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功德成圣从杀生开始 > 第四章 采生折割术

第四章 采生折割术

作者:宇智菠萝包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珍兽百戏团里面果然有问题!”

    猕猴讨赏之后还有其他的马戏表演,但有所发现的叶鸣已经没有心思继续观看下去了,他站起身来,往院门方向走去。

    低着头满怀心事的叶鸣根本没留意到前方正巧有人走了过来,经过院门的时候不小心跟来人撞了个正着。

    意识到自己撞到人的叶鸣连忙抬起头,只见来人是一个身穿僧衣的年轻和尚。

    “真是抱歉,我太冒失了。”叶鸣拱手表示歉意。

    “阿弥陀佛,贫僧无妨,施主请便。”年轻和尚也不计较,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

    叶鸣也不矫情,冲和尚点了点头,两人就此别过。

    “现在连和尚都对马戏感兴趣了?”

    摇了摇头没有多想,他继续不紧不慢地向小茶馆走去。

    前世多年的杀手经验告诉叶鸣,大隐隐于市,而身家清白,经营着一家祖传茶馆的掌柜身份无疑就是最好的掩饰。

    每天都有天南地北的客人来茶馆歇脚,各种江湖传闻叶鸣也没少听,不仅是江湖侠客,就连御剑乘风去的仙人也时有出现。

    他目前虽说有着一牛之力,但在江湖上估计连三流好手都排不上,所以在实力不足的时候,最好还是苟着,茶馆老板的身份不能丢。

    加上他前两天才灭了猛虎帮满门,动辄关店的反常行为很容易被有心人留意到,所以没有特殊情况,他还是需要尽量避免关门停业。

    回到茶馆的叶鸣到后厨匆匆准备了一些吃食,然后在晚市到来之前又恢复了营业。

    这个时代的人讲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了傍晚的时候,周边结束了一天劳作的老街坊都愿意来小茶馆这里歇息一下,喝杯茶顺便把自己的晚饭也解决了,反正小茶馆这里的价格也一直很亲民。

    “叶小哥,昨日怎得这么早就关门,害我都白跑一趟。”

    “实在是抱歉,昨日午后身体偶感不适,所以就早些关了门。”

    “唉,那叶小哥可得顾着点身体,这茶馆也就靠你一个人撑着了。”

    在叶鸣跟大厅的老主顾闲聊的时候,一个僧人从茶馆门口走了进来。

    正是叶鸣早些时候在珍兽百戏团遇到的那个年轻和尚。

    之前两人匆匆擦肩而过,叶鸣现在才有机会仔细打量。

    只见这和尚身高八尺,长得眉清目秀,身穿一身灰色朴素僧衣,双手盘着一串表面光亮润泽的檀木念珠。

    端的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可惜,有些人生来就注定要一鸣惊人。

    那年轻僧人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张嘴就喊:“掌柜的,给我上两斤猪头肉,再来十个馒头。”

    满大厅的客人齐齐转过头,目露震惊地看着这年轻和尚。

    这和尚居然吃荤!

    叶鸣硬着头皮,顶着众人的目光把猪头肉和馒头端到和尚面前的桌子上。

    他打开门做生意,佛门的清规戒律自然也轮不到他去管。

    和尚似乎饿坏了,也不在意周围客人的异样目光,左手一筷子猪头肉,右手一个大馒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三两下功夫,两斤猪头肉和十个馒头就都进了和尚的肚子里。

    “味道不错,可惜就是差了一壶美酒。”和尚拍了拍涨起来的肚皮,一脸的遗憾。

    “你还要喝什么酒?”叶鸣感觉三观又一次被刷新。

    “你这里还卖酒?”和尚闻言眼前一亮,快步走到柜台前拉着叶鸣的衣袖。

    “不好意思,客官,我这里是茶馆,没有酒。”叶鸣讪笑道。

    “没有酒你跟我扯什么犊子呢?”和尚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呵欠向叶鸣说道:“累了,困了,你给我安排个房间睡觉吧。”

    “这位客官,本店不提供住宿,你若想留宿的话,出门沿着大街往南走半里路就有客栈”

    “这里就是我家,我去住什么客栈?”和尚一脸惊奇地望着叶鸣。

    “你说啥?这是你家?你酒都没喝你就醉了?”叶鸣都被气笑了。

    “你是不是叫叶鸣,年纪轻轻地脑袋瓜子就这么不好使了,真是可怜,我是你哥唐森啊,小时候你还在我头上撒过尿呢。”自称唐森的年轻和尚说着就自顾自的往楼上走去。

    叶鸣见状连忙扯住唐森的衣服:“你姓唐,我姓叶,咱们连姓氏都不一样,我爹就我一个儿子,这里是你哪门子的家。”

    这时在大厅看热闹的街坊们倒是回过神来了,隔壁裁缝铺的老板站了起来:“你说唐森这名字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年老叶确实收养过一个义子,就是叫唐森,不过十几年前一个云游至此的老僧说他有慧根,要收他做弟子,就把他带走了。”

    “对对对,就是叫唐森,叶小哥,按道理你确实得喊他一声哥呢。”围观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附和。

    “听到没听到没,我就说这是我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唐森双手叉腰,一脸的得意。

    “这真是我哥?”叶鸣望着眼前这个小人得志的和尚,脑子跟灌了浆糊一样,整个人都有点懵。

    可是身边几十年的老街坊都说确有其事,甚至有些街坊连森儿都叫上了,话里话外就表达一个意思——这确实是你哥。

    没办法,叶鸣只得把唐森带到二楼,给他安排了个房间,这里之前是他爹住的,倒也不用过多收拾。

    “好了小叶子,不用跟为兄客气,你先去忙吧。”

    唐森一脸自来熟地挥了挥手,没等叶鸣回应就关上了房门。

    “不要叫我小叶子!”叶鸣在门外很是抓狂。

    一脸郁闷的叶鸣好不容易熬到二更天,客厅闲聊的客人总算回家睡觉了,他连忙关上茶馆的门,草草地把大厅收拾了一下,轻手轻脚地上了楼梯。

    路过唐森的房间,叶鸣侧耳在房门口站了一会,听到里面传来打雷般的鼾声,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三更时分,换好一身黑衣的叶鸣打开自己房间的窗户跳了出去,他要去珍兽百戏团看看,如果猜想正确的话,他的功德点就有着落了。

    全力奔跑了一炷香时间,叶鸣就来到了珍兽百戏团的大院前。

    大院两侧各有一栋三层高的木楼,叶鸣白天的时候已经视察过了,百戏团的人都住在这两栋楼里。

    修炼成一牛之力的叶鸣已经不再是那个孱弱无力的茶馆掌柜,身体素质的暴涨让前世的很多技巧都能派上用场。

    只见叶鸣手脚并用,没费多大功夫就爬上了木楼的屋顶。

    今夜的月色很好,站在高处的叶鸣可以借着月光将两栋木楼的情况一览无遗。

    突然,他看到对面屋顶闪过一丝微光,定睛一看,一颗光溜溜的大脑袋,不是唐森还会有谁。

    对面的唐森也察觉到了叶鸣的存在,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整个人就像一只大鸟一样朝叶鸣飞了过来。

    “小叶子你怎么也过来了?”落地的唐森一脸的兴奋。

    “你能来我不能来?这里是你开的?”叶鸣翻了个白眼。

    “嘿嘿,不愧是我弟弟,我就知道这区区采生折割之术瞒不过你的眼睛。”

    “采生折割之术?那是什么?”叶鸣疑惑地问道。

    “不是吧不是吧,不会有人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唐森夸张地怪叫了起来。

    看着叶鸣捏得“咯咯”响的拳头,唐森笑了笑,解释道:“采生折割之术,顾名思义就是折割生人肢体,采其耳目脏腑,是巫蛊之术的一个分支,在民间流传甚广,粗通之人一般会把拐来的孩子弄瞎毒哑,或者割去手脚,再用法术治愈伤处,让他们去街上行乞,博取途人的善心,以此来敛财。”

    唐森顿了顿,继续说道:“而这珍兽百戏团的人道行可就高得多了,虽然你修为低微,看不出采生折割之术,可是你一定发现了他们表演的动物很不对劲,要不然你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你没有猜错,这些根本不是什么动物,他们都是人,都是活生生的人。百戏团的人把被拐来的孩子活活剥皮,然后赶紧披上刚剥下来,还温热的兽皮,接着施术治愈伤者,等人的伤口长好了,兽皮也就自然而然长在了人的身上,这些人,就变成了百戏团所谓的珍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