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093章 临危受命
    马绍若是知道南朝的小皇帝还在有闲心研究‘卸甲风’为何物,非得气得半死不可。自从拔都率军出战欲打破南军的围城,大败而归后,他简直是如座针毡,连连遣使向行省求援。但是昨日却收到玉昔帖木儿让他主持扬州政务坚守城池,拖住南军主力,等待转机的回书,立刻意识到没有援军回来,起码短时间内得不到任何援助,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若是刚刚被宋军围城之际,马绍接到坚守的命令也许还尚有些许信心,可如今一战之下兵力折损四成以上,装备物资也损耗严重。而行事更是危急,扬州城在建城的时候,便是为了防御北方之敌,城池之南有运河经过,形成天然的屏障。东西也引两条河流作为护城河,河上虽有长桥与岸相同,但宽阔的河面并不适于攻城,唯有北面相对来说适于攻城,三面环水的格局避免了四面受敌之苦。

    当初南朝为防御来自北方的进攻,先后修建了宝祐城和夹城以加强防御,现下宝祐城被宋军攻占,也就是说已经取得了攻城的立脚点,而位于宝祐城的笔架山也可以作为俯瞰城池的制高点,并可以凭此狙击城墙上的守军。当下宋军在山上不仅设置了瞭望哨,还设置了炮阵地,可居高临下轰击夹城内的目标,几次试射已经是引发恐慌,导致夹城中的居民涌进大城避难。

    而主城和宝祐城之间的夹城其实也是名存实亡,早在蒙元大军南伐攻下扬州城后,为了报复扬州军民死战不降,进行了屠城,并拆毁了夹城和宝祐城。而伯颜去年为了防止宋军北伐,也只来得及修复主城,夹城和宝祐城还不及修缮,现下宋军兵临城下,夹城也只来得及利用原有的残垣断壁进行抢修,可也只是堆土围墙,以木栅为阻,可谓十分简陋,能否挡住宋军的攻击他心里都不报希望。

    夹城一旦失守,主城就直面攻击,那时宋军的炮火就可以直接打进城中。想想战败回城的兵丁说起宋军炮火之威,无不变色,马绍更加觉得守城无望。而偏偏扬州主将拔都又得了‘卸甲风’,称病不出,自己三番两次去请其前来商议守城之事,却皆吃了闭门羹。

    无奈之下,马绍只能亲自登门探病,一见之下也是吃了一惊,拔都满面潮红,身体滚烫,一个可挽强弓、骑烈马的汉子居然卧床不起,显然是真的病了。细思之下,他也便想明白了,着了风寒只是表象,严重的是心病,想想曾经百战沙场,难尝一败的心高气傲的大将军居然一战之下所部损失过半,可以说其所统领的万人队基本上被打残了,以致急火攻心,一病不起了。

    眼前拔都的状况显然无法再领兵作战,马绍也只能安慰几句让其安心养病。而另外两位万户都哥和脱烈都两个都在南军面前先后吃了大亏,损失也不小,已生怯战之心;另一方面两人的封地都被南朝占领,不仅一家老小生死不知,多年积累的财富肯定是化为乌有。所以不但两人,便是他们手下的兵将也是人心浮动,不愿固守扬州,却是欲突围出城收复自己的封地,解救家中亲人。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即便想挑起守城的重任,马绍也不放心,况且他们根本无心守城。而他自己虽有玉昔帖木儿授予指挥扬州各部的权力,但也不敢接手。

    一则马绍知道行省配置是军政分开,行省尚书省名义上比行省枢密院权力要大一些,但是实际上是互不统属,谁也管不了谁。玉昔帖木儿虽只是行省枢密使,却是戴着帽下来,手持双虎符,实际是代表朝廷统兵,权力还在行省之上。

    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扬州城自己职务最高,接管军权也说的过去,他的前任伯颜就是以尚书省右丞的身份兼平章政事统一指挥两淮各部。可马绍却清楚自己根本无法与伯颜相较,自己在军中毫无威望,即便有玉昔帖木儿的授权,也根本调动不了那些兵将。

    二则马绍清楚蒙元朝廷中用人的潜规则,对汉人统军一直是心存提防,在攻灭江南对各军进行统一调整后,以轻易不再将军权授予汉人,即便是那些早年世袭的汉侯也受到诸多限制,防止他们学李檀坐大造反。大汗真金虽说对汉臣一向看重,可当下却是蒙古人复起,否则自己也不会被贬出朝。他若是接过军权,无论此战胜负,都不会有好下场,胜了为大汗所忌,败了就得背锅。

    三则马绍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是儒士出身,也未曾有协助兵事的经历,更不要说统兵作战了,可以说对于如何打仗可谓是一窍不通,让自己统兵守扬州简直是开玩笑。若是自知能力不行,而强行为之,他知道那不只是对城中十数万军民不负责任,也是对朝廷的不负责任。

    ‘轰、轰、轰……’

    “怎么回事?”听到一阵连绵不断的爆炸声,沉思中的马绍不由的一激灵,向门外大声问道。

    “禀右丞,南军意图恢复两城间的下马桥,我军布置的抛石机和弓箭手施放砲石阻止,敌军开炮反击,将刚刚修复的北城墙又炸塌三丈有余,现下正组织夫役们抢修!”稍时有察看情况的亲兵跑回来回禀道。

    “南军可否发起攻城?”马绍听了又急问道。

    “禀右丞,敌军尚未修复长桥,在我军砲军的反击下暂时停止,并未趁势攻城!”亲兵禀告道。

    “是哪位将军在夹城指挥守城?”马绍面色稍缓,又问道。

    “禀右丞,夹城由拔都步军千户索腊奇指挥,可……”亲兵回答道,却又欲言又止。

    “可什么?啰嗦什么,快告知本官!”马绍眉头又皱了起来,急问道。

    “禀右丞,又传言称索千户所辖只有七百兵丁,其多次请调援兵,但是其他两个万户称夹城乃是拔都万户府的防地,不肯出兵协助。情急之下他只能在城中抓捕丁壮上城协防,还与百姓发生了冲突。”亲兵上前一步轻声报告道,他显然也觉得只凭一个千人队是难以守住防御力不足的夹城的。

    “混账、混账,他们难道不知一旦夹城有失,南军便兵临城下,火炮可以直接打进主城,那时就是玉石俱焚之状,大家都是南军的刀下鬼……”马绍听闻激愤地道,大怒之下还将桌上的茶杯扫落在地,发出声破碎的脆响,屋中之人见他发火,吓得一个个都低下头不敢出声。

    “右丞,还是要尽力守住城池的,否则我们也难以保全!”看马绍在堂中黑着脸焦躁的转来转去,与其同来扬州的有司郎中张庭上前施礼劝道。

    “张郎中,本官如今是空有其名,根本调动不了一兵一卒。拔都有染病在身,军中群龙无首,难道让本官带着一班皂吏去与敌血战吗?”马绍怒气不减地挥舞着胳膊高声道。

    “右丞勿要气恼,我们即已在城中,又有枢帅之命,无论是为了城中军民,还是自己,就要设法守住城池。”张庭知道马绍为人正直,也是因为一时无计才懊恼万分,只要让其冷静下来便会明白的,“下官风闻南朝伪帝别看年纪幼小,行事却极为狠辣、残忍。在其攻破江南时,凡是蒙古人及接受我朝官职的即使是汉人连带家眷皆被斩杀殆尽,投降和俘获的汉军发配边远地区服苦役。以其所为攻破扬州城后,必会杀的血流成河,鸡犬不留,右丞就眼睁睁的看着满城军民被尽其屠戮,而无动于衷吗?”

    “这……”马绍听了一怔,头脑却也冷静下来沉声道,“吾自明白食君之禄,当忠君之事,守土一方自当尽责。吾无惧生死,为了城中军民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当下若是能以吾之性命换来满城军民的安全,自缚出城引颈就戗又有何惧!”

    “右丞拳拳报国之心,下官等皆历历在目,自不会怀疑。现下只要与城中军民说明事情,定然能上下一心共抗强敌,等到朝廷援军解围。”张庭施礼道。

    “张郎中以为眼前最紧要之事是何?”马绍听其所言不无道理,却又惊疑不定地看向其道。

    “右丞,下官曾在镇国上将军张武烈麾下担任幕僚,参加南征攻灭南朝诸役,可惜在崖山之战中主公为南朝伪帝算计,兵败身死,下官侥幸逃脱,蒙大汗不弃得以留任淮东效力。”张庭知道马绍来此任职时间不长,对自己也并不了解,于是先自报家门以便取得其信任的同时,也表明了自己曾有从军征战沙场的经历。

    “哦,原来张郎中乃是张武烈的心腹幕僚,吾还要多加仰仗!”马绍惊诧之余不无兴奋,自己身边有一个熟知兵事的人犹如多了条臂膀,拱拱手笑道。

    “右丞客气,吾与南朝伪帝既有犯境的国仇,又有杀主的家恨,定鼎力助右丞守住城池,击败南朝伪帝,为主公复仇!”张庭深施一礼正色道。

    “如此我们便同仇敌忾,共御强敌,以护全城军民性命,还请张郎中不吝赐教!”马绍抓住张庭的手腕拉着其坐下道。

    “右丞,如此下官便无礼了!”张庭坐下为马绍斟上茶也不多做客气道,“既然枢帅以有命由右丞主持扬州军务,便不要多做考虑,尽管将书信示于众将,先接过来便是,当前守住城池才是首要。”

    “嗯,是吾思虑过重,太在意自己的荣辱了,守不住城池一切皆是枉然,个人的那点虚名在十数万军民面前又算个什么!”马绍深以为是地点点头道,此刻他也醒悟到人死皆是空的道理。

    “右丞如此想最好!”张挺最怕的就是马绍为了所谓的士人清名,而放不下身段,误了正事,其能如此说便等于想明白了,“当务之急,除了要守住夹城,只有夹城不失才能够使主城免遭敌军炮火威胁,所以要抓紧时间动员城中军民抢修、加固夹城,增派兵力阻敌渡过护城壕。与此同时,加固主城城墙,以防夹城失守后无险可依!”

    “张郎中所言正是,但是现下城中人心惶惶,皆在设法出城,人心难用啊!”马绍皱皱眉道,他知道由于连战连败,导致全城军民士气大损,对于守城已无信心,想要重振士气谈何容易。

    “所以下官才言当务之急便是要接过扬州军政之权,有了权力在手才好行事。可以出榜安抚百姓,提振士气;也可斩杀不从者,迫其从命;也可以金钱诱之,以重赏收买人心。”张庭又给自己也斟上一碗茶,喝了一口道。

    “还请张郎中详加解说!”马绍向前凑凑身子言道。

    “守城最怕敌军久攻不下,动兵围城,切断水粮。扬州近水自不会有断水之虞,但是城中粮食存储有限,因而首先要封仓征粮,有粮在手,不怕他们不肯从命。”张庭言道,“现下要严禁城中粮商屯粮,并收为官府所有,同时征收百姓和富户中的余粮,首先供应军用,其余人等按口授粮,以稳定人心。”

    “张郎中,以为我们可得多少粮食?”马绍点点头,又看向其问道。

    “下官以为,只要严加控制,以城中的储量可供月余之用,那时即便从大都遣军来援也已到了。另外便是要求城中富户捐纳金银和丝帛用于犒军,并将私军献出,与官军共同守城。在点集城中丁壮,充当夫役协助守城,必要时也可发放兵器与敌作战,估计又可得三万可用之兵!”

    “嗯,确是可行之计。但城中巨贾非官即富,怎肯轻易交出?”马绍知道扬州城有盐之利,城中不乏以盐得以暴富者,而他们又为保护财富,往往豢养了大量的私兵看家护院,若能征为军用,也是一支强兵。问题是你又要钱又要人,而这些多是有根脚的,他们怎么会甘心奉上。

    “所以右丞还是要先去拜访一个人,只要其出面,事情便成了!”张庭好像早已料到其有此问,神秘的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