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思过崖签到三年举世无敌 > 第七十章夏宇的亮剑理念!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大藩王每一家都有五品巅峰的强者,而且不止一个。

    现在灵力复苏了,晋级六品的难度大幅度降低,所以他们每一家都可能有六品。

    西门家最蠢,因为他们是第一个跳出来试探我们的。

    但是我们不能和他一样蠢!

    两败俱伤的事情我们不干,实际上就算是杀敌一千自损五百我们也不干。

    如果在杀敌一千的情况下自损一百或者二百,倒是可以拼一把。

    但那个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虽然服用了丹药,弥补了一部分道伤,但是我之前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

    夏泰山给夏宇解释,“不要瞧不上你爹,他虽然不是什么雄才伟略的君王,但是也不傻。

    他当然知道西门家一再挑衅是在试探我们。

    可是你让他怎么办?不惜一切代价干掉西门垂?

    呵呵,六品武者是有腿的,就算布下军阵围杀,他们也可以提前逃走。

    你爹选择了一条最稳妥的路。

    我们夏国皇室掌握的人口多,控制的疆域大,所以诞生六品的概率应该也高。

    目前这个阶段比较艰难是因为前期的内耗让我们损失了太多的六品种子!

    只要熬过这个阶段,我们依然是最强大的势力!”

    “老祖宗,您说的这些我听明白了。

    不过,在我看来这是行不通的。

    你越是退让,别人越是能发现你的虚弱,越是会一拥而上将你撕碎。

    等待我们的人诞生六品?

    呵呵,其他几个藩王只要不傻就不会给我们留出时间。

    我这些天一直用天机镜观察西门垂,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吗?

    他也在找六品种子。

    找到之后他必然会将六品种子扼杀在晋级之前。

    所以,等待是不会有机会的。

    我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进攻。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先弄死一个六品再说。

    告诉那些不怀好意之人,六品在我们眼中就是一盘大头菜,先震慑一番,让他们做事之前多想想后果。

    这叫亮剑!

    用手中剑将他们震慑!

    只要他们能老老实实的蹲上半年,我们就有机会了。”

    夏宇和别人的理念不同。

    这个时候与其将自己的身子缩小,变的无害,不如将自己的身体胀大,摆出一副谁也不鸟的气势。

    “你的说法也不无道理,不过你爹没有你的底气,这种人死鸟朝上的豪赌他不敢。

    实际上就算我也不敢!

    因为我们弄死一个六品之后有两种情况。

    一个是对方怂了,给我们足够的成长时间,打出一段时间的和平。

    另外一种可能是发现我们的虚弱,然后一拥而上,将我们彻底干掉。

    谁能保证不是后一种结果?”

    夏泰山给自己最看重的后辈解释道。

    夏宇笑了笑,没说话——意思是我认为我是对的,不过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力!

    天机镜之中,西门垂还是决定‘稳健’一点。

    他认识白眉道人,甚至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将此人当成自己的偶像。

    实际上在那个灵力匮乏的时代,每个能扛过雷劫晋级六品的武者都是全天下武者的偶像。

    西门垂通过西门家的消息网络大体能知道白眉道人投身了天魔教。

    他还知道前段时间西门垂曾经孤身到夏国王城,意图不详,但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因为这天魔教就是依靠造反起家的。

    对天魔教高层来说,他们不是在造反,就是在造反的路上。

    后来,白眉道人在王城之中曾经出手,然后不知所踪!

    西门垂能猜到白眉道人在王城之中没有占到便宜,因为这夏国有军阵,有大量的五品高手,还有隐藏的六品。

    但是,西门垂绝对想象不到白眉道人已经陨落了,而且脑袋都被很悲催的制成了皮球!

    一想到这种可悲的后果,西门垂那颗万丈雄心就从心口凉到了屁眼。

    他也是六品,他还不想死。

    晋级之后的花花世界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呢。

    而夏国能杀死白眉道人,理论上也能杀死他。

    所以,他得怂一点。

    不对,是稳健一点!

    看了看皇宫的方向,西门垂转身就走,手里还拎着油条和豆腐脑。

    浑然不顾皇宫之中还有西门鹰和西门金宝两个家族后辈呢。

    就像是西门鹰不顾西门金宝的死活一样,西门家族的人,在冷血这方面惊人的一致。

    与此同时,王城一处秀丽的小院子里面,姜玉露和一个中年美妇正在探讨时局。

    “青姨,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几个月的时间,夏国的朝堂变化居然如此之大!”

    姜玉露朱唇轻启,语气之中透着难以置信。

    “是啊,我们本以为皇长子夏乾将是我们齐国最大的敌手,谁知道他已经凉凉了。

    反倒是所有人都不在意的夏宇展现出了如此匪夷所思的能力!

    他是一直在藏拙,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吗?”

    匪夷所思!

    这是中年美妇在了解到事情之后给夏宇的评价。

    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荒诞了。

    不遵守武者进阶的基本规律,没有王法,没有道理。

    比如说,他夏宇是如何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从三品晋级到五品的?

    比如说,就算他夏宇用非常手段晋级到五品,可是他的肉壳为什么堪比六品呢?

    再比如说,就算他肉壳堪比六品,又是如何击杀白眉老道的?

    要知道白眉道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六品!

    是的,姜玉露等人经过分析之后一致认为杀死白眉道人的正是夏宇。

    “我现在对他越来越有兴趣了,说不定他会给我带来惊喜!”

    姜玉露笑了笑,笑容甜美精纯!

    “这不太可能,这个夏宇再天才,了不起不过是五品巅峰的战斗力而已。

    他能杀死白眉,必定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缘故,而且杀死的必定是已经受伤的六品。

    他本身的实力是不够的,不然也不会容忍西门家族如此蹦跶了。

    小姐不同,别说五品巅峰了,就算是六品,小姐也是挥剑斩人头啊!”

    中年美妇用仰慕的眼神看着姜玉露。

    这位大小姐才是真正的深藏不漏。

    除了前段时间遭遇天劫之后身受重伤被人暗算了一道,别的都是那么完美。

    说起前段时间的遭遇,青姨有一个疑问装在心里好久了——传说在小姐和夏乾的新婚前夜,身为太子的夏宇看到了小姐,惊为天人,然后上演了一处私奔门。

    甚至有人说,夏宇和小姐滚过床单了,真的假的啊!~

    她也不知道,她也不敢问!

    ……

    朝堂之上。

    于禁足足打了西门鹰八十大板!

    朝堂之上的群臣一片数数一边喊号子。

    居然还有几个人喊加油的。

    不知道是给于禁喊加油还是给西门鹰喊加油,估计给于禁加油的可能性更大。

    更可气的是,西门鹰居然听到了西门金宝在小声数数,听那声音居然还有窃喜的情绪。

    总之,今天的朝堂非常混乱,热闹,嗨皮!

    西门鹰感觉自己的一腔热血还是错付了,因为整个过程之中,西门垂都没有出现。

    三叔呢?六品高手呢?人呢?

    他不知道,那六品的三叔已经因为一只蹴鞠吓破了胆子。

    他不知道,在他三叔手中,油条豆腐脑的诱惑更大。

    八十大板之后,皇帝叫停了于禁的行刑。

    夏泰山说的是对的,他根本没有勇气和庆王这一脉彻底撕破脸。

    打上八十大板,杀杀他们的锐气也就是了。

    至于说打到死?

    呵呵,不过是说说而已,不用当真,谁当真谁就输了。

    而且,单靠打屁股打死一个五品巅峰高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现在的状态最好,杀害性不大,但是侮辱性极强!

    “西门鹰,你可知罪?”

    夏瑞龙端坐皇帝宝座之上,声音远远地飘过来,透着一股轻松惬意。

    “我……知罪!”

    西门鹰本来想嘴硬的,可是一想到西门垂一直没出现,大概率是被拦住了,顿时就怂了。

    夏国皇室果然有可以抵御六品的力量。

    好汉不吃眼前亏,该认怂的时候就认怂!

    “认怂就好,咳咳,知罪就好,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吧,再有下次,那就真的庭仗打到死了!”夏瑞龙心情极好。

    ……

    一辆驴车从皇宫之中驶出来,这是皇帝的特别关怀。

    西门金宝已经成了木乃伊,自然是只能做驴车。

    西门鹰虽然被打了八十大板,但是他是五品巅峰强者,身体硬朗的很,按理说是不用做驴车的。

    可是,身体条件允许并不代表别的。

    皇帝打了你的板子,结果你屁事没有的走出来,这是嫌皇帝的板子打的不够重吗?

    这是身体问题吗?这是政治智商问题!

    驴车之中有两个人。

    一个依靠在驴车的内壁上,真是西门鹰。

    还有一个躺着,正是身上十八处骨折,正在扮木乃伊的西门金宝。

    “啪!”西门鹰直接一巴掌抽在了西门金宝的脑袋上。

    “知道错哪里了吗?”西门鹰几乎是吼出来的。

    “知道……我太笨了,我应该欺男霸女的,居然只盯着几只瓜不放,丢了我们西门家的脸面。”

    西门金宝嘴巴一张一合的,费力的开口说话,“下一次,我下一次一定抢别人家媳妇!”

    “我是怪你早朝堂之上乱说话,显摆你智商高是不是?”西门鹰低吼道,“你他妈的居然还小声数数,以为我没听到是不是?”

    “啪啪啪!”

    西门鹰一连几巴掌抽在西门金宝脑袋上,抽的他直哼哼。

    行进之中的驴车停住了,西门鹰的耳边传来了随从吃痛大呼的声音。

    西门鹰气的不行,居然有人敢找茬,真的以为庆王府现在是破鼓万人捶吗?

    真的以为自己这个五品巅峰是花钱买的吗?

    西门鹰愤怒地掀开驴车的帷幕,映入眼帘的是两个人。

    一女一男!

    女的身材高挑,有料,穿一身皮甲,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

    她有一双大长腿,她有一头波浪秀发。

    她手持一杆长枪,整个散发着勃勃的英气!

    尤其是,此人有一头飘逸的秀发。

    潘婷,夏国兵部尚书潘凤的独生爱女!

    潘婷身边则是一身青衣的夏宇。

    夏宇没拿刀,脸上的书卷气多过杀气。

    需要说明的是,两个人是不期而遇的。

    潘婷在王城之中素有侠女之称,自从回归王城之后听说了西门金宝的所做作为,潘婷就打算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欺男霸女?哼哼,真当我夏国王城无女侠吗?

    当然,潘婷有一颗女侠之心,但是并不代表她傻,她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一个是因为西门金宝身份特殊,若是无缘无故的将其暴打一顿,恐怕会引起庆王府的反弹。

    第二个则是因为西门金宝身边必然有实力强大的护卫,而潘婷在离开军阵之后,个人实力远远算不上强大。

    今天,听说了皇帝陛下当庭打了西门鹰的庭仗之后,潘婷认为机会终于来了。

    为了应对西门鹰这个五品巅峰,她还找到了于禁叔叔,想让于禁给她掠阵。

    只是于禁还没找到,就偶遇了太子夏宇。

    简单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夏宇笑呵呵地表示愿意效劳。

    潘婷一听,顿时放心下来。

    有太子殿下这棵大树,找什么于禁啊。

    太子殿下可是曾经以个人之力扛过军阵雷劈的猛男。

    “你们想要干什么?”西门鹰皱了皱眉头。

    他认出了两个人,知道两人分别代表了王城之中两股大势力。

    “西门金宝呢?给我出来!”

    潘婷手持长枪一声娇喝。

    长枪之上灵力吞吐,直接在地面轰出一条鸿沟。

    这是表明态度!

    “咦,美女?你找我吗,可是愿意和本世子钻小树林啊!”

    裹成木乃伊的西门金宝一听美女的声音顿时来了精神。

    “二大爷,扶我起来,我还能行!”西门金宝挣扎地说道。

    西门鹰脸色铁青,他就没见过这么没眼力劲的人。

    对方明显是来找茬的,这货居然还想欺男霸女。

    “呵呵,果然和传闻之中一样,下来受死吧。”潘婷脸色铁青地娇喝道。

    “两位出现在这里,是潘尚书的意思,还是陛下的意思?”西门鹰拉开帷幕走出了驴车。

    那头黑驴因为受不了高等级武者的威压,已经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了。

    “是我个人的意思!”潘婷冷笑一声,“姑奶奶就是看你们不顺眼,想要替天行道!”

    “殿下呢?”西门鹰看着夏宇。

    “你猜!”夏宇笑呵呵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