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风水是什么,叶娇不懂得,可是她看得出,这些人不准备让祁家酒铺顺顺利利的开张。

    他们来的人虽然不多,瞧这也没拿着什么凶器,可是那副无赖的样子摆明了就是来搅合的。

    宋管事这会儿原本打算着叮嘱一声就进去,趁着吉时没到,先找机会讨好一下东家少奶奶,谁知道外面居然就这么闹了起来,把他钉在了外头走不脱了。

    眉头一皱,董氏眼睛里闪过一丝厌恶,低声道“娇娘,这些人怕不能用钱打发。”

    寻常铺子开张这样的喜事,往往都会招来一些闲散人。

    乞丐会拿着棍子过来唱吉祥歌讨喜钱,地痞会找由头过来找事混点银子。

    一般商家就是拿点银子打发他们,破财免灾,可是这种一开头就自报家门的多半不能善了。

    报官吧,因为是小事,差役们大多不会当事儿办。

    放任吧,扰了吉时还是小事,若是坏了名声就麻烦了。

    叶娇眨眨眼睛,小人参刚成人不久,对这些不甚了解,可在她的世界里善恶鲜明。

    相公那样的就是好人,那这些人就是坏人,连妖精都不喜欢的坏人。

    脸上自然有了同仇敌忾,叶娇跟着董氏说了句“这些人坏得很。”

    董氏跟着点头,可是脸上有些担忧,生怕宋管事处置不好闹出事儿来。

    而在两人话音刚落,叶娇就看到楼下的宋管事迎了上去。

    宋管事脸上带着笑,他年纪大了,虽然为人精明,却长了一张和气慈祥的面容,这会儿笑起来就更加慈爱了些“几位,和气生财,小店这还没开张呢,好在好酒不少,各位若是有事不如进去说如何?”

    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偏偏绝口不提什么孙家掌柜,宋管事好似没听见。

    这几个人自然不乐意,若是进去说可还怎么闹事?

    要是不闹事,把他们派来的人又怎么给他们赏钱。

    这本就是一套活儿,这些地痞做的驾轻就熟,当然也不准备给宋管事这个面子。

    几个人当中领头的又要说话,却看到宋管事已经笑眯眯的招呼了伙计过来,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就两伙计对一个人的把他们给夹住了。

    明着看是迎着他们进去,可是暗地里,一人捂嘴一人掐手,干净利落的给弄了进去。

    因着现在没到吉时,又是饭点,围观的百姓并不多,站在接上也就看到了个背影,除了一开头听得那声喊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自然也不知道这几个地痞到底是自己乐意进去的还是被掐进去的。

    但是二楼的叶娇却是看了个清清楚楚,眼睛里有些惊讶。

    董氏更是“咦”了一声,嘴里道“以前只觉得宋管事为人和善精明,没想到现在下手也这么果断。”

    特别是这几个伙计瞧着就是练家子出身的,动作娴熟流畅,半分错处都找不到,像是早有准备似的。

    而在他们把这几个闹事的弄进来之后,就没有在外面的那么客气了。

    虽说不打不骂,可是用绳子一个个的捆起来用了力气,勒的很紧,那滋味想来也不会好受。

    叶娇瞧着新鲜,起身走下了楼,董氏和刘婆子也急忙跟上。

    宋管事正冷着脸对着领头的那个道“说,叫什么。”

    那人不说,宋管事抬手就是一个嘴巴。

    啪的一声,打的又重又狠,几乎是顷刻间就让那人肿了半张脸,偏偏宋管事面不改色,叶娇特别想夸宋管事一句老当益壮。

    想到这里,小人参夸了自己一句,又用到了个成语。

    领头的瞧得出这管事的老东西是个狠角色,见宋管事抬手要打他另一边的脸,哪里还敢扛着,立刻嚎道“王五,我叫王五!”

    宋管事点点头,把手放下来,慢悠悠的问道“谁派你来的?”

    王五呜哝了一声,说“孙掌柜。”

    宋管事一听,又是一巴掌,给他打了个对称。

    可是王五这会挨了打也死扛着不说,宋管事眉头紧皱。

    这时候,宋管事看到叶娇下来了,急忙收起了刚刚的狠模样,换上了寻常的笑脸“二少奶奶,您上去歇着,这里的事儿交给我便是。”

    叶娇瞧了瞧,问“把他们抓进来做什么?”

    宋管事回道“这是二少爷吩咐的,他说今儿个可能有人来闹事,就让铺子里的人都准备着,若是出了事儿就先抓进来,万事都不能耽误铺子开张。”

    叶娇听到是祁昀吩咐的,便不再问,而是把眼睛看向了那几个闹事的人,宋管事也跟着看过去。

    虽然已经捆起来了,不过任由他们死扛着装傻也不是个事儿。

    宋管事眉头微皱,其实几个巴掌打了就打了,消肿以后也没有痕迹,但是却不能真的打坏了他们,不然多半要被赖上的。

    现在去找祁昀讨主意时间来不及,祁昀说了全权给他处理,宋管事却有些没了章程,下意识的对着叶娇这个东家少奶奶道“二少奶奶,你瞧瞧这事儿……”

    叶娇没经历过这种阵仗,这些人是坏人,可寻常人是怎么处理坏人的叶娇不知道,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眼睛就看向了刘婆子和董氏。

    刘婆子虽然年岁大,可是毕竟一直待在后宅里头,又是伺候人的,对这些事情自然没有主意。

    反倒是董氏,她本就性子爽利,说起话来也格外直接“莫说祁家不会怕了你们几个地痞,单单是你们过来闹事,哪怕是现在打断了腿扔去衙门里也不会有人听你们喊冤!”

    宋管事心里一笑,想着这董大家的丫头还是年轻,这人哪儿是说打断腿就打断腿的?

    可小人参对这些没什么概念,听完董氏的话,她心里嘟囔着人类对待坏人可真狠,嘴里很随意的说了句“行啊,打吧。”

    宋管事……

    董氏……

    王五一听吓坏了,他本就是想要过来闹闹事混点赏钱,结果碰了个硬茬子!

    打断腿还了得?这代价也太大了点儿!

    刚还想着能把事情交给一个美貌的小妇人多半是要被放了,谁知道这位居然比男人还狠!

    什么世道!

    王五急忙嗷嗷喊着要招,宋管事嫌他碍眼,又怕喊的声音大了惊扰到外面的百姓,挥挥手让人把他们的嘴堵了带去后头细问。

    再看向叶娇的时候,宋管事莫名的多了点恭敬“二少奶奶,您瞧瞧这事儿要不要先告诉二少爷?”

    叶娇是个万事都想问相公的,这件事也不例外。

    不过没等她说话,又听宋管事道“唉,只是这一来一回路途远,那几个人瞧着也不能关太久,留在来总是个事情,若是就这么开了张,万一出点什么事儿就麻烦了。”

    祁昀是让他一切自己处理的,宋管事也有些想法,但都被他自己否定了。

    叶娇微微偏头,想了想“给那个什么孙家送回去呢?”

    她不过是随口一说,觉得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不要在这里,听着他们叫唤都觉得烦。

    偏偏这句话让宋管事一脸恍然。

    这几个人打的是孙家的旗号来挑事儿,但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不是孙家派来的,毕竟没有谁来搞事情还要把自己的名头贴脑门儿上,生怕人认不出。

    无论他们到底是谁派来,最后是祁家难办。

    送衙门,多半只是打几板子就放出来,却会影响自家招牌。

    倒不如扔给孙家,让他们自己去问到底是谁打着他们的旗号在外面寻衅滋事,到那时候孙家自然有办法折腾这几大位和幕后之人,和自己家没什么关系。

    高,实在是高,这祸水东引用得真好!

    宋管事一脸感慨,立刻对着叶娇拱了拱手,由衷感慨“二少奶奶睿智,实在是常人所不能及。”

    随口一说的叶娇一脸莫名的看着他,一直到宋管事离开她都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单纯的小人参不知道,有一种厉害,叫别人觉得你厉害。

    而这不过是铺子开张的小插曲,外面的人根本没注意到有些人被弄来了又弄走,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宋管事把这些人捆起来,让人给钱庄孙掌柜送去,而他自己则是出门,好似无事发生一般,等到了吉时点燃鞭炮,求个大吉大利。

    祁家酒铺的玉液酒已经打出了名头,来凑热闹的人不少,请来的舞龙舞狮队把一切都弄得热热闹闹的,自然没人记得刚刚有人过来搞过事儿。

    叶娇则是坐在了二楼的窗前,捂着耳朵挡住了鞭炮噼啪的声音,眼睛笑得眯起来。

    董氏也捂着耳朵,瞧叶娇这娇气模样就觉得刚刚说得打腿的话多半是叶娇吓唬那些人的,自家少奶奶分明是最和善不过,董氏想到这里,脸上也就带了笑,凑过去大声道“娇娘,你喜欢看舞狮?”

    叶娇也大声回她“只要是相公请来的,我就喜欢!”

    这话说得大声,可叶娇半分犹豫都没有。

    只要是相公的,她就喜欢,因着她知道,只要是她的,相公也喜欢。

    董氏听了直笑,眼里却有着羡慕。

    做夫妻做到祁昀叶娇这样,想不羡慕都难。

    不过她也不是头一次被东家两夫妻秀一脸了,羡慕的情绪次数多了也就习惯起来,很快董氏又被外面的舞狮热闹拉去了视线。

    等到热闹过后,叶娇并没有多呆,毕竟这里人渐渐多起来,宋管事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叶娇也想早早的去药铺看看,便和宋管事打了声招呼就准备离开。

    在她出门时,用了桌上的纸笔,写了几个字。

    董氏是识字的,见她圆圆滚滚的写了个“孙”字,有些奇怪“娇娘,你写这个做什么?”

    叶娇把纸折起来放进怀里,一本正经的回答“回去给相公看,告状。”

    董氏一听就笑起来,想着这告状也能这么理直气壮的估计也就二少奶奶这一位了。

    不过出门的时候,叶娇并没发现在街拐角的地方有两个人正盯着她看。

    再次被夫子从学堂赶回家,理由是趁着夫子睡觉剪了夫子的胡子。

    夫子吼着不想再教他,可叶宝一点都不担心,反正他也不喜欢读书识字,不去反倒随了他的心,小家伙年纪不大,自然不知道这个学是叶二嫂花了钱塞来的,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半分没有遮掩。

    叶二嫂则是积攒了满肚子的气,扯着叶宝回家,因着她找的学堂就在镇子上,回去的时候正巧就碰上了祁家酒铺开张。

    叶宝吵着要看热闹,叶二嫂拗不过他,想着被人使钱请来的热闹,不看白不看,便带着他瞧了。

    可热闹看完就要走的时候,叶宝眼尖,一眼就瞧见了正在上牛车的叶娇,伸出手指着道“阿娘,快看,是姑姑!”

    扯了好几下,却没听到叶二嫂回应。

    叶宝有些奇怪的昂头去看,就瞧见叶二嫂正盯着叶娇,直勾勾的,手也越攥越紧。

    因为过于使劲儿,叶宝喊着疼,可是叶二嫂也听不到了。

    一直到叶宝使劲儿的把手抽出来,叶二嫂才算是回过了神。

    她咬紧了牙关,使劲儿的往前看,可是她不认字,只能扭头去问一旁摆摊的摊贩“这是谁家在办喜事?”

    小贩常年在镇子里摆摊,自然是知道的“这里是祁家啊,就是玉液酒的那个祁家酒铺,新开张的,瞅瞅这场面,真是红火着哩。”

    可是叶二嫂只听到了前半句话,后面的已经听不见了。

    她满心都是,叶娇原来真的在过好日子……

    莫名的,憋的心口都是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