要好得多。

    叶娇立刻有了笑脸,小人参也是爱美的,谁会不喜欢自己好看些?

    扭头变对着祁昀勾唇而笑“相公画的真好看。”

    祁昀刚刚平复的心情就被这个明艳的笑脸给打动了,尽量的保持者平时的沉稳淡定,男人道“是娇娘天生好看,自然怎么都是好的。”

    叶娇却摇摇头“刚刚那个花花绿绿的就不好看。”

    祁昀不由得笑,拉住了叶娇的手,换了个话题“你似乎不喜欢这铜镜。”

    叶娇对着他从来都是坦诚的“倒不是不喜欢,平时看它摆在那里也挺好看的,可是照不清楚人。”

    祁昀屋子里的铜镜便是如今市面上流行的铜镜样式。

    一面光滑,一面雕纹,摆在那里像是个精致的工艺品,可是要说清楚还真算不上,照着人的时候像是蒙了层雾气,而祁昀屋子里的这个比起一般的更看不清。

    大概是因为祁昀本身不是个喜欢照镜子的,对铜镜没有需求,而叶娇来了之后也就是在束发的时候用一下,谁都没有关注过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好用。

    铜镜更像是一个屋子里必备的物件儿,摆着就摆着了,没想过要拿来用。

    可在叶娇来了之后,一切都是鲜活的,该用的自然要用起来。

    现在叶娇提起来,祁昀想了想,道“回头换一个好一些的铜镜,只是再好的也不会特别清晰。不过之前听商队的人说起过,西域有一种镜子,比铜镜清晰很多。”

    叶娇听到了个新鲜名词“商队是什么?”

    祁昀解释道“是和西域商人做生意的,他们会集结在一起组成商队,把咱们的东西贩出去,把外面的东西买回来,赚中间的差价,从来都是获利颇丰,不过危险也不少。”

    叶娇对商场上的事情一窍不通,有钱赚当然开心,可是有危险总归是不好“有危险的话,相公不要去。”

    “只是托他们去买点东西,不仅仅是你的镜子,还有酒铺里面的一些摆设也要找他们带来。”祁昀并没有细说,只是让叶娇安心。

    可是在男人心里,商队是迟早的事,他甚至准备以后有了本钱,自己组一个。

    除此之外,很多事情他都会陆陆续续的做起来。

    只是一个红火的酒铺并不能让祁家得到多少庇护。

    祁明能考取功名自然是好的,可是科举考试这事情谁都说不准,能中不能中的除了看能力还要看天意,甚至最后一场的时候还要看皇上的好恶,实在是难猜。

    祁昀会为了祁明的未来给他帮助,但是其他的事情还是要靠自己。

    现如今商人已经不再受到歧视,甚至很多时候还能受到一些优待,可祁昀很清楚,想要从商人这条路上得到好处,光有几个小铺子是不行的。

    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一步步来,总归是要给自己和娇娘一个庇护才好。

    紧了紧握着叶娇的手,祁昀轻声道“我给你画眉吧。”

    叶娇笑着点头“好。”

    昂头看着祁昀,叶娇看着这人专注的拿着青黛给自己描眉的模样,越看越觉得祁昀好看。

    叶娇努力回忆着自己最近学会的词儿。

    轮廓分明,明目朗星,总之是好看的。

    女人能感觉到青黛被细细扫在眉上的触感,等到两边都画好,叶娇轻声问道“好了吗?”

    祁昀一本正经的拿起了一旁的湿布,擦了擦她的眉毛“还没,等一等。”

    同时,男人在心里叹气,都说古人夫妻之间描眉以为亲密,可是真的操作起来,难度可比涂胭脂高多了。

    那些能用画眉当做日常的男人,多半都有一双不会抖的巧手,还有能把眉毛化成对称的好功夫。

    好在祁昀今天的运气不错,反复两次也就画好了,虽然不说极好看,但他画的淡,倒也算过得去。

    他再一次感慨,有个好看的娘子就是福气,底子好不怕折腾。

    可是脸上祁昀却是一片风淡云轻,好像只是做了件小事似的,可是等叶娇开心出门后,祁昀就重新披上袍衣,拿好手炉,出门去了柳氏的院子。

    怎么也要找柳氏要个会化妆的人来教教娇娘,不管是娇娘学会了还是自己学会了都好。

    毕竟,祁二郎实在是没法保证自己下一次还能幸运的画对称了……

    叶娇则是坐上了牛车,陪着她的便是董氏和刘婆子。

    柳氏专门派着刘婆子跟着,她觉得叶娇脾气和软,头一次出门若是一切无事还好,可要是碰到些麻烦的事情,自家这个和软乖巧的媳妇容易被人唬住,让刘婆子跟着也是个保护。

    叶娇和刘婆子也熟悉,之前回门就是她跟着,这会儿还是她,刚一上车叶娇就把带来的点心给她们分了分。

    刘婆子细看了看,瞧得出这是几块芋粉团,是用芋头晒干了磨成粉又加上面粉揉成的皮,里面加上鸡肉做的馅,说是点心,其实更像是主食。

    家里会做这个的不多,外面也不太好买,只有镇子上的几个酒楼里的厨子有这个手艺。

    看起来之前传的二少爷谈下了酒楼和铺子的生意是真的成了。

    刘婆子一直跟着柳氏,多少也知道一些家里的事,哪怕猜出来也只会为了自家二少爷高兴。

    一直听柳氏私下里念叨,说叶娇是个有福气的,不仅自己有福气,还能把福气分给祁昀。

    刘婆子迷信,自然对待叶娇越发恭敬。

    董氏不同,她瞧不出这个团子有什么不同的,只是觉得味道好,又记挂着等会儿要和叶娇再说说那些药材花的培育方法,弄得她有些心不在焉。

    不过叶娇却没有把关注点放在她们任何人身上,只管一口口的把芋粉团吃进去,摸了摸肚子,一脸满足。

    从祁家去镇子距离不算近,好在路上都是大路,平坦开阔,牛车走的也快。

    等团子吃完不久,便到了地方。

    叶娇撩开帘子往外看了看,感觉这里的街道繁华的多,两边还有些小摊贩,铺子也开了许多,而祁家的酒铺就开在街口不远处。

    董氏在一旁挽着叶娇道“这是个好地段,盘下来怕是不容易,生意必然是红火的。”

    这话有一半是奉承,另一半也是真心。

    如今早就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候了,朝廷鼓励商业发展,各种铺子越开越多,有好东西除了要个吆喝,就是要好地段。

    董氏和他的相公经营着祁家的药铺,地段虽说也不错,可远没有这里的繁华。

    有些羡慕的瞧着,董氏心里盘算该让自家相公去东家那里走动走动了,总不能只看别人吃肉自己干喝汤。

    宋管事满面笑意的站在门口,等着吉时,瞧见了祁家的车来了急忙迎上去“二少奶奶慢些。”而后扭头对着小伙计道,“赶紧搬个凳子来,扶二少奶奶下车。”

    叶娇挑帘出来,并没有让人扶,自己踩着凳子下了车,抬眼看了看宋管事,笑着道“宋管事,相公让我来瞧瞧,没耽误你的事儿吧?”

    而在叶娇下来的时候,宋管事心里有些惊讶,这还是他头一遭看到叶娇用粉黛,没想到会这般姿容出众。

    祁昀总是见到叶娇,自然觉查不出叶娇的不同,可是宋管事并不常见她,这突然一见了就觉得变化颇大。

    除了气色,还有气质,半分之前的穷苦都瞧不出了,反倒像是蜜罐里泡着的娇娘子似的。

    可宋管事不多看,很快挪开视线,脸上笑着道“不耽误不耽误,二少奶奶今儿气色可真好,快来里头坐。”正说着,董氏和孙婆子也跟着下来,宋管事笑着招呼伙计,“带几位贵客去二楼,找上好的茶备着。”

    不过就在叶娇去了二楼窗边落座时,就从窗子里瞧见歪头有约么四五个人朝这边来,看上去气势汹汹的。

    叶娇有些好奇“那也是来看热闹的吗?”

    董氏看了一眼,眉间微皱“不想看热闹的,倒像是来没事找事的地痞。”

    很快,董氏的话得到了印证,那些人就站在铺子前面,领头的一声大吼“我们孙掌柜说了,你们这铺子妨碍了孙家钱庄的风水,若想开,先拿钱来!”

    此话一出,董氏低声道“果然是来没事找事的,谁家找事之前先自报家门?”

    若不是傻得,就是揣了坏心要来砸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