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功德成圣从杀生开始 > 第一章 诡异的第五人

第一章 诡异的第五人

作者:宇智菠萝包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色的身影举起了手中的柴刀,宛如一个即将行刑的刽子手。

    ??“别……别急着动手,这位少侠,你...你可否报上大名,有什么仇怨,咱们大可以坐下来好好谈,没必要一见面就大开杀戒吧?”

    ??猛虎帮帮主,绰号“下山虎”的周民捂着胸口上的狰狞伤口躺倒在地,一脸惊怒的望着不远处的黑衣人。

    ??一刻钟前,周民跟三个兄弟还在屋子里猜拳喝酒,好不快活。突然,一个黑衣蒙面人猛的踹门而入,一言不发就挥刀向众人砍去。

    刀法虽然杂乱无章,但却凌厉狠辣,刀刀不离颈部要害,喝得五迷三道的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刀封喉。

    ??唯独周民因为练过几天拳脚功夫,在千钧一发之际,硬生生往后退了一步。可是毕竟他也喝了不少酒,虽然已经竭力躲避,但胸口还是不可避免挨了一刀。

    ??“你到底是谁,你我到底有何仇怨?”

    ??望着依旧一言不发的黑衣人,周民自知难逃一死,却又不甘死得不明不白。

    ??“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罢了。”

    ??黑衣人只露出一双毫无波澜的眼睛,语气平淡,好像刚刚杀了几个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为民除害?你他娘的算老几,动辄杀人的刽子手也配说为民除害?”周民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黑衣人破口大骂。

    ??“猛虎帮曾因放高利贷,把城西卖鱼的冯麻子活活逼死,在他死后,还把他的妻子女儿卖到了青楼为妓,可有此事?”黑衣人没有理会周民的辱骂,自顾自地问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老子做得有什么错?你要是不服,大可以报官府请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像你这般入室杀人,你眼中可还有大唐律例?”周民大吼,眼里透着深深的绝望,他瞪着一步步靠近的黑衣人,牙床咬出了血。

    ??“律例?你也配跟我提律例?平日里猛虎帮欺压百姓,鱼肉乡亲之时可曾想过什么律例?像你们这种作恶多端的畜生,死不足惜!”

    ??“你就是个疯子,不……你不是人,你就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鬼!对对对,你就是个恶鬼!”

    ??表情逐渐狰狞的周民,脸颊不受控制地抽搐了起来,像是在害怕,但仇恨压过了恐惧:“哈哈哈,我不得好死,你也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敢不敢摘下你的面罩,让我死后来寻你?”

    ??黑衣人握着刀尖还在往下滴血的柴刀,向周民缓缓走去,身后是一具具血流满地,脸露错愕的尸体,让他看起来确实像是从阴间走出来的嗜杀恶鬼。

    ??“如你所愿。”黑衣人扯下了蒙面的黑布。

    ??“怎么可能是你?!”话音刚落,周民的头颅冲天而起,带起一片血光弥漫。飞起的头颅写满了惊讶与怨毒,眼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向地面落去,无头的尸体重重砸在地上。

    ??“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是正义,见了阎王爷记得报我的名字,我问心无愧。”说着黑衣人掩上了面罩。

    ??“下三滥的东西,如果你这种畜生还有机会轮回,下辈子注意点吧。”不屑地撇了一眼周民手里掉出来的一小包石灰粉,黑衣人转身朝屋外走去,身影逐渐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中。

    ??

    月上中天,三更时分,被夜色笼罩的洛阳城显得格外冷清,大街上空无一人,偶尔会有打更人的铜锣声从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

    ??打更人老许左手提着铜锣,右手提着灯笼,百无聊赖地走在大街上,转过街角,便是一条有点残破的小巷子。

    ??一座青砖瓦房坐落在巷子深处,房子里灯火通明,照得门前的小巷一片亮堂。

    ??寻常人家在这个时辰一般都已经熄灯睡下了,毕竟在这个世道,蜡烛油灯整夜烧着也着实不便宜。

    ??有些好奇的老许提着灯笼,拐进了巷子,朝那栋灯火通明的房子走了过去。

    ??离着约莫还有十来米,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进了老许的鼻子,心感不妙的他快步往前走了几步,探头往房子里一望。

    ??只见大门洞开,大厅里一片狼藉,横七竖八躺着几具尸体!

    ??“啊!”老许的惨叫声在小巷深处响起。

    ??被吓得瘫倒在地的老许挣扎爬了起来,转身踉跄着往衙门跑去……

    ??

    天蒙蒙亮,街上的小茶馆已经早早地打开了门,一个青年正拿着抹布仔细擦拭着大厅的几张桌子,一股股白色的水蒸气从后厨飘到大街上,伴随着浓郁的食物香气。

    ??小茶馆是一座二层的木质小楼,看上去有点残旧,应该是经营了有些年头,也确实如此,老叶一家祖孙三代都是靠着这座小茶馆养活的。

    ??等天色再亮一些,三三两两的人开始走进茶馆,打算吃一口热乎的早饭。

    “叶小哥,给我来两碗面条,面条要劲道一点的。”

    ??“叶小哥,我这里也要一碗馄饨。”

    ??“好嘞,马上来!”青年笑着小跑进后厨,端出一碗碗热气腾腾的早点,忙前忙后地招呼着顾客。

    ??青年名叫叶鸣,十七八岁的年纪,身高约八尺,五官端正,看着也算一表人才。

    ??自从他爹上个月不幸病逝之后,茶馆里的掌柜跟小二都是他一个人担任,难免有点手忙脚乱,幸好这里的主顾都是附近的老街坊,都知道他家的情况,倒也没有催促。

    ??这时,两名衙役从门口走了进来,在大厅寻了张空着的桌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为首的那名较为年长的衙役把佩刀砰的一声用力放在桌子上,扯开嗓门就喊道:“叶小哥,赶紧上一壶茶来,老子嗓门都渴得冒烟了!”

    ??“张捕头莫急,茶来了。”叶鸣急急忙忙拿着一壶茶和几个大瓷碗跑了过来。

    张捕头接过茶壶,往大瓷碗里倒了满满一碗茶水,也不嫌烫,张开大嘴就往里灌,直到把一整碗茶水都灌进了肚子里,才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一旁那桌客人显然跟张捕头关系不错,笑着问道:“大清早的就跑得满头大汗的,怕不是又出了什么大案子?”

    ??“唉,别提了,昨晚打更的老许半夜跑过来衙门报案,说是猛虎帮那群地痞流氓在家里被人全杀了,这不,我从半夜忙到现在才有空来喘口气。”张捕头一脸的郁闷。

    ??旁边那个捕快也补充道:“对啊对啊,猛虎帮五个人,包括老大下山虎在内全都死了,全都是被人一刀封喉,那一屋子的尸体,你看了得三四天吃不下饭。”

    ??“猛虎帮那群流氓全被杀了?这是老天爷开眼啊哈哈哈。”

    ??“就是,估计是踢到铁板了,被路过的江湖侠客给行侠仗义了吧。”

    ??周围的客人听到这个消息纷纷弹冠相庆,虽说人死为大,但也可见这个猛虎帮有多令人厌恶。

    ??“这猛虎帮确实不是东西,老叶走了之后,他们看叶小哥孤家寡人的好欺负,前几天还把叶小哥给打昏了过去,我看阿这就是报应!”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一脸的愤愤不平,说着还看向一旁忙碌着的叶鸣。

    ??叶鸣闻言,脸上适时露出一丝痛快,也没搭话,继续低下头忙活去了。

    ??实际上,叶鸣来了这个世界也不过几天,上辈子他是闻名地下世界的顶级杀手,可惜在一次任务之后被组织背叛,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后脑勺,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成了这个小茶馆的唯一继承人。

    ??当时前身的父亲刚刚病逝,本就伤心欲绝的他又不幸遇到前来敲诈勒索的地痞流氓,被殴打了一顿,悲愤交加的前身一口气憋在胸口,就这么气绝身亡,这才给了叶鸣穿越过来的机会。

    ??这一忙活一个上午就过去了,大厅的客人都走得七七八八,在附近居住的都是讨生活的苦哈哈,自然没那个闲工夫待在茶馆里慢慢品茶。

    ??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好不容易闲下来的叶鸣关上了小茶馆的门,从后厨端出一碗早上卖剩下的馄饨,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早些时候那年轻捕快说过,猛虎帮五人全部身亡,可是他清楚记得,自己昨晚杀的明明只有四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