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思过崖签到三年举世无敌 > 第四十三章夏乾的阴谋!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帐之中,潘凤悠哉游哉地坐在帅椅上喝茶。

    他的身边围绕着五六个参将,这帮参将每个人手中都抓着一个令旗。

    潘婷则控制着一面铜镜,铜镜之中正好映射出这数百头野牛冲阵的场景。

    几个将军令旗挥舞,伴随的黑云之中有一道道闪电从天而降。

    这些闪电的攻击力不算强,不过是三品巅峰或者四品的样子。

    但是架不住他们的数量多,速度快,几乎每一秒都有三道以上的闪电雷霆劈砍下来。

    被雷劈的目标是这帮发疯的野牛,他们也就是肌肉块大一点,力量强一些,本身的防御力也就是一品到二品的样子!

    这些闪电劈砍到他们身上,很快就把他们劈倒在地,他们口吐白沫,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

    “大帅,这帮野牛防御力太差了,雷点直接将他们劈焦了,这下子我们怎么吃全牛宴!”有将军抱怨道,引起众人哈哈大笑。

    “白痴啊,你们不会降低一些力量吗,闪电数量加倍,威力减半,继续轰击!”潘凤笑道。

    他心中对这北蛮族是一百个鄙视。

    若是没有军阵,这数百头发疯的野牛冲入大军之中,说不定还能造成不少的践踏伤。

    但是没有如果啊。

    军阵就是将十万大军的精气神凝聚在一起,从而可以持续高效的输出。

    自从军阵出现并发扬光大,蛮族那种依靠快刀快马的战斗方式就已经落伍了。

    他们也就是能想出这些原始的计谋了。

    漫天雷霆下,数百头野牛纷纷倒地身亡,这是预料之中的结果。

    还是那句话,军阵的强大不是单纯的莽夫可以抗衡的,如果有,那也是得六品以上。

    几个军中将领连庆祝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主要是太没有挑战性了。

    如果古蛮族只有这点水平的话,那么很快他们就能回家过年了!

    “不对劲,你们快看,那些野牛都活了……”潘婷指着面前的铜镜说道。

    她的语气透着不可思议。

    众人纷纷看向铜镜,然后看到了那不可思议的一幕,每个人的嘴巴都睁开老大。

    就看到铜镜之中,被闪电击倒的野牛一个个站起来,他们的眼睛是血红色的,身上弥漫着一层黑雾,整个散发着一股煞气。

    “这不是野牛活过来了,而是这些野牛在死亡之后依旧有活动的能力!”有人小声提醒道。

    众人就看到那铜镜之中,一头头野牛继续发起冲锋。

    这之前相比,这些野牛少了三分灵活,但是力度和速度却是丝毫不弱。

    甚至更加勇猛。

    “闪电攻击~!”潘凤下达了命令。

    又是几十道闪电劈砍下来,这些闪电蜿蜒,从不同的方位和角度劈砍到野牛身上。

    只是刚刚还杀伤力强大的闪电这一刻却有些尴尬。

    他们甚至连野牛的冲击速度都没有迟滞,只是给野牛的冲击造成了忽略不计的影响。

    “怎么会这样?”潘婷惊呼出声。

    “很正常,闪电只对活的生命体有杀伤,对这种已经死亡的尸体是没有多少破坏效果的。”潘凤凝声说道。

    “可这些已经死亡的野牛为什么会再次发起攻击啊?”潘婷百思不得其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颠覆了她十几年的认知。

    “让死亡的生物继续战斗,据我所知有两种办法,一个是死灵类的功法,他们甚至可以用死亡很久的骨头碴子拼凑出一支不弱的军队,这类功法的特点是害怕至刚至阳的功法,比如说刚刚的闪电类攻击。

    还有一种功法是天魔教的魔功,这类功法有限制。

    只有那些刚刚死亡的尸体才能改造,而且只能一次性使用。

    这套魔功依据的是生物体刚死之后的生物本能和死亡之前不甘的魔气,闪电类攻击对这类功法是无效的,要克服这类功法最好的办法是将尸体彻底损毁!”

    见多识广的潘凤将自己的判断娓娓道来,赢得了众将的一致敬佩。

    为什么人家是统帅,我们只是参将?原因就在这里。

    除了强大的实力和完美的军略之外,潘凤见多识广和处变不惊也是关键因素。

    “大帅,您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变阵来破坏这些尸体?”

    “不错,我就是这么一个想法!”

    “十面埋伏阵可以组合出十套最常见的元素攻击形式,除了刚刚的闪电系之外还有风、火、土、木、金等力量形式,您看我们要用哪一种?”

    “用土系吧,将这群蛮牛全部压到山底下!”潘凤想了想命令道。

    “是!”其中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走出来,站在大帐中央,手持令旗,开始操纵阵法。

    大阵的气势再次发生变化,乌云消散,雷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之中尘土飞扬。

    一座座小山凭空出现,每一座小山都是标准的圆锥形,地面直径超过三十米。

    数百座小山从天而降,那气势真的是令人叹为观止。

    数百头蛮牛毫无疑问地被小山砸到下面。

    十几万斤的小山,从几十米高空砸落下来,这个力量绝对是恐怖且骇人的。

    轰隆隆,轰隆隆,尘土飞扬,气势非凡。

    成了吧?很多将军通过铜镜看到了外面的场景。

    咔嚓,咔嚓!

    铜镜之中传来了一副令人惊诧的场景。

    这帮蛮牛居然撞破了头顶的山丘,一个个摇摇晃晃地继续继续冲锋。

    “怎么会这样?”潘婷大惊失色说道。

    “天魔教真的下本钱,他在这些蛮牛身上使用了真魔之血,将这帮蛮牛的体魄变成了铜筋铁骨!”潘凤凝声说道。

    众人都是身经百战,自然知道这真魔之血是怎么回事。

    传说天魔教曾经饲养有一头叫做真魔的妖兽,这头妖兽浑身是宝,哪怕是一滴真血注入到普通妖兽的体内,也可以让该妖兽变的铜筋铁骨,刀枪不入。

    当然,这也是有后遗症的,那就是普通妖兽大概率会因为承担不住真魔之血的反噬而一命呜呼。

    不过对面前这群野牛来说,不存在这个问题。

    他们已经死了,自然不存在反噬以及一命呜呼这种说法。

    天魔教的手段的确给潘凤等人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那怎么办?”有将军凝声问道。

    铜筋铁骨,刀枪不入,这战斗还怎么打?

    “很简单,那就用破坏力最大的手段击毁他们!”

    “要论破坏力,最强大的自然是金属系了!”有将军看着潘凤,“这要麻烦大帅亲自出手了,想必大帅的战斧已经饥渴难耐了!”

    十面埋伏阵最后一阵乃是金属性的巨斧开天阵。

    这一阵模仿自传说之中的盘古开天地,一斧头轮下去,管他什么牛鬼蛇神,统统形神俱灭!

    这一阵威力最大,但是施展的难度也最高,除了要求武者本身的实力足够之外,还必须在军队之中具有无上的威信。

    在这只大军之中,无疑,潘凤是最合适的人选。

    只有他可以调动整个军阵的力量,没有任何意外。

    不过任何人出手操纵阵法都是有短暂的后遗症的,这一点连潘凤也不能例外。

    十面埋伏阵之所以成为夏国阵法的集大成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他可以有十个人轮流操纵阵法,从而使攻击力延绵不绝。

    换句话说,如果潘凤出手操纵金属性的阵法灭掉这群野牛自然是毫无问题的,但是短时间之内他会有一个虚弱期。

    在面对势均力敌的敌手的时候,这就是一个明显的弱点。

    “对面这群蛮子也玩不出什么花,既然天魔教出手了,我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巅峰军阵的威力,否则还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他们?”

    众人想了想,的确,就算潘凤有短时间的虚弱期,对面这群蛮子也没法抓住机会。

    “大帅尽管出手就是,他们若是还有其他手段,我们也有八套阵法没用,完全可以陪他们好好玩玩。”有将军自信的说道。

    众人都感觉说的有道理,也没人再说什么,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廖凯的眼神之中闪过一道金芒。

    潘凤接手,军阵给人的感觉立刻就不同了。

    军阵一直很强势,但是这一刻,强势的令人心悸,一种属于开天辟地的神的锋锐直逼人心。

    一直躲在远处的夏宇猛地站起身来,眺望着军阵的方向。

    如果之前攻击自己的是现在这种架势的话,夏宇感觉如果自己不动用六品神兵将很难活命,哪怕是在十里之外。

    “就这个架势,可比之前的鸟人强势十倍!”夏宇嘀咕说道。

    夏宇就看到眼前的浓雾之中忽然出现了上百柄巨大的斧头,每一柄斧头长度都超过十米,斧刃之上闪烁着凛冽的寒光。

    仿佛听到了一声低吼,这上百名闪烁光芒的斧头从天而降,准确的命中每一头正在冲锋的野牛。

    非常完美的将这些野牛一分为二。

    斧头在劈中野牛的瞬间不断颤抖,将每一头分成两半野牛震碎。

    被天魔教秘法炮制而成的野牛是没有生死之分的,但是他总得遵循最基本的力学原理,总得讲王法!

    四条腿的野牛无论生死都是可以冲锋陷阵的,但是两条腿的野牛怎么跑?

    仅此一击,这个危机就全部化解。

    “终于结束了!”通过铜镜看到外面的场景,有将军松了一口气。

    是啊,终于结束了,潘凤也松了一口气。

    因为施展阵法的后遗症,潘凤有点体虚气喘。

    “哎,老了,这么几招都累的不行!”潘凤呼出一口气说道。

    “是啊,大帅老了,应该休息一下了!”潘凤耳边忽然想起一个感叹声。

    不好,有问题!

    一种危机感迅速笼罩到潘凤身上。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将,他第一时间明白过来这是有刁民想要害本将军。

    他运转灵力想要反抗,却是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原来有一柄剑从他背后刺入,从前胸穿透出来。

    好恨的人,好恨的剑!

    “廖凯,怎么是你?”潘凤看着面前之人,艰难地问出声音。

    “笑话,为什么不是我?”

    一击命中,廖凯退出十几米,防止潘凤临死反扑。

    众人彻底乱了,有六个将军出于本能迅速地将潘凤围在中央保护起来,潘婷更是从身上拿出所有的金疮药摸到潘凤的身上。

    还有几个将军目瞪口呆,不死所措。

    “潘婷,没有用的,一剑刺中心脏,你爹指定是活不了了。”廖凯悠悠地说道。

    潘婷都哭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

    金疮药不管用,血流量太大,只能撕下自己的衣衫堵住伤口,但也没什么明显的效果。

    “我一直倾尽全力培养你,甚至可以将女儿嫁给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潘凤似乎还是不能相信,这可是自己一直培养起来的接班人啊。

    “好让大帅知道,你能给我的,大殿下都能给我。

    你给不了我的,大殿下一样能给我!”

    廖凯悠悠地抬出了自己的后代,“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迂腐,大殿下几次以高官厚禄来待你,可惜,你不识抬举啊!”

    “狼子野心之人,给我杀了他!”潘凤狠狠地下达了命令。

    几个将军本能地想要听从命令,拔剑冲向了廖凯。

    “几位将军可要想好了,我可是大皇子的人,而大皇子未来是要当皇帝的。

    你们不想着自己,也得想着自己的妻儿老小吧?”

    廖凯的话让几位将军愣住了。

    是啊,面前这人可不是一般的敌人,杀了他,可就彻底得罪大皇子了。

    而在太子被废的大背景下,大皇子是最可能的皇位继承人。

    “诸位叔叔伯伯,你们快点出手杀了廖凯啊!”潘婷着急催促道。

    几个将军对视一眼,不动如山!

    “侄女,别怪我们,我们也有妻儿啊!”良久,有将军悠悠地说道。

    “我明白了,这个北蛮族入侵本来就是假的,目的是将我从王城之中调离出来。”潘凤扶着搀扶自己的女儿。

    “不错,谁让你掌握着顶级战阵呢。

    王城之中有一万禁卫军,皆是精锐,这一万人加上你的军阵,足以媲美一尊六品强者。

    所以,你必须死,至少不能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