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仙侠修真 > 叩天门 > 第一一二章 能做什么
    一个激灵,叶拙清醒了几分,自己才入门几天,哪里学过什么飞遁之法,又怎么可能腾云驾雾傲游云端之上,那根本是在做梦才对。只是自己怎么会做梦呢?明明是跟着战江长老回去黑皮骷髅所在的山谷才对啊,不对,路上碰到了一个面具男子,战江长老还和他动手了,然后呢?

    一个瞬间,万般念头闪过脑海,想到自己看着战江长老与那面具男子一记轰杀之后,自己好像就失去了记忆,心中一凛,叶拙彻底恢复了神志,猛的睁开了双眼,同时间,体内真气已经鼓荡起来,随时准备轰杀。

    只是叶拙的法术没有激发便停住了,只因为看到了眼前东西,叶拙刹那间便反应过来,自己还是安分些的好。入眼处几匹似虎非虎,似豹非豹,还长着硕大羽翅的家伙,眼角余光则看到随着妖兽羽翅闪动散开的朵朵云团,以及云团下方疾驰向后的山峦河川。

    才见过没多大一会儿,叶拙怎么能认不出这些妖兽,这不就是之前拉着那辆大车的家伙吗,这可不是象龙马,而是三品之上的妖兽,个个都有可比炼气后期的实力,就算自己偷袭也没可能占到便宜,更何况,这些家伙不过是驾车的驽马,它们这会儿在云端飞驰,不用猜,叶拙都知道自己躺在什么地方了,除了那辆大车的车辕位置再没别的地方了。

    那两个被自己当做兔爷的家伙实力不知道怎么样,那两个驾车的人可都是筑基境的修士。已经见识过筑基境修士手段叶拙,半点去别的念头都没有,至少在这半空之中没有,面对两个筑基境修士,还是在云端之上的高空,不说别的,被人一脚踹下去都要被摔个半死。

    瞬息之间神思百转,思量中叶拙悄悄平复了自己鼓荡的真气,随即稍稍转头朝脑后看过去,不出意外,果然看到了两个身材魁梧的驾车人,以及他们身后那辆骚包之极的大车。

    “小子,不要乱动,掉下去摔死我们可不负责任。”

    看到叶拙的动静,其中一个驾车人忽然出声,听到这声音,叶拙当即便认了出来,这家伙就是之前拦住自己和战江长老的那个面具男子。

    听到这声话语,叶拙只有一声暗叹,之前那乌婆婆想要拐骗自己来被自己拒绝,不想对方居然动用了强盗土匪掳掠的手段将自己擒来,自己不过是池天宗小小弟子,外门的身份都有些不符,却不知道他们这样大费周折找自己来究竟想要自己做什么?自己境界修为不值一提,封宝经枣核宝贝也不应该被发现,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自己的肉身,难不成,他们几个筑基境修士也要自己这个炼气初期的修士帮忙破解什么禁制?

    思来想去,叶拙也只能想到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得通,他们掳掠自己过来,却没有禁锢自己的真气,甚至连绳索都不用一根了。当然,叶拙也明白,人家这样放心,是因为根本没有将自己当回事,实在是实力相差太大啊。

    叹了一声后,叶拙慢慢爬起身来,就在两人脚边,唯一一点空地上坐好,随即冲两人问一声:“前辈,我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小子不过一个炼气三层的小辈,还值当您这么跑一趟的?”

    “胆子倒不小,你说的没错,带你来不是冤仇,是要你做点件事情。”

    “做点事情?前辈可不要说笑,我这点微末能力,能做什么?”

    “安静待着吧,具体要做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眼见得这位不漏口风,再问也是白费口舌,叶拙很是乖巧的收声,自己是不是好汉另说,但不吃眼前亏这点道理叶拙可是比谁都清楚,万一因为几句话惹得这两位哪个心烦,收拾自己一顿那可就冤枉了。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念头,反正想逃也没地方逃,求救也没求救的办法,叶拙干脆盘坐好,伸手到怀里摸到自己的几个瓶子都在,叶拙心中定了不少,看来自己修为低对方境界高也有好处,掳来之后只是把墨伐长刀不知道放哪儿去,却根本没动自己怀里的这些东西,叶拙可不信他们发现不了,更大的可能是根本看不上。不过叶拙也猜测,估计先前带着面具带自己来那位也没有挨个检查过自己身上带的东西,否则发现其中一瓶里装的是几十滴灵钟石乳,恐怕就算是筑基境,也难免不会动心,要知道这等灵物或许对他们提升不大,但便是能让神魂识海有一丝一毫的增益,也是极其难得的事情,更何况,这些据说是来自上门大宗的人物,十有八九还能找人将灵钟石乳炼制成价值更高的丹药。

    自打炼化了几滴灵钟石乳之后,神魂识海大有提升,心神之力比之以往更经得住消耗之外,叶拙对于心法修炼也更多了体悟,真气浸润到处处精细之处,虽然论境界还没有到炼气三层后期触及到那小关壁障,但自己的实力会有进一步提升是可以肯定的。原本还想着长老让自己回去宗门正好安心修炼些日子,不想半路出了岔子,自己被人掳到这里来,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去,叶拙可不愿意将时间就这么浪费。

    反正身前几匹三品妖兽,身后两个筑基境的修士,他们要对自己有什么心思自己也躲不掉。心中暗叹一声后,叶拙干脆把这些家伙都当了护法,直接取出一枚聚气丹扔到到嘴里,随即催动起了心法。

    看着叶拙居然就那么催动起了心法,两个驾车人眼中闪过一丝异样,这哪里是胆子不小,分明就是个傻大胆。

    不知道身后两人对自己的评价,叶拙早已经将心神放在自己的经脉真气流转上。

    让叶拙意外的是,自己几个大周天流转,将一枚聚气丹通通炼化洗练了经脉,妖兽拉着的大车居然还没有停下,还在云端飞驰。刚刚醒来时候,叶拙已经有过比较,这几只古怪妖兽虽然拉着大车,但飞驰速度可不比紫青雷鹰慢,自己炼化一枚聚气丹至少也是三个时辰了,算算距离,至少飞驰出数千里地了,加上之前自己昏迷做梦过一段不知多长的时间,飞遁出万里之遥也不是没可能。

    “他们要去哪儿呢?别到时候不管小爷了,这么远的距离,小爷要靠一双腿跑回去,累都要累趴下了,看看下面那些山峦都是些荒无人烟的地方,说不定有什么厉害妖兽在里面呢。”

    便是心中再有什么怨言,也只能在心底自己嘀咕,顿了顿后,叶拙撇撇嘴不再想那些没用的事情,又扔了一枚聚气丹到嘴里催动起了心法,继续炼化洗练自己的经脉。

    一枚聚气丹炼化了大半,约莫又过去两个多时辰,前面几匹不知名拉车妖兽忽然发出几声嘶吼,随即,叶拙就感觉到身体微倾,大车朝下方降了下去。

    “到地方了?”叶拙睁眼看去,就看到几匹妖兽拉着大车正朝一座没什么高大植被,只有些散乱石堆的山峰峰顶落了下去。

    数里距离转眼即到,大车刚刚落地,不等叶拙起身,先听到身后响起几声咯咯清脆笑声,随即便是一声呼喝声传来:“哈哈,小子,到了这里,看谁还能救你。”

    “我去。”感觉耳边一阵熟悉的凌厉气息袭来,不用回头,叶拙都知道那装成男子,其实是个蛇蝎毒妇的女子又扬起了长鞭。

    之前已经吃过一次亏,如今手里连墨伐长刀都没有,叶拙唯有先闪避再说,手掌一撑,跃身下车,脚刚触地便又是一个翻滚。

    只是叶拙的动作够快,却终究没有将身法步法催动到极致,没能避开女子毫不留情甚至更甚前一次的这记鞭法,感觉眼角闪过一丝黑影,随即便是啪的一声脆响,叶拙脸上立时一股热流,以及一阵火辣辣的痛楚。

    挺身站起,叶拙阴沉着脸回身看过去,便看到手持长鞭,站在车旁正自洋洋得意的家伙。

    “还敢瞪我?找打。”娇喝一声,扮作男装的女子再次扬鞭。

    心中暗恨却也无法,这女子虽然徒有境界却没什么实战经验,但两个筑基境的家伙就站在她的身侧,便是催动些法术轰杀过去也无用,也化作唯有怒目而视盯着她的长鞭鞭梢准备闪避。

    “月儿!”忽然一声轻喝声响起,乌婆婆从车厢中踏步出来。

    “哼,这次便宜了你小子,要是你完不成任务,看我怎么收拾你。”被乌婆婆喝止,这位扮作男装的月儿收住了长鞭,只是还不忘朝叶拙冷喝一声。

    没理会她的神情,叶拙长吸了两口气,冲着看起来应该是做主之人的乌婆婆沉声问道:“乌前辈,你费尽心思把我弄到这儿来,现在该跟我说说要我做什么了吧?小子本领低微,太难的事情可是做不到。”

    “呵呵,倒是够明事。找你来自然是让你做能做到的事情。”乌婆婆干笑两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