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事情定下来,柳氏看起来十分满意,方氏同样心满意足。

    叶娇则是把石头抱到了自己怀里,掰着点心喂他吃,一岁多的小家伙张着嘴巴吃得开心,吃完了还要说一句“婶婶也吃”,瞧着就贴心得很。

    柳氏瞧着石头,脸上也有了笑:“咱家石头以后讨媳妇肯定不用人发愁。”

    两个媳妇也跟着笑,石头不懂得什么是媳妇,现在对他来说还是点心更重要。

    又说了会儿话,方氏抱着石头回去了,叶娇却留在了柳氏的院子里。

    柳氏瞧着她,脸上的笑真切了些,伸出手:“娇娘来,坐到我旁边来。”

    叶娇依言过去坐下,柳氏轻轻的拉着她的手,越看越喜欢。

    其实在柳氏看来,自己的两个媳妇对比别人家的其实都算好的了。

    家中有闲钱往往会招人红眼,外人红眼还倒罢了,偏偏大多是因着家里人红眼,你争一块我抢块,好好的家就这么拆着散了。

    柳氏的出身不错,在娘家时见惯了后宅里面的抢夺,烦了厌了,这才选了没有什么宗族势力却也没太多亲戚管束的祁父。

    等嫁到了祁家,柳氏尤其注意着给自家儿子挑选媳妇。

    方氏是她选来的,虽然之前没看出方氏如此小气,可是方氏的小气只是攥着自己的拳头捏着自己的东西,不曾想过不属于她的,手也从来没有往外伸过。

    偶尔丢人不假,可是还在能容忍的范围内,加上她把石头养得很好,柳氏对她还是大体满意的。

    至于那些小毛病,偶尔敲打敲打就是了。

    柳氏想着刚刚方氏的建议,脸上有一抹无奈一闪而过,却没有多想,只管把眼睛转向了叶娇。

    这个二儿媳妇娶的是真的好。

    为人温和,乖巧知礼,而且听底下人说,叶娇正在跟着祁昀读书认字,就更让柳氏高看一眼。

    更重要的是,叶娇来了之后,祁昀越来越好了。

    无论是身子还是事业心,都和之前大不相同。

    当娘的最是知道自家儿子的斤两,她的大郎热心勤奋,为人大方,祁家的庄子给他能让人放心。三郎读书好学,年纪轻轻就已经能到顶好的学院读书,未来不可限量。

    可是在柳氏看来,自家二儿子早慧,过目不忘,说起读书学问比谁都不差,脑袋也比谁都机灵,如果能有个健康的身子,该是最有出息的。

    越是这么想就越是可惜,柳氏没少为了祁昀掉眼泪,一直埋怨自己没能好好照顾祁昀给他个健康身子。

    现在祁昀眼瞅着好些了,不管别人怎么想,柳氏就是觉得是自己对着佛祖的诚心祷告被佛祖听见,愿望灵验,给了她一个有福气的好媳妇,这才让祁昀好了起来。

    往常有方氏在,柳氏哪怕喜欢叶娇也不曾过多表现,作为婆婆,柳氏一直懂得何谓一碗水端平。

    现在只有叶娇在,柳氏的笑容真切了不少,越瞧越喜欢。

    想到祁昀对自己的请求,柳氏笑着道:“娇娘,这几天你多来我这里坐坐,我这里有几盒不错的胭脂,回头你和刘妈一起挑挑,我找一盒送你。”

    其实送胭脂不过是个借口,柳氏是准备让刘婆子教教叶娇怎么化妆。

    女子涂脂抹粉该是在娘家学的,不过柳氏知道叶二嫂的德行,想也知道叶娇娘家没人管这些,听了祁昀的请求,柳氏也对自家二儿媳妇怜惜,便想让刘婆子教她。

    偏偏这话不说破,不明着说教,只说让她过来挑选胭脂,到时候顺便让刘婆子告诉她手法,来顾全着叶娇的脸面。

    叶娇笑着应下,脑袋里却想到了昨天祁昀给自己画眉时候的样子,嘴角的笑容越发深了。

    另一边,方氏抱着石头回了院子里,觉得自己省了笔银子,心情大好,一天都格外欢喜。

    等到了晚上,她把这事儿和祁昭一说,祁昭却发了火。

    “你当自己那点小心思旁人看不来吗?娘管着宅子这么多年,对你那点心思早就看透了,不点破只是顾忌你的面子罢了,你还真当能瞒过人啊。”

    不过祁昭纵然心里生气,可他还是爱重方氏的,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太高,毕竟是自家娘子自己疼,可是方氏一而再再而三的搞这种事情也让祁昭觉得头疼。

    方氏却是有自己的道理:“以往咱们每每有了进项都是给家里的,爹娘也该知道咱们的孝心,这次不过是过年的一点开销,我也没有真的说一文钱不给,以往都和二弟一样,这次也该和二弟一样才好。”

    祁昭听了这话,觉得自己脑袋突突的疼。

    不过他没有立刻反驳,而是让人进来把懵懵懂懂的石头抱走,省的两人说话声音大了小了的吓到儿子。

    而在石头被婆子抱走后,祁昭就关上门,对着方氏道:“现在咱们两个关起门来说话,这事儿说破天去,不是银子,而是脸面,我是长子,该有一个大哥的肚量,你明白吗。”

    祁昭是长子,身为长子,身上肩负的责任天生就比别人重一些,相对应的,得到的好处也就多。

    祁大郎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你也该知道,家里一直最赚钱的就是庄子,爹娘把庄子给了我,不是因为我多有本事,而是因为我是大哥,要照顾家里,照顾弟弟们,这才把庄子给了我,万事,没有只占便宜不吃亏的。”

    方氏憋了一下嘴巴,圆圆的脸上带了些委屈:“你若说占便宜,之前娘裁衣服都没告诉我,我不也没说什么吗?”

    “那你是自己小气,瞧着二郎赚了钱自己把自己气的躺床上好几天。”祁昭让方氏气笑了,“娘不喊你裁衣裳就是敲打你了,下次再生闲气,裁衣服还没你的。”

    方氏一听这话就生气了,她虽然读书识字,可是心胸不宽,前头祁昭说的大道理没记住几句,反倒是这句话戳了她的心窝子:“我算瞧出来了,你就是不疼我。”

    祁昭愣了一下:“我还不够疼你?可你吃可你穿的,还要怎么疼?”

    方氏噎了一下,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眼睛一转,开口道:“你瞧瞧人家二弟对待弟妹,知道弟妹喜欢药材,把院子都推了!你呢?我衣裳没裁已经吃了亏,你还要来数落我。”

    祁昭有些无奈的看着她:“那我也把院子给你推了?”

    方氏急了:“可别,咱院子里头的花草可都是我精心栽培的,你可别想。”

    祁昭瞧着方氏又把话题带歪了,偏巧祁昭自己又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人,说点道理还行,可是胡搅蛮缠起来,他实在是没有头绪,也没那个心气儿和方氏掰扯。

    瞧着依然没有反悔之心的方氏,祁昭心里想着,左右她已经把法子告诉了娘,娘也答应,木已成舟,再改是改不成的,大不了自己去和二弟赔不是。

    想到这里,祁昀便叹了口气,摆摆手道:“这次便罢了,二郎是个有本事的,你也别天天盯着人家赚了多少银子,少想乱七八糟的。”

    方氏倒不是真的蠢,懂得两夫妻之间要适可而止,乖乖点头,还很殷勤的过去给祁昀更衣倒水,可是方氏的心里对自家相公说的话有些漫不经心。

    商场如战场,祁昀不过是赚了点小钱,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

    自家相公这个才是长久的营生,旁人是比不上的。

    想到这里,方氏心里就舒坦多了。

    而叶娇回去以后,头一件事并不是把出银子的事情告诉祁昀,而是兴冲冲的对着祁二郎道:“相公,刘妈可会抹粉了,她还给我挑了一套东西,说用这些比用手涂好看。”

    祁昀这会儿刚刚看完账簿,对这个月的进项格外满意,听了叶娇的话便把账本合上,笑着看她。

    这一瞧,却让祁昀看得有些眼神发直。

    叶娇生的好看,祁昀是知道的。

    粉黛会把人烘托得更漂亮,祁昀也是知道的。

    可是祁昀不知道的是,他的娇娘居然能美得如此明艳。

    刘婆子确实是很会擦粉,胭脂抹得也极好,双颊淡淡嫣红好似红霞,唇上一点朱色犹如含樱,笑起来的时候,好似如花灿烂。

    这是祁昀头一次看到叶娇化妆的模样,之前自己给她化的不过是浅淡的,算不得好,顶多是不算坏,可是现在当颜值口脂恰到好处时,祁昀才知道,为何那么多女子喜欢粉黛了。

    确实是好看,不同于素颜时的清妍秀丽,现在的自家娘子宛如人间富贵花。

    叶娇瞧他愣神也不在意,迈步走进去,站在祁昀身边,笑着把手往他怀里伸让他给自己捂手,嘴里道:“娘说了,这几天都让我过去,正好可以和刘妈学学。”

    祁昀张了张嘴,这才想起来这事儿是自己去找柳氏求来的,便道:“好。”

    叶娇歪了歪头,昂着头让祁昀看:“刘妈说了,这是远山眉,画起来不容易,我今天试了好几次都学不会,以后相公你帮我画行吗?”

    祁昀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行。”

    他本就爱护自家娘子,对着叶娇的要求向来是有求必应,更何况是现在被这么软软的问着,哪里还有个不字?

    可是答应了之后,祁昀就在心里捏住了自己。

    之前让叶娇去学化妆的初衷是什么?忘了吗?

    不就是因为自己画不好眉才让柳氏找人教娇娘的吗?

    结果现在画眉的这个差事还是落到了自己头上!

    偏偏祁昀对着叶娇,半分后悔都没有,莫名其妙的有些理解那些美色误国的昏君。

    对着这样一个人,哪怕她要天上的月亮,自己也会眼巴巴的拿梯子去给她摘……

    脸上有了个笑,祁昀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叶娇的眉尾。

    画就画吧,不就是多学一样东西么,若是能天天对着自家娘子画眉,该是人生一大乐事才对。

    叶娇却没看出自家相公丰富的心理活动,说起了柳氏要两家出钱的事情。

    小人参的记性很好,刚刚婆媳三人说过的话她都记得一字不差,连带着方氏提出的那个建议小人参也对祁昀说了。

    祁昀听了之后细想了想,微微皱眉,脸上的神情瞧上去似乎有些莫名的无奈。

    叶娇见状,轻轻地拉住了他的手,低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好?”

    祁昀闻言抬头对着她笑,拉着叶娇坐到了自己身边,道:“没什么不好的,都听娘的安排就是,出的这些银子是小数,娘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我不心疼银子,娘说了,家里的银子明年要修庄子还要建铺子,最后还是用在你和大哥身上,那现在该出的就要出。”叶娇说话的时候,伸手捏走了祁昀桌上的一块豆沙糕往嘴里放。

    祁昀将装着豆沙糕的碟子往她跟前挪了挪,眼睛则是带着笑意看她:“娇娘现在能想的这么全面,真聪明。”

    这些日子的相处,祁昀也看得出叶娇是个喜欢夸人也喜欢被夸的。

    果然,此话一出,叶娇就笑的眉眼弯弯。

    祁昀又递了块豆沙糕给她,道:“事情是娘定下的,怕是改不成了,不过等报账的时候我去和大哥说声抱歉也是一样的。”

    叶娇有些不解,方氏今天那样子分明是她得了好处自家吃了亏的,怎么相公还要去和大哥赔不是?

    不过祁昀并不多解释,叶娇也不再问,左右生意上的事情有相公看着呢,小人参只管吃红豆糕吃得开心。

    当晚,外面下起了雪,叶娇则是凑在祁昀的怀里睡得安稳,丝毫不知外面已经风雪渐起。

    这场雪下了足足四天,等到雪停的时候,也到了管事们年底报账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