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叶娇并没看到祁昀的神色,不过她也不是很介意突然响起来的鸡鸣。

    祁昀觉得她美得像画,可是作为画中人的叶娇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她刚刚只是想要碰一碰梅花上的雪罢了。

    之前男人说,用梅花煮水是甜的,叶娇就想尝尝花瓣上的雪甜不甜。

    见祁昀没动静,叶娇继续回头用指尖点了一下花瓣。

    梅花轻颤,女人指尖微凉,上面沾了些银白色的雪花。

    她盯着看了看,就想往嘴里送。

    祁昀原本正想着今晚是喝鸡汤还是吃酱鸡肉,正准备去问问叶娇的意见,就瞧见自家娘子正要把手指往嘴里伸。

    “娇娘。”祁昀急忙喊住了她,走过去拉住了叶娇,“这么冷的天气,吃病了怎么办?”

    不过叶娇的舌尖已经碰到了指尖雪,她琢磨了一下滋味,嘟囔着:“有点凉,可是不甜啊。”

    祁昀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把叶娇的手拽到了自己的裘衣里捂着,嘴里道:“雪自然没有味道,不仅不好吃,还会闹肚子的。”

    叶娇“哦”了一声,而后就看向了祁昀拎着的篮子。

    篮子里还有一把剪刀,叶娇弯起嘴角:“现在就开始摘梅花吗?”

    “嗯,你想试试吗?”祁昀说着,把剪子递给了她。

    叶娇兴冲冲的拿着剪子,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去剪梅花,可是不过做了两下就不乐意继续做了。

    把剪刀重新放进了篮子里,小人参甩了甩手:“累得很。”

    虽然梅花树不算高,可是靠下面的上面花瓣大多不全,叶娇要垫着脚伸着手才能够得到完整的。

    一下两下还罢了,时间一长便觉得胳膊酸。

    叶娇可没有什么迎难而上的执拗性子,况且这摘花又不想石芽草那样是救命的东西,有没有叶娇都不在意,自然不乐意继续弄。

    祁昀也不过是让她上手玩一玩,见叶娇没了兴致,便把篮子递给了铁子:“等会儿告诉小厨房做些梅花糕来。”

    铁子点点头,接过了篮子,而后用眼神看了一眼小素让她跟上。

    他们两个自小认识,年纪也差不多,铁子平时对小素也是多有照顾,遇到事情了也乐意拽着她一起。

    小素心里还在担忧自家小黑会因为刚才那一嗓子进了锅,脚下不停,立刻跟上了叶娇。

    这园子除了梅花旁的也没有什么了,哪怕是石桌石凳都被雪盖住不能坐,能看的确实也不多。

    或许那些多愁善感的文人墨客能对这一片雪景做出千古名篇来,可是叶娇和祁昀这两夫妻,一个脑子里都是梅花饼,一个脑子里都是自家娘子,也就没什么心情看景儿了。

    这时候起了阵风,不大,连花枝上的雪花都吹不动,可是冬日里哪怕是微风都觉得格外冷。

    祁昀依然拉着叶娇的手,微微侧身给她挡了风,嘴里道:“娇娘,回吧。”

    “好。”叶娇点头应下,不过在快要走到月洞门的时候,她瞧见了个摆在角落里物件。

    是用竹子折的,就是个架子,三角的形状,正侧侧的靠在墙上。

    叶娇不由得看向了祁昀:“这是什么?”

    祁昀瞧了一眼,道:“瞧着像是纸鸢,不过没做完。”

    叶娇眨眨眼睛:“纸鸢?好玩吗。”

    祁昀这次并没有说话,毕竟他往常是不太出自己的院门的,之前是因为等死,等成亲后则是院子书房两点一线,紧迫的想要赚钱给娘子存着,娱乐活动实在是不多。

    瞧着别人放纸鸢的时候倒是有,可是光看哪儿知道好不好玩。

    铁子则是很有眼色的上前一步,回道:“二少奶奶,放纸鸢挺有意思的,能做成各种形状,若是加了哨子就成了风筝,放飞的时候嗡嗡的犹如筝声,有趣着呢。”

    叶娇听了,立刻有了好奇。

    祁昀则是看了铁子一眼,分明这小子平时总是少言寡语不爱惹事儿的,现在突然这么殷勤,祁昀不由得微微挑眉,却不说话。

    而后,就听铁子道:“有时候还会在纸鸢后头贴上一些羽毛,飘飘摇摇的,格外好看。”

    叶娇并不知道纸鸢该是什么样子,只是听铁子这么说,眼睛里带了好奇和喜欢。

    祁昀却是似笑非笑的看了铁子一眼,眼睛微微眯起,铁子直接低了脑袋不敢看他。

    不过很快,祁昀慢悠悠的声音传来:“咱家里不就有只黑鸡吗?拔了它的毛就是了。”

    小素猛地绷直了身体,却不敢说话。

    铁子则是低着头回答:“小黑的尾巴毛还没长大呢,估计还要等一阵子。”

    “那就等等吧。”祁昀心里知道,铁子这是维护着那只傻乎乎的大公鸡,不想让自己把它炖了。

    至于理由,多半不是因为铁子多喜欢那只鸡,而是因为小素喜欢它罢了。

    可是祁昀并不戳破,反倒直接应了铁子的请求。

    小素听了这话,眼睛亮起来,小姑娘有了笑,响亮地应了一声:“谢谢二少爷!”

    虽然让小黑的尾巴再秃一次挺让人心疼的,但是,有什么比命重要?

    毛没了就没了!

    铁子却是一愣,抬头看他,瞧见祁昀已经拉着叶娇走远,铁子急忙拽上小素一道小跑着跟上。

    等送两个人到了院子外,铁子和小素都没有跟进去,祁昀则是在门口微微顿了顿步子,扭头,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铁子的脑袋。

    铁子心里忐忑,老老实实地低了头让祁昀拍。

    而后,就听到了男人淡淡的声音:“用鸡毛装饰纸鸢,亏你想的出来。”

    明明是冬日寒天,铁子却觉得自己的后背出了一层汗。

    可祁昀却不多说什么,只是道:“傻小子,下不为例,去吧。”说完,就不再看他,带着叶娇进去了。

    小素有些茫然的看了看祁昀的背影,又看向了铁子,伸手去拉他:“铁子哥,二少爷是不是生你的气了?”

    铁子摇摇头,变声期的嗓音有些哑:“这次没生气,下次就不一定了。”

    他刚刚并不是说瞎话,纸鸢上绑哨子贴鸡毛都是有的,可是铁子专门说出口确实是存了点小心思。

    二少爷听出来了,却还是应下,似乎是不太想和他计较。

    可是铁子跟着祁昀的这段时间,也大概明白祁昀的脾气,自己已经把祁昀对自己的容忍用掉了一半,如果想要以后还跟着祁昀,就要坦诚,不能骗他瞒他。

    就像祁昀说的,下不为例。

    只是铁子有些郁闷的是,自己刚刚冒了那么大的险居然只是为了救下一只鸡……

    小素见他不说话,拽了拽他的袖口:“铁子哥,天冷,我们去烤红薯吃好不好?”

    铁子扭头看她,对上小姑娘的脸,刚刚的那点郁闷也没了。

    脸上有了笑,少年说话的时候因着天太冷,嘴巴开合时有阵阵白雾:“烤红薯多没意思,我攒了些肉干,走,我拿给你吃。”

    “好!”

    等纸鸢送到叶娇手上的时候,已经过了小年。

    铁子和小素一共做了两个,一个绑了哨子一个没绑,不过都在尾巴上贴了漂亮的黑色羽毛。

    羽毛贡献者便是小黑,大概是为了让祁昀消气,小素狠狠心把小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尾巴毛都拔光了,打击的大公鸡缩在窝里呆了好几天,连早晨打鸣都是有气无力的。

    而纸鸢送来的时候,赶巧董氏也在。

    董氏现在每隔几天都会过来和叶娇说说话,两个人一起侍弄药材花,或者是互相讨论一下药材心得,关系也日渐近亲。

    纸鸢放到桌上时,董氏脸上带了笑,道:“这东西我没成亲的时候也爱玩,只是成亲以后就不再放了。”

    叶娇没问理由,因为她看得出,董氏想要个孩子,格外紧张自己的身体。

    这纸鸢没做好的时候她就见小素试着放过,又跑又跳的,董氏之前的孩子便是跌跤跌没了的,这会儿怕是不敢尝试。

    叶娇便让小素先把纸鸢收好,等祁昀回来的时候再玩,而后她就笑着看向了董氏,道:“之前我说要送你个东西的,记得么?”

    董氏点点头,而后就看到叶娇端了个缸子出来。

    这缸子原本是祁昀闲置的笔洗,被叶娇要了过来,里面灌了水,将已经长开的吉祥草放了进去。

    这会儿的吉祥草早就不再是当初的蔫模样,而是花枝招展,花瓣肥厚,瞧上去生机勃勃的。

    董氏一瞧就“咦”了一声,格外欣喜的伸手摸了摸。

    她本就是个药痴,从小就迷上了这些东西,如今瞧着自己种不活的吉祥草到了叶娇的手里就重新焕发了生机,董氏格外兴奋的看着叶娇:“娇娘,你怎么知道这个要种在水里?”

    叶娇回了个笑,慢悠悠的道:“我觉得它就该长在这里头。”

    这话倒不是假话,叶娇以前还是小人参的时候,见的不少。

    董氏却当做叶娇是试出来的,脸上带笑:“娇娘你说要送我的就是这个?”

    叶娇点点头,直率的道:“这个花对身子好,你在屋里养着,对你有好处的。”

    虽然叶娇见过这花儿对狐狸有用,可是对人有没有用还未可知,不过什么法子都是要试试看的。

    董氏虽不知道这吉祥草的真正用处,但是既然是叶娇送的,她自然要好好养着。

    更何况以往养不活的吉祥草突然活了,董氏宝贝还宝贝不过来,只怕让她把吉祥草丢了她还不肯呢。

    收了叶娇的东西,董氏起身,坐到了叶娇身边,挽着她道:“今儿我算是来对了,也幸好我来之前带了东西来送你,不然白得了你的好处,我这心里该过不去了。”

    叶娇眨眨眼睛,想到了之前董氏送自己的那一篮子花瓣,叶娇道:“上次的花瓣我还没用完呢。”

    董氏则是对着她笑得眯起眼睛,凑到了叶娇身边道:“我这次不送你花瓣了,来,这个给你。”说着,她从怀里拿出了个蓝布包。

    叶娇接过来,捏了捏:“书?”

    董氏笑道:“对,书,这册子市面上可是很难见到的,我得了两本,便送一本来给你。”

    已婚的妇人之间除了送点花花草草外,相熟的互相送点增加乐趣的东西也不少见。

    而且董氏也听说过叶娇娘家的事情,只觉得那家人不是个东西,听说叶娇出嫁时是被囫囵推上轿子的,后面一抬嫁妆都没有,该给叶娇的定然没给过,那本该在陪嫁里头的避火图只怕也没给过。

    她瞧着叶娇和祁昀相处如此融洽,平时看着就蜜里调油,那自己送这个该是格外合适的。

    不过这书的名字对叶娇而言倒是新鲜,单纯的小人参不由得问道:“讲什么的?”

    董氏神秘一笑:“等会儿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