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功德成圣从杀生开始 > 第九章 死了都要杀猪

第九章 死了都要杀猪

作者:宇智菠萝包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天清晨,小茶馆刚刚打开门做生意,准备迎来忙碌又充实的一天。

    叶鸣坐在柜台后,正儿八经地当起了掌柜,而唐森已经完美融入了自己店小二的身份,正拿着一块抹布认真地擦着桌子。

    此时,一个年轻女子急冲冲地走进茶馆,叶鸣连忙起身招呼道:“这位客官,你要点什么?”

    女子长得二十来岁,容貌清丽,上身穿一件窄袖短衫,下半身穿着一条红色的唐裙,看衣着家境应该还算富裕。

    那女子见着叶鸣,急忙开口问道:“掌柜的,降龙寺的高僧可在这里?”

    叶鸣听得一头雾水,心想:“鬼知道谁是降龙寺的高僧,你要找和尚到庙里找去,来我这小茶馆干嘛?”

    见叶鸣没有回应,年轻女子面带焦急地朝大厅四处张望。

    小茶馆的大厅本来就不大,女子没费多大功夫就在大厅的一侧发现了一个光秃秃的大脑袋。

    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一般,女子双手提着裙子就朝唐森跑了过去。

    唐森本来正用力地擦着桌子上的一块陈年污垢,实木打造的桌子被他擦得吱吱作响,看着马上就要散架了。

    突然一双手从身后伸了过来,一把扯住了唐森的袖子,吓得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谁特么的……”

    受到惊吓的唐森愤怒地转过身去,正准备破口大骂,可是定睛一看,拉住自己的是一个年轻女子。

    骂人的脏话硬生生卡在喉咙,唐森反应极快,马上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语气温和地说道:“这位女施主,男女授受不亲,请放开小僧的衣服。”

    不远处的叶鸣又一次见识到了唐森的变脸绝技,不禁为川剧戏台痛失一个好苗子而扼腕叹息。

    那女子使劲摇头,紧紧抓着唐森的衣袖不放,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唐森见状只能无奈地问道:“那不知女施主找小僧所为何事?”

    “还请圣僧救命,小女子家里最近出了邪事。”女子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显然已经被吓坏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按理说遇到此事,贫僧本该义不容辞,奈何贫僧囊中羞涩,在茶馆掌柜那里欠了不少银钱,只能在此打工还债,此事恐怕是爱莫能助了。”唐森面露难色,眼睛却偷偷瞄着柜台后的叶鸣。

    女子急忙说道:“圣僧请放心,只要解决了小女子家中的邪事,到时自有酬劳奉上。”

    唐森闻言大喜,连忙朝叶鸣说道:“掌柜的,请假一天,贫僧要去做好事!”

    也不怪唐森见钱眼开,毕竟一文钱难倒英雄好汉,因为贫穷,他这个降龙寺的高僧也得屈身在这小茶馆当个店小二。

    叶鸣见状摆了摆手:“大师不必客气,本掌柜为人出了名的急公好义,最是见不得咱们老百姓受苦受难,今天小店就关门一天,我亲自陪大师去看看,给大师打个下手。”

    当然,这都是叶鸣临时想出来的借口。

    没听见那女子说什么吗?她家里出了邪事,叶鸣从中闻到了功德点的甜美气息。

    ??事不宜迟,叶鸣赶紧关上了店门,年轻女子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快步朝她家赶去。

    在路上,年轻女子说起了她家的邪事:“两位可称呼小女子为周玲,我家住在城西的泥瓶巷,家父从事杀猪的低贱活计。”

    “由于我爹的杀猪手艺尚可,城西那边的肉铺酒楼都乐意来我家买肉,所以生活虽然说不上富裕,但也算是衣食无忧。”

    “可是前些天,我爹突然就病倒了,一直卧床不起,我专门请了郎中去看,那郎中说我爹是偶感风寒,吃几贴药就好了。我当时也没多想,每日就按照郎中的吩咐给我爹煎药,没想到药才吃了两天,我爹的身体就开始急转直下,在当天半夜就暴毙而亡了。”

    “我爹的身子骨一直挺硬朗的,所以我怀疑是郎中的药出了问题,当时还专门请了仵作来看过,结果他也说我爹是病死的,我就没多怀疑,赶紧置办了棺材寿衣,在家中设灵七天之后,就雇了人打算抬棺去选好的墓地下葬。”

    “我请了八个抬棺人,每个都是身壮力健的汉子,平时附近的居民家里有了白事,都是请这几个汉子来抬棺。”

    “可是当他们绑好绳子,准备起棺出门的时候,怪事发生了,任他们使出吃奶的劲,棺材死活都抬不起来,来守灵的亲戚不信邪,七八个人跑了上去帮忙,棺材还是纹丝不动。”

    “当时就有人怀疑是我爹死不瞑目,鬼魂作祟了。连忙派人去请了道士回来做法,那道士也不像是江湖骗子,过来看过我爹的尸体,说鬼魂已经被阴差带走了,尸体搬不动可能是死者有什么心愿未了,让我们家人用心想想,了却我爹的心愿,他自然就肯入土,接着念了个往生咒就走了。”

    “我们家里人听到道士这么说,也没办法,只好把尸体继续停在家里,大家聚在一起商量我爹有什么心愿未了,希望赶紧了却他的心愿好下葬。”

    周玲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显然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她缓了缓,继续说道:“当天晚上,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当时守灵的亲戚都各自回家了,家中只剩下我和母亲两人。”

    “结果我爹半夜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拿着平时用的杀猪刀就往后院的猪圈走去。”

    “我跟我娘半夜被猪的惨叫声惊醒,还以为有人来偷猪,赶紧跑到后院查看。结果一到后院,就看到我爹拉着一头猪的耳朵,把猪从猪圈里扯出来。”

    “我娘吓得当场晕了过去,我虽然也很害怕,但还是忍着恐惧看了下去。”

    “只见我爹像生前一样,把猪拉到院子中间的石台上,用刀柄把猪敲晕,然后拿刀尖对着猪的脖子就是一刀,干净利落地就把猪杀了。”

    “杀了猪之后,我爹又走回到棺材里躺了下来,要不是后院还有一条死猪,我甚至都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一开始我们以为我爹是不放心我们娘俩,打算走之前再给我们杀一头猪,现在猪杀完了,心事也该了却了。”

    “结果第二天,他的棺材依然抬不动,而且每天晚上到了子时,他就会起来杀猪。我娘为了此事已经病倒了,我到处打听,才知道茶馆里有降龙寺的高僧,这不,一大早我就赶紧过来了。”

    边走边聊,一行人很快就到了一条僻静的巷子里,周玲指着前方的一座宅子说道:“那里就是我家。”

    周玲带着唐森和叶鸣走过前院,来到停尸的偏厅里,一进门就看到一张供桌,桌子上不仅供奉着祖先的牌位,还供奉着一把杀猪刀。

    “为何要把杀猪刀供奉在这里?”叶鸣看着有点好奇。

    周玲解释道:“这是我家祖传的杀猪刀,传到我爹手上已经是第三代了。我爹说,杀猪是门手艺,所以对杀猪刀必须心怀敬意。每次杀完猪我爹都会把刀擦干净放回供桌上,可惜我爹只有我一个女儿,这门手艺眼看就要断在我手里了。”

    “你爹是个讲究人阿。”唐森叹了一句。

    一行人走到棺材前,唐森打开棺盖,低头打量着棺里的尸体

    看了一会,唐森抬头说道:“之前那道士也算有几分道行,你爹的鬼魂确实已经被阴差带走了,不存在鬼魂作祟的可能。”

    “那会不会是尸变成了僵尸?”叶鸣在一旁猜测道。

    “死者中年暴毙,胸中说不定还真有一口怨气,不过看尸体身上既没有长毛,嘴里也没獠牙,应该不是尸变。”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到底出了啥问题。”叶鸣现在严重怀疑唐森的业务水平。

    “我暂时也看不出啥问题来,看来今天咱们是走不了了,等晚上我们再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说二人要在这里呆到晚上,周玲自然无不答应,连忙跑着去厨房给二人准备午饭。

    午饭的菜很丰富,有猪头肉,有炖猪蹄,还有一大碗猪肺汤,考虑到佛门弟子要戒荤腥,周玲还特意准备了两碟精致的斋菜。

    结果唐森这厮一上桌,筷子都没用,左手抓起一块猪头肉,右手抓起一块猪蹄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两碟斋菜放在一边看都没看一眼,把一旁的小娘子吓得一愣一愣的。

    叶鸣喝着猪肺汤,对唐森的吃相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开口劝道:“唐森你可少吃点吧,看你的吃相,我真怀疑你是猪投错了人胎,你现在吃的说不定就是你的同胞兄弟。”

    唐森难得没回嘴,把啃干净的猪蹄骨朝叶鸣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