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功德成圣从杀生开始 > 第五章 红衣怨煞

第五章 红衣怨煞

作者:宇智菠萝包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了敛财,竟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他们怎敢如此!”叶鸣紧咬牙床,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杀意。

    他不是没经历过阴暗面的纯真少年,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配得上杀人如麻这四个字。

    可是在他看来,杀人不过头点地,无论对方如何作恶多端,他都是一刀斩杀,绝不拖泥带水。

    至于折磨这种事还是留给十八层地狱吧,那里归阎王管,他负责的只是把人送去见阎王。

    可是这珍兽百戏团竟然把活生生的人困在一张张的兽皮里日夜折磨,这种狠毒的手段让叶鸣浑身杀气沸腾。

    “就怕他们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敛财啊。”一旁的唐森看了一眼暴怒的叶鸣,轻声叹道。

    “不是为了敛财,那还能为了什么?”叶鸣疑惑地问道。

    “与其在这里瞎猜,倒不如直接去看看。”唐森拉起叶鸣往屋顶下一跳,身旁一阵清风环绕,带着两人稳稳当当地落在木楼的走廊上。

    走廊上的灯笼没有点亮,整栋木楼黑灯瞎火的,看起来珍兽百戏团的人都已经睡下了。

    幸好今夜月色明亮,他们也不至于要摸黑探索。

    轻轻地打开了走廊上的一道房门,里面显然是一间睡房,可是床上却空无一人。

    他们沿着走廊又查看了几个房间,情况也大抵如此。

    “这里的情况有点诡异啊,太安静了,珍兽百戏团这么多号人,睡觉就没一个打呼的?”叶鸣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

    两人分头行事,迅速把两栋木楼搜查了一遍,发现别说是珍兽百戏团的成员,就连那些人变成的珍兽都消失不见了。

    两栋木楼空荡荡的,在夜色中显得有些阴森,看着就像是两栋鬼楼。

    “阿弥陀佛,看来这里面另有玄机。”

    唐森低声宣了一声佛号,闭眼站在了原地。

    “跟我来。”

    片刻之后,唐森睁开双眼,带着叶鸣往大院中央的戏台走去。

    走到戏台前,唐森轻轻一跃,跳上了戏台,然后在戏台中间找了一个位置,把台上的木板一掌拍碎。

    戏台上顿时出现了一道缺口,缺口下的地面有一个直径约两米的地洞,洞口往下还搭着一条绳梯。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一个地洞?”叶鸣往后退了几步,从腰后抽出那把柴刀握在手中,刀尖指着前方的唐森。

    这唐森出现得也太巧合了,自己白天来珍兽百戏团打探情况的时候就遇见过他,现在又这么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地洞,这让叶鸣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跟珍兽百戏团是一伙的。

    虽然茶馆的老街坊都说唐森确实是自己的爹收养的义子,可是毕竟已经十几年没见过唐森了,他们压根不知道唐森长大后的模样,眼前这个唐森是不是真的也很难说。

    看着叶鸣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唐森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双手一摊,一脸的惆怅。

    “所以我说你是个土包子你还真别不服,神念外放请你了解一下。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修行到三品境界的修士就有神念了,我刚刚就是靠神念外放才发现这地洞的啊。”

    看着唐森的样子不似作假,加上自己也确实对修行之事一无所知,叶鸣稍作犹豫,把刀缓缓放下。

    眼看暂时化解了与叶鸣之间的信任危机,唐森也不磨叽,一把跳下了戏台,抓着绳梯顺着洞口就往下爬。

    过了半响,就听见唐森的声音从洞里传来。

    “下面没危险,小叶子你可以下来了。”

    叶鸣见唐森主动打头阵,心里的怀疑又打消了几分,也动身顺着绳梯爬下了地洞。

    这个洞打得并不算深,叶鸣爬下来的时候粗略测量过,离地面只有大概十米高。

    到底地洞底部之后,前面是一条宽度可容两人并肩通过的地道,地道两侧砌上了青砖作墙,每隔十米左右墙上就有一个点着蜡烛的烛台,微弱的烛光让地道看上去并不显得昏暗。

    依旧还是唐森走在前面,叶鸣跟在后面,走了约有两百米,前方地道尽头隐隐约约有人声传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贴着地道两侧的墙壁,探头往地道尽头的出口望去。

    只见地道直通向一个青石铺建的大厅,大厅中央是一个血迹斑斑的血池,血池后搭建了一个高约五米的石质祭坛。

    早上那个主持马戏表演的高瘦男人站在祭坛上,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血池两边排成两列站着十几个珍兽百戏团的手下,那些由人变成的珍兽则被关在大厅一侧的铁笼子里。

    不时会有两个人从队列中走出,从铁笼子里抓出两只珍兽拉到血池边上,抽刀把头颅砍掉,然后把尸体扔进血池里。

    整个场面说不出的血腥和诡异。

    随着珍兽一个个被杀掉,丝丝黑气从血池中溢出,飞到祭坛上的半空中组成了一道鬼影。

    鬼影身披大红色的嫁衣,头上盖着红盖头,脚上穿着绣花鞋,一副妥妥的新娘子打扮,全身上下唯一裸露在外的就是一双长着尖利指甲的手,在嫁衣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苍白。

    随着鬼影的出现,下方血池里的尸体散发出一道道黑红色的烟柱,争先恐后地钻进那半空中的鬼影里。

    “以人饲鬼,怨气养煞。”躲在洞口偷看的唐森一脸凝重。

    “这是怎么回事?”身旁的叶鸣急切地问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只是单纯为了敛财,珍兽百戏团应该云游九州,四处演出,绝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这样才会减少被发现的几率。可是他们每年都会回来洛阳府待一个月,这是为什么?”

    “答案就在眼前,他们每年都要回来的原因,就是饲养这个女鬼。”

    唐森向叶鸣这个土包子展示他修行十几年的丰富知识储备。

    “那道红色身影叫红衣怨,由在大喜之日横死的新娘化成,鬼魂虽然怨气十足,可也仅仅是普通的厉鬼。”

    “但如果有人用怨气喂养它的话,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厉鬼吸收到足够的怨气之后,就会化为煞,每一只煞都有能力在一夜之间屠掉一整个村庄,端的是厉害无比。”

    “珍兽百戏团的人用采生折割之术把人变成野兽,日夜折磨,敛财倒是其次的,主要目的是培养这些人的怨气,然后带到这女鬼面前杀掉,让他们死前的怨气成为女鬼的资粮,从而进化为煞。”

    “红衣怨并没有神智,会杀掉一切出现在她面前的活物。想要操控她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新婚之夜由她的新郎把她亲手杀死,奶奶个腿,台上那个鳖孙绝对是个疯子,还玩杀妻证道那一套!”说着唐森还倒吸了一口凉气。

    正在吸收怨气的红衣怨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转身望向洞口的位置,大厅的温度也骤然降了几分。

    “是谁在那里?”祭坛上的高瘦男子厉喝了一声。

    大厅里的百戏团手下也反应过来,连忙拿起武器,向洞口跑来。

    “我们被发现了!”叶鸣抽出了柴刀,死死盯着跑过来的众人。

    唐森拦住了正欲往前决一死战的叶鸣,一脸自信地说道:“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小叶子,你对付底下那些杂鱼,那个红衣怨就交给我吧。”

    话音刚落,一道金光从他丹田处激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根金光灿灿,长约一丈的盘龙长棍。

    唐森伸手接过盘龙长棍,横刀立马站在洞口前,指着半空中的红衣怨,大吼了一声:

    “可敢与我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