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叶娇以前是不喜欢雪的,小人参纵然有着一身滋养别人的本事,可是她自己毕竟只是株人参,有叶子有根,要晒太阳,要吸天地灵气,还要吃土。

    下雪的时候,特别冷不说,天都会变成阴沉沉的,瞧不见太阳,寒风凛冽,土也格外的硬,小人参吃土都能吃出冰碴子来。

    之前在初雪时,成了人的叶娇就懒得出门,赖在屋子里和祁昀凑在一处,除了例行的抱着石芽草出门找机会晒太阳外,其他时候都缩在屋里。

    这次不一样,叶娇是和柳氏约好要每天过去学怎么敷粉怎么抹脂的,既然答应了就要去做。

    就算小人参不爱下雪,也会按时过去,不让柳氏空等。

    柳氏也心疼她,专门把自己的一件锦缎披风给了她,叶娇就每天抱着手炉穿着披风,从雪落到雪停的这几天时间里,不仅没有被冷风吹到,反而让她不再像之前那样畏惧风雪。

    任何东西见惯了,就不再怕了。

    今儿个因着是管事们报账的日子,祁昀没有去书房里见宋管事,而是让宋管事直接去了前院等着,他留在了屋里和叶娇一起吃早饭。

    叶娇看着外面的雪停了,笑着道:“好几天不见太阳,今天可算是天亮了。”

    这今日阴天,加上冷的很,叶娇就没有把石芽草往外抱,生怕冻坏了这个娇气柔弱的小东西。

    或许对旁的药材花,叶娇是关心的,但也仅仅是关心是不是该浇水了,是不是该挡风了,仅此而已,可是石芽草不同,光是看叶娇一直把它娇养在屋里就知道是极喜欢它的。

    倒不是石芽草的花有多漂亮,也不是味道有多馨香,而是因为这东西能救命。

    如今石芽草的花开的正艳,寻常它就是冬日开花春日结果,只是要一直有人参滋养着,阳光沐浴着才行,叶娇为了能有三颗白虹果自然会格外尽心。

    自家相公底子好了些不假,可小人参不会轻易疏忽,保命的东西还是捏在手里踏实。

    祁昀则是笑着给她磕了个水煮蛋,在桌上揉了揉,一边剥皮一边道:“雪后的景色格外漂亮,咱们家里的园子里种了几棵梅花树,现在该是开的漂亮的时候,距离前院不远,等会儿报完了帐,我带你去看看雪景吧。”

    叶娇拉了拉他的手:“雪化的时候最是冷的了,相公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不是有娇娘给我买的裘衣吗?我穿着那个,还带着手炉,不会冷的。”祁昀说着将剥了皮的蛋放到了叶娇碗里,“而且初雪后的梅花摘些下来,煮成水带着甘甜,做成梅花饼也很好吃,我们让铁子带上竹篮和剪子,摘下来以后晚上让小厨房做给你吃。”

    叶娇的眼睛一直盯着祁昀的手。

    对水煮蛋,叶娇的好感一般,比起干巴巴的水煮蛋,她一直更喜欢吃炒出来的蛋,或者是做成蛋羹也是好吃的。

    只是祁昀说,白水煮蛋比那些都养人,吃了对身子好,叶娇这才乖乖的每天早晨吃一个。

    可是天天吃不代表这个东西就好吃了,也叫每次都是硬着头皮往嘴里塞。

    但是叶娇很喜欢看祁昀剥鸡蛋。

    男人的手生的好看,手指纤长,骨节有力,不像之前那样没有血色的苍白,现在养好了些的祁昀脸上有了些气色,手背也不再带着青色,反倒像是玉石一般。

    叶娇就很喜欢看他的手,这双手做什么都格外优雅,剥鸡蛋也好看。

    而在听清楚了祁昀说的话后,叶娇就抬了头。

    祁昀说披着裘衣去,叶娇也知道那裘衣有多厚,想着这样便不会冷到了,她点了头答应了一起去看雪景,而在听到梅花可以做点心吃的时候更是露出了笑容。

    其实叶娇见过的梅花多着呢,活了千年的小人参在山里见了千年的雪后梅花,不过一直没觉得多好看。

    可是现在听祁昀说梅花能吃,她立刻来了兴致。

    就算小人参没有真的吃过梅花做的东西,可在她心里,祁昀是个全能的人,而且自家相公说过的话到目前为止没有错过,他说好吃,就定然是好吃的。

    等吃罢了早饭,祁昀就裹上了厚厚的裘衣去了前厅,而叶娇则是披上披风准备去柳氏那里。

    小素帮叶娇系着披风带子,嘴里道:“二少奶奶,之前你穿的披风那颜色多亮啊,配着外面的雪定然好看的紧,为什么要换成这件红色的?”

    倒不是说红色的这条不漂亮,只是在小素看来这件款式有些老,瞧着不如之前那件来的衬人。

    小人参则是摸了摸小素的头,这是她从娘家带出来的东西,必然是格外珍惜。既然送了我,我就要穿,让娘知道我是诚心喜欢她这份善意的。就像是你要是送我一样东西,看到我喜欢你才欢喜,对不对?”

    小素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好在聪明机灵,稍微一说就明白了。

    而这个道理是小狐狸教给小人参的,小狐狸给她的书生郎君做了支狐毛笔,是小狐狸自己的毛,书生有次忘记用,被小狐狸揪着耳朵数落了许久。

    当时还是个小人参的叶娇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也就记了下来。

    别人送的东西,你总要拿出来,该用就用,该穿戴就穿戴,才算不辜负人家的美意。

    这桩事情从之前记到现在,小人参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学习经验教训。

    叶娇把暖烘烘的手炉拿在手里,拢住了斗篷往外走。

    原本她是不太带这个的,除了之前雪下得大时叶娇抱着手炉御寒外,其他时候很少拿着。

    小人参把自己养得很好,吃喝不愁还喜欢活动,身子是很好的,自然不像祁昀那样畏寒。

    有时候手炉在手上拿着久了反倒觉得燥气。

    只是今天方氏也要去柳氏那里,小石头必然会被带上。

    那孩子喜欢叶娇,每次见了都要让叶娇抱一抱才老实,叶娇怕自己从外面带了寒气进门,把寒气带给石头,他毕竟是个孩子,没有大人那么抗冻,叶娇便用手炉一直暖着,让自己的怀里一直是温热的。

    果然,刚进了门,还没等叶娇看清楚柳氏和方氏在那里,就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二婶婶!石头乖乖,二婶婶抱!”

    叶娇抬头去找,就瞧见柳氏和方氏已经坐在堂屋里,面前摆着茶盏,小石头则是穿了好几层,脑袋上戴着个小老虎似的帽子护着脑袋和耳朵,看上去憨态可掬。

    而这副打扮也让叶娇笑弯了眉眼。

    人的幼崽就是招人疼,尤其是小石头,这会儿看上去就像是个胖嘟嘟的大元宵。

    叶娇解了斗篷,将斗篷和手炉都递给了小素拿着,而后走过去伸手抱起了小石头,颠了颠:“石头真乖,二婶婶抱抱。”说着,叶娇对着柳氏和方氏笑着道,“婆婆,大嫂。”

    柳氏捏着佛珠对她点头,而方氏圆圆的脸上带着笑,招呼她:“娇娘过来坐吧,这路上冷不冷?”

    若是这话问了方氏自己,恐怕要好好的说一通雪景寒风之类的词儿,描述的这一路像是有什么艰难险阻一般,来反衬自己按时过来看柳氏有多不容易,让柳氏记着她的好处。

    小人参却没有那么多心眼,摇摇头,很老实的回答:“不冷,我穿的披风厚实,还抱着手炉,不仅不冷还有点热呢。”

    偏偏这句话让柳氏暗暗地弯起嘴角,那斗篷是自己送的,叶娇能喜欢她自然是开心。

    而在叶娇在怀里窝着的石头像是验证叶娇的话似的,清脆的说道:“对,二婶婶热乎乎的。”

    这话说的童真,又格外清脆,逗得几个女人都笑起来,叶娇更是拿着温热的手摸着石头的脸颊,给他捂着肉嘟嘟的脸,顺便还捏了几下。

    嗯,手感真好。

    方氏对于小石头亲近叶娇也乐见其成,一家人本就该不分彼此,方氏小气归小气,读书读的她脑袋也有些死板,偏偏就是这种死板让方氏格外明白家族的意义。

    父母在,不分家,他们这家人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个家之间互相攀比斗气都正常,可是关系一定要和和睦睦才好。

    因为家族的意义不同于旁的,一个人的一生,无论生死荣辱都和自己的家族联系在一起,密不可分,这是朝廷律法规定的,谁都改不掉。

    石头和叶娇关系好在方氏看来理所应当,都是一家人,关起门来过日子,多一个人对石头好她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

    尤其是到了年根地下,眼瞅着就过年了,要是能多给石头一些压岁钱就更好了。

    柳氏则是瞧着两个媳妇微微一笑,端起茶来抿了一口,撂下后对着刘婆子道:“去把我养的那盆雪海拿来。”而后她对着两个儿媳妇道,“这是我新得了的一盆菊花,如今开得正好,咱们等消息的时候还是先看看的好。”

    叶娇眨眨眼睛,她来的晚,没听到之前两人说了什么,便问道:“娘,什么消息?”

    柳氏温声道:“他们父子在前院听管事的报账,咱们也不用掺和,不过之前不是说过吗,为了年底的开销要你们各出一些,等他们报了帐就会有消息过来,我们刚刚合计着左右无事,倒不如就在我这里等着,也好过明天你们再跑一趟过来商量。”

    叶娇原本是把开销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听柳氏提起才重新想起。

    不过对这些叶娇并不是很在意,左右银子就在那里,跑是跑不了的,祁昀说该给,叶娇也觉得该给,至于给多少小人参没想过。

    她虽然和祁昀学着管钱,但那只是拿在她自己手里的银子。

    今天要给家里的银子在叶娇看来本就不该往自己手里拿,那么给出去多少叶娇都不心疼。

    方氏则是另有心思,只是不表现出来,只管在刘婆子把花盆放到桌上后笑着道:“这盆雪海娘养的极好,通体白色,开起来好似雪花一般,真是好花。”

    柳氏点点头,脸上带了笑,便和方氏聊起花来。

    后宅妇人往常的娱乐不多,特别是已婚的妇人,除了绣花管家,便是赏花看景,时日久了,这花都能看出不同的滋味来。

    叶娇不一样,在她看来这花再好看都没什么大用,可她也不会说出来扰了性质,抱着石头在一旁跟着点头,乖巧得很,时不时的还会夸一句“娘和大嫂懂得真多”,夸的真心实意,气氛也是挺和谐的。

    就在这时,有人挑了帘子进来。

    那人给刘婆子递去了一本簿子,而后就退出去了,刘婆子则是把簿子交给了柳氏。

    柳氏打开来,扫了一眼,眼睛里露出了些“果然如此”的神情。

    不过她却没有立刻说簿子里头记着的东西,而是对着方氏道:“既然你喜欢,这雪海就给你了。”

    方氏立刻有了笑容,笑盈盈的谢过了柳氏。

    柳氏点点头,瞧着叶娇也真心实意的对着方氏笑,暗自点头,这才重新打开了簿子。

    翻到了其中一页,柳氏照着念道:“既然大郎家的说要一起按照二郎的进项算,那便一起算了。”

    叶娇乖乖点头,方氏面露笑容。

    她是细细计算过的,祁昭的庄子一年进项三百贯有余,二十取一的话要出十五贯,二郎的铺子怎么都不会超过这个数的。

    可是很快,方氏便听柳氏道:“那你们明天就各拿三十贯过来吧。”

    此话一出,方氏差点没被惊得背过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