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想做大佬啊 > 1、我真不想重生啊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988年,7月末!

    大大的太阳挂在天上,胡同里的杨槐树上知了的叫声,仿佛在诉说着这闷热的天气有多操蛋。

    几个小女孩在胡同的中间跳着皮筋,嘴里喊着: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两个大爷在四合院的大门边上下着象棋,旁边还有几个围观的大爷,很显然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观棋不语真君子,随意的指挥着两个老大爷该怎么下棋,然后就是无休止的争吵。

    同时胡同的阴凉处还有几个大妈坐在一起聊着天,说的也是张家长李家短的八卦......

    偶尔还有几个小年轻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一手拿着车把,一手扛着一个录音机,录音机里放着崔建的一无所有: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苏羡坐在四合院的台阶上,脑袋有些疼。

    脑袋疼的缘故倒不是因为重生的缘故,经过一个月的时间,苏羡对于自己重生的事情,已经接受了。

    今天头疼的原因是因为高考的成绩出来.......

    苏羡重生的时间是88年高考后的第三天,用一个月的时间,苏羡熟悉了这具身体本主儿的记忆与性格。

    用后世的话来形容本主儿,就两个字:学渣。

    如果非要给本主儿的学渣属性定义的话,那就是:学渣中的战斗机!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位本主儿还是一位内心骄傲且认不清自己的主儿,虽然我是学渣,但是只要我不承认,那么我就不是学渣。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件事情还要从高考结束后的估分说起!

    这个时代的高考,还不像后世,会等你的分数出来以后,再让你报考大学,而是会在高考结束以后,直接让学生凭借着自己的记忆,与正确答案对比,然后估算出自己到底考了多少分!

    随后报考自己分数能够达到的学校!

    学渣并没有估分,而是开开心心的回到了家,面对老爹的询问,学渣痛快的回答道:您儿子什么水平啊,考大学肯定没问题啊,您就等着咱们老苏家出第一个大学生吧!

    骄傲且自信,没有任何理由的...

    学渣的老爹很开心,见人就说自己的儿子上大学没问题,而学渣本身的蜜汁自信也认为自己上大学没问题。

    同时学渣的老爹还耗费巨资买了一只鸡,给炖了,美其名曰为自己的儿子庆祝!

    随后的一段日子里,老爹是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而街坊四邻更是纷纷说道,从来没有见过苏老蔫儿这么大方过!

    有的时候苏羡甚至在想,是不是这个学渣后来幡然醒悟自己将会在一个月后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所以选择了让自己重生到他的这具身体上。

    正所谓享受我来,受罪你去!

    实际上,苏羡重生后,已经开始低调了,并且旁敲侧击的跟老爹说过,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没考上呢.....

    其结果就是被老爹一顿训斥:哪儿来那么多万一啊,我儿子马上就要上大学,我不张扬谁张扬!

    完全一副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态势,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整个德胜门的德内,德外地界儿就都知道了老苏家的老二,有能耐要考上大学了!

    “别人重生都是重生在高考前,然后认真学习,考上大学,从此走上人生巅峰,要么就是重生的时候已经在大学了,泡泡校花,同样是走上人生巅峰,为啥到了自己这儿,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呢?”

    苏羡揉了揉本就杂乱的头发,如果可以,他真的不像重生啊!

    主要是怕挨揍......

    “你干嘛呢?”

    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苏羡的耳边响起。

    苏羡回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黄色的凉鞋,配上半膝长的白色袜子,再往上看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白皙的颈部上面是一个鹅蛋儿脸,五官精致的跟在年画里走出来的一样的女孩子站在自己的身后。

    “在想着离家出走呢!”苏羡有些生无可恋的说道。

    女孩子叫做赵雨萱,今年也是十八岁,与苏羡同岁,并且住在同一个四合院内,苏羡的家住在中院的正房,而赵雨萱的家住在右厢房,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妥妥的青梅竹马......

    赵雨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了然的笑容,浅浅的酒窝,让她显得越发的出落。

    如果是平时苏羡肯定会撩拨两句的,但是现在的苏羡却没有了这样的心情。

    “你是在担心苏大爷吧!”赵雨萱与苏羡在一起上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自然是知道苏羡的学习成绩了!

    “不过你的担心也是应该的,谁让你胆儿那么大,敢跟苏大爷说谎呢,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院里的藤条给收好了!”赵雨萱就站在苏羡的旁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苏羡认真的说道:“谢谢啊!”

    赵雨萱继续说道:“不过,院里的木棍太多了,我没地方放!”

    苏羡的脸当时就垮下来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收回刚才的谢谢!”

    “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苏大爷打你了,倒是挺期待的!”赵雨萱依然没察觉自己现在说的这些话有多扎心。

    又或者是她发现了,却依然选择说出来。

    苏羡很怀疑她是第二种......

    苏老蔫儿,苏羡老爹的外号,就像是这个时代的大部分的父亲一样,平日里不喜欢说话,对子女的教育向来都是信奉棍棒教育!

    在苏羡的记忆中,小时候经常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平日里还会加个餐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情。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对于苏羡来讲,老爹那边,就是失望越大,棍子的粗度就越大,按照他的分析,今天这事,绝对是属于吊在树上狠抽的级别。

    而且很有可能从老爹单打,变成老爹老妈双打......

    “头疼啊!”苏羡继续狠狠的蹂躏自己的脑袋,随后抬起头满怀希望的看着赵雨萱,问道:“你说,我现在要是病了,会不会好一些?”

    赵雨萱道:“依照我对苏大爷的了解,就算是你住院了,也会把你从医院里拎出来,绑到树上狠抽的!”

    “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想静静!”苏羡认真的说道。

    “静静是谁?”

    “一个十分善解人意的女孩子......”

    “为什么我不知道?”

    “因为你太邪恶了,美好的人和事都会离你远去的!”

    “讨厌!”

    毫无营养的对话,让苏羡的内心稍微平静下来,然年后对赵雨萱讲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今天你绝对不能出现在我爸的面前,对了,还有你妈,今天不是出成绩单,赶紧让你妈带你去马凯吃点好的,回来的越晚越好!”

    如果说苏羡的本主儿是学渣中的战斗机,那么赵雨萱就是学霸中的航空母舰,常年考试第一名,第二名经常是连她的车尾灯都看不到。

    高考结束后,清华与北大两所大学招生办的老师,已经出现在四合院了,为的就是想把赵雨萱带到自己的学校。

    永远都是这个院里,胡同里,德内地界儿,德胜门地界儿所有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赵雨萱梨涡浅笑道:“晚了!”

    胡同口,一个穿着工服,敞着怀,露出了里面洗的有些泛黄的跨栏背心的四十多岁中年男人,骑着自行车出现了,在自行车的车把上还有一只被去了毛的鸡.....

    苏老蔫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