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返回达克斯曼,冬季已经过去,不过在冰圈外围的地区并没有什么四季之分,一年到头都是满眼的冰霜和风雪,这才造成了达克斯曼人嗜好酒精的脾气,冰雪的粗糙程度是否会影响人的性格?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说法。

    风味熏肠是这里的一大特色,李毅也很喜欢吃香肠这一类美食,他采购了很多,费尔德三个跟着他,这帮家伙在潜水艇里来来回回呆了半个月,憋得难受,不愿意留在旅社里。

    哈辛托在城中逛了一圈,终于拼凑出一幅大叔般的嘴脸,两眼分的很开,一脸满不在乎的摸样,他还换上了灰色大衣,褐色网格围巾,脚下踏着没有上漆的牛皮靴。

    “喂,你身上穿的,是哪里来的?”李毅勉强辨认出这是哈辛托,不过只要不变成他的样子就行,其他随意了。

    “从房子里拿的,我看见很多人在拿,我就跟着拿了自己喜欢的。”哈辛托左顾右盼,似乎很新奇人类社会,毕竟已经不是上古时代茹毛饮血的风俗了。

    “付钱了吗?”李毅想问的其实是这个。

    “什么是钱?”

    “就是人类用的货币。”李毅翻了翻白眼,拿出一袋金币塞给哈辛托,又给他讲解了一下金银铜币之间的兑换规则。

    “谢谢,我不能白拿你的,这些给你。”哈辛托忽然从手上变出一捧五彩的贝壳,晶莹剔透,散发着炫目的光彩。

    “不客气,这是什么宝物?有什么作用?”李毅大喜,哈辛托这样的强大生命,随便出手必然是价值连城的珍宝。

    “就是漂亮的贝壳,质地比较坚硬而已。”

    “”

    他们走进一间餐厅,李毅叫了一份番茄酱拌通心粉,配菜是上好的牛排,哈辛托也指着菜谱点了好几份。他顺着一排名称往下点,可是那些都是汤。李毅想了想,叹了口气,干脆不去管了。

    “嘿。你听说了吗?那些吉卜赛人这回可倒了血霉,娜迪亚大人可是货真价实的金级探索者,据说她曾被吉卜赛人偷去了孩子,每到一处,就会屠杀本地的吉卜赛人。”

    “是啊。这些达曼克斯的吉卜赛人可真是讨厌呢!一天到晚鬼鬼祟祟的,脑子里全是些歹毒的念头,据说教堂的银像就是他们偷的,那足足有上千盎司呐!是一位信教的探索者大人捐助的。”

    “天哪,他们亵渎神灵,必然遭到责罚,报应来的真快啊!”

    一胖一瘦两个普通人走进店里,一边大声的讨论着。

    李毅有些憎恶的皱皱眉头,他不喜欢喧闹,费尔德立刻心领神会。转过头斥责道:“闭嘴!我们头儿在吃饭!”

    两个家伙吓的脸色苍白,唯唯诺诺的溜走了。

    哈辛托若有所思,他自言自语:“吉卜赛人,吉卜赛人那和普通的人类有什么不同吗?”

    李毅吃完了通心粉和牛排,喝下一大杯的特色冷汤,忽然想起来,有个叫瑟西贝的吉卜赛女孩,一块刻着马丁区的牌子,那个风雪里的破旧教堂。

    “那个女孩,在雪地里帮助了我。即便我不需要那样的帮助,我也给了她一袋银币作为酬劳,按理说应该两清了,我现在没有理由去救她可是我却极为不安。仿佛不去救她就会失去什么似的。”李毅心里有些复杂,他对自己的一贯的逻辑产生了动摇。

    “第一,我不欠她什么,第二,我们只见过一面,第三。我救她没有任何好处,她支付不起我的劳动力,而我的劳动力又是支配于费尔德他们,也就是说如果我去救她,那么就要亏本,这就是所谓的,无聊的同情心吗?真是复杂啊!”李毅抓着自己的脑袋,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在犹豫吗?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让一些美好的在眼前流逝,就太可惜了,让人悲伤。”哈辛托微笑着看向窗外的夕阳。

    “哈辛托,你先回旅店吧,我们有些事要处理。”李毅忽然站起身,是的,如果不去,他会悲伤,因为美好在眼前逝去而自己却无所作为。

    有时候严密的逻辑最好适用于敌人,他得出这个结论。

    “算算你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战斗了,上次的大战还是入冬的时候和拉萨罗他们火并,现在呢,我们要实战一下,防止你们忘了战斗的天性。”李毅在做思想工作。

    “棒极了,我很久没有吃到肉脯,嘴里旱得慌。”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战斗费尔德总会食欲大开。

    一接近马丁区,空气里弥漫的焦糊味道就越发浓郁,地面上不时出现一具焦黑的吉卜赛人尸身,全身碳化很严重,散发着劣质油脂和毛发烧焦的气味。

    “很强大的电系灵力!对方有一只金级中阶的电灵,瞬间高压直接把这些倒霉鬼烧成焦炭了。”阿尔杰面色严峻,他四处观察,试图找到一些和那只电灵相关的线索。

    在冰圈一个月的修炼,阿尔杰和伊莎贝拉双双达到绿级中阶,而费尔德更是抢先一步,达到绿级高阶,力量暴增的他急需一个测试自己的实力的道具,那滴液态氪,包括拉萨罗的毒蝎,都给他带来巨大的好处,似乎好处都被他一个人占了,果然能吃的孩子长得壮。

    “这个叫做娜迪亚的女人真是恶毒到极致,她只是享受虐杀的乐趣,还说什么孩子被吉卜赛人偷了,这种鬼话!她难道不怕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杀了?人类在面对自己残忍的目的时总要想好漂亮的修饰语,用报仇来冠名屠杀,没有什么比站在正义的一方铲除罪恶更快意的了,既能让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又可以被敬畏成为传奇,对于这种人,就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无声的消失吧!”李毅脸色很难看,他不知道瑟西贝有没有遭到毒手。

    其余吉卜赛人李毅懒得去管,他还不是那种爱心泛滥的救世主,教堂就在眼前了,他的感知扫过去。三个代表金级灵的亮点暴露无遗。

    “原来都在这里啊,呵呵,省的我一个个去找。”李毅面色阴沉下来。

    教堂内,一个穿着斜襟的皮草。嘴唇描成娇艳欲滴般血红的年轻女人,双手叉腰,灰色的高跟鞋踩着地板,她深紫色的眼影让那双蓝色的瞳孔显得妖异无比,像是从紫罗兰里结出两颗晶莹的蓝色玻璃珠。

    一只在一旁站立着的人形巨兽。有一颗狼首,约两米的高度,粗壮的腰身略微弯曲,上肢很长,一直拖到地面,它披着淡金色的皮毛,蓝色的闪电纹路在身体上流转不息,仿佛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灵力,两只歪曲的螺纹尖角在头顶上丑陋的大交叉状盘旋着,角尖不时迸射出一丝深蓝色的电火花。这就是那只金级中阶的电灵了。

    另外一只通体透明的蓝色怪物,下身好似一团浪花,不停的涌动着,手中持一柄金色玫瑰纹三叉戟,竟然是金级初阶的水灵。

    第三只灵形容古怪,是一只岩灵,八只土红色石块组成的手臂来回晃动,躯体形似石碑,上面刻画着古老的纹路,五官也是石质。看起来生硬无比,金级初阶的实力。

    地面上躺着另一具年轻女人的尸体,她浑身,白皙的皮肤上烙满了黑色的痕迹。蜿蜒曲折,像是蚯蚓一样。俏丽的脸庞扭曲的厉害,嘴里流出大量的白沫,屎尿流了一地,似乎是死前受过极为残忍的折磨。

    瑟西贝蜷缩在墙角,死死的抱住自己。瞳孔已经扩张了,她被母亲在眼前惨死的景象折磨的昏死过去。

    “哦,哈哈!”站在屋子中间的女人发出一声妩媚的笑声,“这么漂亮的女人,就这么的死了呢,我还以为可以多玩一会儿,唉,谁叫你生出这样姣好的面容,这样光滑细腻的皮肤,让我看了情不自禁的想要破坏它们,这就是你的罪过啊!”

    “对了,还有一个和你一样漂亮的小姑娘,似乎能延续一下我的小小乐趣,呵呵,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吧,一想到我把你的母亲在你面前折磨至死,我就有种颤栗般的快感,你是不是感觉到自己就像一只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爬虫,只能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摔碎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啊哈哈哈哈!”这个女人忽然尖利的笑起来,跺着脚,让鞋跟在地板上戳出一个个凹槽,她端起一支红漆描金的烟杆,用小指指甲从绣着五彩小鸟的烟袋里挑出一撮烟丝,点燃之后,便陶醉在烟雾缭绕中了。

    水灵在她的命令下用三叉戟挑起瑟西贝的衣服,又凝聚出一团水球,砸在她的脸上,让她清醒过来。

    “妈妈,妈妈!”她撕心裂肺的喊起来,为什么,为什么面前这个残忍的女人要杀死她的母亲?为什么要让她死的那么痛苦?母亲虽然势利又小气,从来不去做弥撒,常常会说些恶毒的话来,但是她也会收养一些流浪的小猫小狗,接济穷困的瘸腿波尔,彻夜给即将远行的亲友缝一件秋衣。为什么要如此无情的剥夺她活着的权利,她难道做错了什么吗?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对与错,那些规则,都是制定给弱者,是让他们安于现状的绳索,当强大的存在收紧绳子,他们便毫无反抗的痛苦而死。

    “你知道,你妈妈是怎么死的吗?”娜迪亚用长长的黑红色指甲划过少女的面庞,新鲜水嫩的脸蛋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深深的划出血来,不过那样会损伤她的指甲,所以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听说人被电流击中的一瞬间会有别样的快感,我的电灵霍尔帝可是用电鞭足足灼烧了她半个钟头,你说她该怎样感谢我呢?我给她带来了那么多的快乐,唉,她一声谢谢都没有说,就死了,太没礼貌了!我想,你是会说谢谢的。”

    水流形成的触手束缚着瑟西贝的手脚,娜迪亚一件件的把她的衣服脱下来,用冰凉的双手抚摸她发育尚好的身躯,少女脸上露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晕,使劲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个恶魔,可是她太弱小了,这样的挣扎只能给娜迪亚带来遭到反抗的乐趣。

    她的手在瑟西贝身上游走,冰凉刺骨,如同一条毒蛇,慢慢的钻过她的腋下,拂过乳尖的时候,瑟西贝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当手滑入双腿之间那个部位,少女的身躯更是颤抖的厉害。

    “呦呦,有反应了呢,不过接下来,就让你知道电流的滋味。”她不急不缓的说,显得很有耐心。

    水灵凭空凝聚出一块四方的水床,将少女的下半身浸在其中,寒冷的天气和冰凉的水把少女冻得嘴唇发紫,她护住自己的私处,用愤怒的眼光看着仇人。

    两条水柱连通到那只电灵的身上,紧接着,骤然而来的电击让瑟西贝忍不住尖叫起来,一种渗人骨髓的痛楚在全身蔓延开来。

    “舒服吗?我要听你说谢谢,谢谢娜迪亚姐姐给带来的一切,谢谢我杀了你的母亲,快说,说了我就放过你,不让你再忍受这样痛苦的电击。”娜迪亚深吸一口烟杆,捂着胸膛,仿佛要软软的倒下去似的,一种巨大的快乐和满足感从心底升起。

    “我不会说的你是个恶恶魔你逃不过被神灵惩罚的命运”瑟西贝痛苦的挣扎着,像是一条落入热水中的小鱼,徒劳的扭动着身躯,可是那无处不在的电流依旧狠狠的折磨着她,那些敏感的部位更是像被火烧一样疼痛。

    “嘭!”教堂二楼的门被粗暴的撞开,李毅走了进来。

    “极速模式!”费尔德瞬间加速,空气里炸开一圈圈音锥,恐怖的冲击力量将整个教堂的上半层掀开!那些桌椅和木箱子都被强劲的风力撕成粉碎,他下一秒已经来到电灵面前,一拳打在它的狼首上,顿时,火花四溅,电灵倒飞而出。

    阿尔杰动作却轻柔的多,不过更加致命,他和水灵错身而过,如同鬼魅般,在对方的胸膛上留下一道血线,那团凝聚的水床由于失去了灵力的支持轰然散开,瑟西贝也落入他的怀中。

    “头儿。”没有多说什么,他把女孩交给李毅。

    “你们是什么人?!”娜迪亚惊惧不已。

    “杀你的人。”李毅的声音在面具里显得模糊不清。

    娜迪亚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敌人,对方一来就下了杀手,她的水灵没有丝毫抵抗能力的被斩成两截,虽然不至于死亡,但也受了很重的伤,更可怕的是,对面仅凭两只灵就轻易冲破了她的防线,那只岩灵根本来不及防护,速度太慢。如果对方的目标不是那个女孩而是她的话,即便很不愿承认,她确实会被瞬间斩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