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三十贯……三十贯!

    方氏原本还在盯着名叫雪海的名贵菊花看,心里想着白得了这么一盆花,今天自己的运道真是好,可是听了柳氏的话之后,方氏突然听到自己的耳朵里嗡嗡直响。

    她瞪着眼睛看着柳氏,有一肚子的话想说,最后只归结为了一句:“娘,怎么可能是三十贯……”

    叶娇对钱没什么概念,不过瞧方氏这样她也知道三十贯不是小数目。

    在心里换算了一下,一件裘衣一两半,也就是一贯五钱,三十贯能买二十件裘衣。

    好像是挺多的。

    而柳氏似乎早就预料到方氏有此一问,也不着急,先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不过刚碰到嘴唇就撂下了,对着刘婆子道:“有些凉了,去换些热的来吧。”

    刘婆子心里清楚,这是柳氏要敲打方氏了。

    原本这样的场面不用避讳着刘婆子的,她是柳氏的陪嫁,私下里柳氏有事情从不瞒着她,可是刘婆子明白柳氏这是故意要给方氏留个脸面,这才把自己支应开。

    刘婆子立刻拎着茶壶出去了,却没有去续热水,而是去了一旁的茶房坐着,和在茶房里用红泥小火炉烤手的小素坐在一处,还掰了块红薯烤来同她一起吃。

    而在屋子里,只留下了婆媳三人,还有一个懵懵懂懂抓着叶娇的手玩儿的小石头。

    柳氏是知道方氏的脾气,对于现在这个场面一点都不意外。

    只是柳氏刚刚本想着用这盆雪海让她安心,谁想到方氏还是不经事。

    转了转手上的佛珠,柳氏开口道:“这簿子上记得清楚,二郎的酒铺这个月的营生好,虽然其他铺子没有太多起色,可是光是酒铺的进项就有六百五十二贯,抹了零头,半成便是三十贯,按照之前说的,大郎家的你们也跟着出就是了。”

    柳氏只是说了个大概,没有具体说明,而她在诵经礼佛之后就习惯了神情淡淡的模样,从脸上是瞧不出什么异样的。

    自然也没人发现柳氏刚刚一瞬间的惊讶。

    其实在拿到簿子之前,柳氏就知道祁昀的铺子红火,但是究竟怎么红火柳氏也拿不准。

    祁父一直是爱重她的,家里家外的事情都会和她说说,偏偏祁父对祁昀的本事到底有多少也不甚清楚,老两口合计了之后就觉得,二郎能赚钱,可是能赚多少钱还没个定数。

    方氏觉得祁昀不会比祁昭赚得多,毕竟之前刚刚报过账,当时酒铺两个月一百贯已经是极多的,现在不过一个月时间,再多能多到哪儿去?

    柳氏本也该这么认为,可是祁父告诉他,二郎赚的会不会多不知道,起码不会少。

    这才让柳氏答应了方氏的计划,她也抱着想要敲打方氏的心思,让她吃教训长记性,省得以后总这么小家子气。

    但是真的当簿子拿到了手里的时候,柳氏觉得自己的眼皮都在跳。

    六百五十二贯,这可是六百五十二贯!

    除去了之前十一个月的盈余,合着祁昀在这一个月的进项,就有四百贯之多!

    柳氏刚刚看簿子看的时间久,就因为她想要搞清楚自家二郎到底是从哪里得了这么多的钱。

    细看下来就发现,除了卖酒的钱,祁昀还签下了好几个酒楼的大订单,明年会稳定给他们提供玉液酒,并且确保给其中两家提供比玉液酒更高品质的酒水。

    酒楼不同于面对百姓的普通铺子,什么东西进了酒楼,价钱都要翻上起码一番。

    几个单子一签,这银子也就流水一般的进来了。

    祁昀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把祁家酒铺和酒楼联系起来的,柳氏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对着佛祖的祈祷灵验了,她的二郎果然是个有大出息的!

    可是面上柳氏却是格外淡定的模样,瞧着愣在那里的方氏道:“这些钱确实有些多,不过富裕的明年就拿来修庄子建商铺,总不会糟践了,你们也不会吃亏。”

    其实柳氏这话已经足够客气,也给方氏留了面子,可方氏平时就喜欢个挑头拔尖儿,被硬生生的噎了这么一口气堵得她心窝子疼。

    不吃亏?明明他吃亏吃大了!

    哪怕知道不能顶撞自家婆婆,方氏还是哑着声音道:“娘,三十贯着实是有些多,能不能减一些?”说着,方氏的眼睛还看向了叶娇,希望她帮自己说说。

    小人参纵然成人不久,不过她一直记着在柳氏这里就要听柳氏的,回去了就听相公的,对上了方氏的眼神,叶娇轻声道:“大嫂,你不如去和大哥商量一下?”

    回去商量还能有好的?

    方氏知道祁昭的脾气,让他出他绝对会出,甚至还觉得和弟弟一起各出三十贯是占了弟弟的便宜。自己若是把这事儿和他说,他就有本事把三十贯变成六十贯!

    抿了抿嘴唇,方氏又看向了柳氏,不等她开口,便听柳氏道:“明天你们再把银子拿来便是,余下的大郎二郎会告诉你们的,你们也别见天想些有的没的,万事多听听你们自己相公说的,多用脑子想想才好。我有些乏了,你们先回吧,路上小心些,刚下了雪地上滑。”

    方氏知道这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即使她有一肚子话,却不敢和柳氏再念叨,只想着回去试着闹闹祁昭,看能不能有别的法子。

    可是方氏心里也虚,后悔不已。

    早知道就按着娘说的各自二十取一不就得了?和二郎比什么比!

    若是各自出各自的,只是十五贯也不当事儿,结果现在硬生生翻了一倍!

    出得起是出得起的,偏偏前后这么一对比,自己给自己挖了坑,然后自己削尖脑袋使劲儿的往里跳,简直就是从方氏的心里挖肉。

    偏偏方氏在柳氏面前发作不得,而且刚刚那番话已经是柳氏难得的重话了,方氏知道她是冲自己来的,多的话也不敢说,只能憋着气抱着石头,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的告辞离开。

    以往方氏走了之后,叶娇都会去找刘婆子学化妆,可这次小人参没有留下来,而是对着柳氏道:“娘,您歇着,我先走了。”

    柳氏刚刚说乏了不过是推托之词,可是瞧着叶娇脸上的关切不似作假,她便知道自家二儿媳妇是个纯善的,也不准备戳破自己的客套话,对着她笑笑道:“好,你回吧,路上当心些。”

    叶娇去叫了小素回来,披上披风,并没有拿手炉,就这么拢着斗篷离开了柳氏的院子。

    小人参出了院门,想着之前祁昀说的梅花饼该是很好吃,便准备去瞧瞧祁昀说的雪后美景。

    赶巧,去的路上就瞧见了迎面走来的祁昭和祁昀。

    祁昭虽然说多出了一倍的钱,可他却没有半点心疼的模样。不得不说方氏格外了解自家相公,祁昭从来不把钱当回事儿,同样的祁昭也不会觉得是媳妇坑了自己。

    纵然这事情确实是方氏自己挖坑自己挑,可是祁昭还是不会真的嫌弃她。

    有些事情慢慢教就是了,希望今天损失了的银子能让她心胸开阔些,也算没白花。祁昭给方氏找的理由总是格外贴心。

    祁家男人最大的优点,大概就是格外偏疼自家娘子。

    这会儿他和祁昀正说这话,瞧见了披着红斗篷的叶娇,祁昭并没有上前,只是远远的和叶娇互相见了礼,便离开了。

    庄子上的事情还有不少,祁昭现在要早早的过去打理,走起来也是步子飞快。

    祁昀则是快步走到了叶娇面前,伸手,用被手炉暖热的手背碰了碰叶娇的脸,道:“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冷不冷?”

    叶娇歪头,把脸往祁昀的手上贴,嘴里笑道:“你不说下雪之后梅花好看吗?我来瞧瞧有多好看。”

    祁昀弯起嘴角,把手放下来,拉住了叶娇斗篷里的手,握在掌心捏了捏:“左右无事,我和你同去。”

    身后的铁子默默的看了祁昀一眼,二少爷,你刚刚还说要去和宋管事董管事商量事情的……

    可是瞧了瞧兴致盎然的叶娇,铁子很机智的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二少爷说的都是对的,他瞎掺和什么。

    祁昀则是拉着叶娇去了不远处的园子,刚一过了月洞门,就瞧见了里面的一片素白和点点红艳。

    叶娇曾以为她见过了足够多的梅花绚烂,可是当看到这园子里面的梅花时,她才发现,哪怕同样是梅花树,也能有不一样的模样。

    这园子显然是有人专门设计安排过的,梅花树的位置错落有致,圆桌石凳已经被白雪覆盖,还有个架子竖在那里,瞧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可单单是梅花就已经吸引过去了叶娇所有的目光。

    梅花红艳,傲然盛放,上面还有这点点白雪点缀其中,不仅没有掩盖梅花的风采,反倒越发显得花朵绚烂。

    之前小人参见的梅花树大多是野蛮生长,瞧不出什么雅致,可是精心栽培的梅花树则是别有一番意趣。

    到底意趣在那里,叶娇说不出,可是就是一眼就能瞧出来的美景便是了。

    叶娇提着裙摆踩着雪往前走,一直到了梅花树下,昂头看了许久,脸上突然有些郁闷。

    祁昀见状有些奇怪,他带叶娇来本意是哄她高兴的,谁知道叶娇来了之后刚开心了一阵,转眼就鼓了脸似乎在生闷气。

    紧了紧拉着叶娇的手,祁昀轻声问道:“怎么了?”

    叶娇昂头看他,瘪了瘪嘴吧:“我明明已经读书识字了这么久,可总觉得自己还是没学好。”

    “字可以慢慢练,不急。”祁昀以为她在郁闷自己的圆乎乎字体,一想到这里,男人就不自觉的弯起嘴角。

    说来也怪,叶娇学什么都快,哪怕是祁昀觉得一般人根本理解不了的医经药典,他只是读几遍,叶娇就能记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比许多读书的学子书生都要聪慧些。

    偏偏写字这一项,叶娇就是练不好。

    字体总是圆滚滚的,看起来可爱,而且是越练越可爱。

    如果说之前的字是半躺着的,现在就是完全趴下,起都起不来。

    祁昀对此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左右自家娘子开心便好,这字写成什么样都可以,圆圆的不也挺可爱的。

    可是叶娇郁闷的并不是这个。

    不,应该说把字写成球也不是她乐意的,只是现在叶娇显然不是为了练字难受。

    她有些指了指面前的梅花树道:“我看了这么久,除了说一句好看,其他的都形容不出。”

    分明旁人说起话来都是一套一套的,小人参脑袋里弹出来的除了好看就是漂亮,其他的半个词儿都想不起来。

    祁昀一听这话,终究没忍住,抱着叶娇笑起来。

    自家娇娘总是有法子把所有事情都变得格外有趣活泼,真是个宝贝。

    叶娇以为他笑话自己呢,正要开口,却听男人道:“你为何想要夸花呢?左右等会儿要剪下来给你做点心吃,现在再怎么夸,都不如等会儿对着点心说一句真香。”

    祁昀摸透了叶娇的脾气,这就是个爱吃爱睡的娇娘子,什么花啊草啊的,都比不上一盘点心能哄她开心。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叶娇就立刻扔掉了刚刚的小别扭,眼睛发亮的对着祁昀道:“好啊,不是说带了东西来?我们现在就摘梅花。”

    男人摸了摸她的额发,让她把手放回到斗篷里,又给她紧了紧斗篷,同样给自己紧了紧裘衣,扭头去找铁子拿剪刀和竹篮。

    不过等祁昀拿着东西准备回去的时候,却顿住了脚步。

    只见一身绯红斗篷的叶娇站在梅花树下,昂着头,素白的手从斗篷里伸出去,莹白指尖轻轻的碰触着枝头梅花。

    感觉到祁昀的视线,叶娇扭头看他,灿烂一笑。

    娇娘说她形容不出美景,祁昀却觉得自己读过的那么多的书,都找不出来一句描述现在他看到的一切。

    祁昀突然觉得自己的裘衣买的是真的保暖,不然,这会儿为什么觉得热的厉害?

    一切,岁月静好。

    可这时候,原本安静的园子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喔喔喔!”

    属于公鸡的鸣叫声,原本只会在早上响起的打鸣声偏偏现在响了起来。

    而在祁家,养的鸡不少,公鸡却只有一个。

    叶娇有些疑惑的看着祁昀,祁昀则是对着她笑了笑,侧过身躲开叶娇视线的时候,握着剪子的手紧了紧,眉眼冷淡。

    这一刻,看到一切的小素突然觉得,她的小黑恐怕就要马上变成鸡汤与世长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