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功德成圣从杀生开始 > 第十二章 夜行断头

第十二章 夜行断头

作者:宇智菠萝包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鸣伸手握住了悬浮在半空中的斩业红莲刀,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从刀柄处传来,吞口和柄尾的兽头刹那间充满了灵动感,恍如活了过来。

    叶鸣此刻有一种感觉,这把刀就是自己肢体的延续。

    与此同时,斩业红莲的信息也出现在叶鸣的脑海里。

    斩业红莲:以功德之力炼杀伐之器,斩万灵罪孽育业火红莲。攻击附带红莲之火,可灼烧元神阴灵,吸万灵业力血气,可成本命通天之器。(当前为上品法器)

    简单来说,斩业红莲就是一把攻击附带灵魂伤害,还能通过杀戮自我成长的一把武器。

    赚大发了,这两千五百点功德花得真他娘的值!

    叶鸣兴奋得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砍两个妖魔鬼怪来给刚到手的斩业红莲祭祭刀。

    短暂的兴奋过后,强大的心理素质让叶鸣很快冷静下来,他找了一件衣服把斩业红莲包了起来,塞到了床下。

    这把刀暂时还不能让唐森看见,要不然他就算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这把刀的来路。虽然唐森是他共过生死的兄弟,但系统是他心里最大的秘密,知道的人最好永远只有他自己。

    他一直信奉谨慎才能活得久,看来只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把斩业红莲取出来了。

    第二天早上,睡了一觉神清气爽的叶鸣正准备下楼,一眼就看见唐森已经在楼下大厅吃起了早餐。

    唐森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烤鸡,肘子,猪蹄等肉食,看起来丰盛至极。

    看到叶鸣起来了,唐人连忙挥手招呼道:“快下来吃早餐,今天佛爷请客,别客气,敞开肚皮吃。”

    叶鸣走下楼梯,在唐森那桌坐下,笑着说道:“圣僧果然是佛法精深,大早上的吃这么多肉也不嫌腻得慌。”

    唐森也不生气,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锭,砰得一下砸在桌子上,满脸嚣张地喊道:“废话少说,佛爷现在就还钱!”

    看唐森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说他像地主老财都抬举了他,充其量就是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本来叶鸣当初在谈利息的时候是想坑唐森一把的,按他的利息算法,真是资本家听了都要流泪,一个月后,唐森欠他的钱要比大唐国库里的钱还要多得多。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谁也没料到唐森居然区区几天就搞到了两个银锭。

    “要不这次就放他一马吧,好歹也是自己义兄,总不能老往死里坑。”叶鸣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

    把桌上的银锭收入怀里,叶鸣抓起面前的烤鸡大口啃了起来,不得不说,不用花钱的烧鸡就是香啊。

    接下来又过了几天的平静日子,天天胡吃海喝的唐森很快就把余下的银钱挥霍一空,口袋穷得叮当响的他只好继续在小茶馆做起了店小二。

    这天叶鸣和唐森起了个大早,他们要到集市里替茶馆购进一些食材。

    采购完食材之后,天色已经大亮,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叶鸣和唐森两人推着堆满食材的鸡公车往小茶馆走去。

    走到半路,两人看到前面的街上围着一群人,唐森见状兴冲冲地拉着叶鸣跑上前去凑热闹。

    好不容易挤进了围观的人群,只见四五个地痞流氓正在殴打一个少年。

    被打倒在地的少年看着年纪并不大,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一件打满了补丁的破旧儒衫,被打得鼻青脸肿也没见他吭一声,只是咬牙死死抱着怀里的一个包袱。

    其中一个流氓边打边骂道:“臭小子,走路不长眼睛啊,撞到了本大爷不赔钱还想跑?给我往死里打。”

    另一个流氓趁机一把抽出了少年怀里的包袱,双手猛的一扯,顿时十几本发黄的线装书掉到了地上。

    见此那流氓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狗日的,一堆破书你跟护宝贝似的抱着干嘛,真他娘的晦气,让本大爷今天怎敢去赌坊耍两手!”

    说着又狠狠地踹了地上的少年一脚,带着人扬长而去。

    人群中的唐森气得挽起了袖子,扯着脖子喊道:“前面的人让一让,看本佛爷不把这群渣滓的头给拧下来!”

    少年艰难地从地上蹲起来,一本一本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书,每一本捡起的时候还会仔细地拍打干净上面的灰尘,显然对这些书极为爱惜。

    围观群众眼见没热闹可看了,顿时散开各忙各的,叶鸣跟唐森连忙走上前去,蹲下身来帮少年捡起地上的书。

    “谢过二位的好意。”少年对着两人点了点头。

    把书都收进包袱里包好,少年扶着膝盖站起来,把包袱抱在怀里,朝两人告辞后,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叶鸣喊住了正欲离开的少年,说道:“小兄弟,看你行动不便,不如让我们送你一程吧。”

    唐森不由分说地把还在犹豫的少年扶到鸡公车上坐下,推着车就上路了。

    少年住得比较远,三人走了一个多时辰才走到少年的家。

    这是城东的一条已经很残破的幽深巷子,少年在一间简陋的泥砖房前下了车,热情的邀请二人进去喝杯水。

    叶鸣还得赶着回去开店,也就婉言拒绝了,三人相互拱了拱手,就此别过。

    叶鸣回去就开始忙碌茶馆的生意,很快就把这件小事抛在了脑后。

    这天叶鸣正在大厅里跟客人们闲聊,街上的刘老头溜达着走了进来。

    坐下慢悠悠地喝了一杯茶水,刘老头开口说道:“昨天晚上可发生了一件大事,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说?”

    “什么大事?”

    “刘大爷你可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在座的客人七嘴八舌地询问道。

    眼看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刘老头笑着说道:“经常混迹在城东菜市的那伙流氓你们知道吧,昨天半夜打更人老许在街上发现了其中一人的尸体,据说死状极惨,头都被砍掉了,吓得老许当场就尿了裤子!”

    茶馆里的客人最爱听这种市井消息,当场就闹哄哄地议论开了。

    “这老许也是够倒霉的,短短半个月就接连发现了两宗命案,我要是他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要不怎么说打更人是个高危职业呢,熬夜且不说还容易发现诡事。”

    “城东那伙地痞我知道,天天偷鸡摸狗的净不干人事,听说前两天还在街上当众殴打龄青那苦命孩子,这不,报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