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寻常人总在同一个状态下过活的时候,是瞧不出自己现在过得是好是坏。

    偏偏就怕个比字。

    谁比谁过得好了,谁比谁过的差了,往往格外影响心情。

    如今,便是比字做了怪。

    叶二嫂失魂落魄,叶宝却看不出来她的异样。

    叶宝年纪小,半大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平时争嘴争吃不假,多半都是叶二嫂惯得,若说坏心眼倒是没有太多。

    他是不乐意见到叶娇去他家和他抢蛋羹吃,可现在在街上见到了叶娇,叶宝一个小童也知道那是自己朝夕相处过的人,瞧着叶娇穿得好看,叶宝也笑着拍手“姑姑真好看,好看的和仙女似的。”

    这话倒不是胡说,今天的叶娇确实是和以前大不相同。

    就算只是妆容淡淡,可是她生的端正,加上在祁家吃的好睡的好,这气色早已没有在叶家天天饿肚子时候的面黄肌瘦,衣裳也是新做成的,布料鲜亮,裁剪合身,光是那件袍子便不是寻常人家穿得起的。

    手上的手炉雕着花,头上的发钗镶着玉,虽然算不得富贵逼人,可也一眼就知道是富人家的夫人。

    可这句实话不知道戳了叶二嫂什么痛点,气得她狠狠拧了叶宝屁股肉一把。

    叶宝疼的直接哭起来,他又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格外委屈,哭的也就特别大声。

    叶二嫂觉得丢人,捂着他的嘴就走,可是叶宝不老实,弄得叶二嫂绊了一跤。

    虽然没伤到,但是一身好衣裳跌了灰,胳膊肘那里还破了个洞,气的叶二嫂耳朵都嗡嗡响。

    扭头看了一眼天仙似的叶娇,叶二嫂觉得浑身上下都跟泡了酸水似的,说不出的难受。

    叶宝还在哭,叶二嫂却无心数落他,只想着赶紧走,走远些,好像多留一会儿都是难堪。

    叶娇不知道有人来了又走,只管做到了牛车里,去了董氏的药铺。

    董氏的夫君叫严励,是这药铺的掌柜,今天正巧赶上去他药园子里进货,不在店里,只有一个当值的郎中盯着。

    赶巧这当值的就是寻常给祁昀看病的李郎中,叶娇和李郎中见了礼,而后在董氏的陪伴下去后面看药材。

    因着是药铺,各种药材分门别类放得很好,一个大大的架子上面放了很多大小不一的抽屉,每个抽屉上都写着药材名字,抽出来便是对应的药材。

    叶娇看得很仔细,不同于刚刚在酒铺时候的漫不经心,这会儿的叶娇格外认真。

    看药材,问药性,而且每一样都问的格外清楚,有些董氏都答不上来,幸好有李郎中在一旁帮着才算是让东家满意。

    等叶娇心满意足的坐到了桌前,董氏长出了一口气,一面给叶娇倒茶一面道“娇娘你是真喜欢药材,这也好,以后无事的时候就可以来转转,要是有了什么稀罕药,咱们也能一道看。”

    叶娇应下来,这也正合了她的心意,脸上的笑容格外明艳。

    这时候,有人端了一碗药上来给董氏,董氏接过来,试了试温度,皱着眉就往嘴里灌。

    叶娇看着她问道“春兰,你病了吗?”

    董氏把碗给了伙计,等他下去后董氏才轻声道“我这说病也不算是病,就是两年前怀了个娃娃,跌了一跤,没了,到现在都没怀上,这才天天吃药的,可是这药喝了不少,却依然没有子女福气。”

    这话说的简单,可是董氏每每提起都要伤心,这会儿也难掩落寞。

    叶娇伸手轻轻地握住了董氏的手腕,微微闭上眼睛,便摸出董氏确实是伤了底子,只是这底子想要补起来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董氏喝了两年的药也没好全。

    小人参朋友不多,董氏和她脾气相合,也和她一般喜欢药材,自然就多了几份喜欢。

    这让小人参乐意为了她多想一些,脑袋里闪过了几个方子,可是里面都有一些以前见过可变成人以后不曾见过的药材。

    这时候,董氏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站起身来,去外面拎了一个篮子回来。

    撂到桌上,掀开上面的布,就能看到里面是一片片的花瓣。

    这些花瓣瞧上去并不像是同一种,而是很多种花瓣,有些是药材花,还有些是普通的观赏花。

    董氏是学药的,自然知道这些不能混合在一起,她在篮子里放了井字形的板子把花瓣分别隔开,对着叶娇笑道“娇娘,这些你拿回去吧。”

    叶娇探头看了看,晶亮的眼睛里带了些不解“花瓣也能吃吗?”

    “不是吃的,是沐浴时拿来放在浴桶里的。”董氏笑着对她指了指,“这里头的花无论是哪种,都有香气,泡澡的时候放一些能让身体馨香,你试试看吧。”

    这其实是董氏专门给叶娇准备的礼物,可是她家的药铺并不像是酒铺那样进项多,能拿的出手的除了药材就是药材。

    要是直接送药材,董氏觉得不妥,毕竟这个铺子都是祁昀管着的,若是送药材,岂不是拿着东家自己的东西送东家?

    思来想去,董氏记起了上次叶娇喜欢她送的药材花,这次董氏索性就送花瓣,漂亮馨香,怎么都不会错的。

    叶娇笑着谢过了她,把篮子拎到自己面前的,一边拨弄着里面的花瓣一边想着,原来洗澡还有这么多花样,做人确实是个高深的学问。

    就在这时,她的指尖停住了,而后捏起了一朵红艳的花朵。

    这花瓣的形状有些与众不同,两边尖尖,中间略厚,摸上去软软的,很有手感。

    而这种独特的花瓣叶娇是见过的,叫风原花,大多长在水草丰茂得地方,要泡在水里才能活,针对的……貌似就是董氏这般的情况。

    这依然是小狐狸实践过的,狐狸为了有个书生的骨血私下里使了不少法子,这花意外的好用。

    这算是想什么来什么吗?

    小人参此刻才恍惚觉得,自己成人后运气好像特别好。

    叶娇捏着花瓣又看了看,确定确实是它,这才对着董氏道“春兰,这个花能送我一些吗?等我种好了会还给你的。”

    之前的那些药材花,叶娇从来没提过要还,可这次的叶娇是一定要重新送回到董氏身边的。

    而且这花对女人的滋补效果很好,要是能养得活,种在院子里很有好处的。

    董氏微微一愣,凑过去分辨了一下“这是吉祥花的花瓣,很难种活的,你想要的话我还有好几盆,都给你带回去吧。”

    叶娇笑着点头。

    这个名字起的好,确实是吉祥的。

    瞧着时间不早,叶娇拎着篮子,刘婆子抱着两盆花,和董氏告别后离开了药铺。

    坐在牛车上,叶娇拨弄着吉祥花,感觉这些花蔫蔫的,瞧着就没有生气。

    叶娇也不再动它,生怕在弄掉了花瓣,准备回去拿个缸把它养起来。

    扭头又看了看花篮,叶娇取出了几片嗅了嗅,感觉味道都挺好闻。

    起码比之前自己是的那些胭脂的都好闻。

    小人参精把花瓣放回去,心里便想着回去以后正好洗澡,也试试看是不是真的能泡香自己。

    倚靠着软垫,叶娇伸手撩开了帘子往外头看。

    镇子上确实是比村落乡间来的热闹,路上的行人也多,两边的商贩卖的东西更是五花八门。

    不过叶娇的视线更多的是聚焦在两边店铺的招牌上。

    就像是每个刚刚学认字的人那样,叶娇现在对于读字格外有兴致。

    这个是“东猴儿巷炊饼”,那个是“王婆婆豆腐坊”,还有个成衣铺子……

    叶娇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前面赶车的车夫道“停一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