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娘身体一软,小心翼翼打量江溯,年轻小伙子穿着一身单薄的衣服,不像是有食物的样子。

    但她贼心不死,还是嘴硬道:“用东西换。”

    江溯伸出一指,打火机在掌心转了一圈。

    盖子咔哒一声关上,漂亮的蓝色焰火一闪即逝。

    大娘手掌心瞬间沉甸甸的,她心中一喜,立马说道:“在三楼,所有小姑娘都被送到那里去了。”

    江溯似乎是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这句话谁都能说,只是大多数人不是冷眼旁观,就是不想惹麻烦,才没人告诉他。

    江溯冷冷地问:“你和赵虎是什么关系?”

    大娘语气热络:“我是他大姨。”

    “所以你眼睁睁看着……”江溯卡住了,他明白翠星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应该怎么称呼,只好干巴巴道,“自己亲戚的女儿被抓到三楼去?”

    “那小丫在三楼能吃能睡,我领着小外孙孙睡在一楼冰凉的地上,连口饭都吃不上,孤儿寡母太不易了,只能在楼底下饿着,眼巴巴看着人家。你问问,谁不想在三楼住啊!”大娘立刻哭号起来,凄惨无比,委屈至极。

    换个人可能会被她熟稔的凄惨嚎叫打动,江溯可是在黑暗中看的一清二楚。

    面上一滴泪都没有,甚至没太多表情,嚎叫的倒是很凄惨。

    于是他淡淡地道:“谢谢您,打火机就作为答谢。虽然不知道现在黄金还有没有价值,但我只有这个玫瑰金镶满钻的打火机了,希望您不嫌弃。”

    说完江溯就走了,踏上楼梯。

    喧闹声从楼下传来,人们疯狂哄抢起来,在黑暗中更加过分,哄闹不止,打作一团。

    虽然玫瑰金镶钻的打火机不能吃,但是有价值,至少能去楼上换点吃的。

    人们各怀心思的抢夺起来。

    大娘凄厉的声音又传过来,试图祈求江溯的帮助。

    江溯充耳不闻,径直上楼,无人敢拦。

    哪有什么玫瑰金镶钻的打火机,就是有也不适合用,那只是个普通金属打火机罢了。

    江溯拖着长刀走上二楼,刀尖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划动声。

    二楼每一扇房门都紧紧关着,走廊里没有人,也比楼下整洁干净。

    门缝下隐隐透出亮光,大概是某些人的单间,温度也比下面高不少,或许有取暖设备。

    楼梯里并没有守卫,人们却不敢上楼来。

    黑暗中他们没有选择一拥而上来高层抢东西,而是自觉遵守规则,互相监督。

    江溯觉得挺无奈的,但他没有犹豫,直接上了三楼。

    走到上面,才发现为什么之前的大娘说的那么笼统。

    整个三层都是一个人的,空气中散发出一股刺鼻的酒臭味和尖锐的汽油味。

    走廊里放着好多汽油桶,不知疲倦地燃烧着。

    每一扇门里都睡着几位姑娘,看到江溯走过来,只露出一副漠然的表情,转个身又睡下了。

    江溯一间一间的推开门找,终于在第五间房里找到一个烂醉的男人。

    男人独自睡在上下铁架床的下铺,这间屋子放了两张铁架床,勉强算作一个大床,还算宽敞。

    收费站里的床都是这样,一楼其他房间没有床,估计都被搬到这里来了。

    一张床上铺下铺挤着四个小姑娘,他一个倒是睡得宽敞。

    江溯把男人从床上拽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醒醒,我找人。”

    “金发美女……”男人勾起嘴唇摸上江溯的胸膛,歪着头看向他,小眼睛色眯眯的。

    “我是男的。”江溯被他身上浓重的香水味熏得皱了皱鼻子,看着男人放在自己胸前的手,“不过你再这么摸下去,我老公该不高兴了。”

    “我懂了,你的胸肌练得真好。”男人嘴边大张成o型,又重重摸了几下,“不过我还没试过男人,要不跟我试试?我还想摸摸你的腹肌——”

    男人话没说完,手从被子里伸出来。

    伴随着一声枪响,江溯挥刀斩断一颗子弹。

    男人还维持着单手开枪的姿势,这下是真的醒酒了。

    “这个距离打在我身上还挺麻烦的。”机器人冷冷道,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夺过男人手里的枪。

    他一进门就感觉屋里气氛不对,房门开着看起来浪荡不羁,可其他房间那么多女孩。

    她们衣衫不整,衣服被四处乱丢,但这间屋里却没有一件属于女生的东西。

    说明房里的男人疑心很重,而且下铺明显只有褥子没有被子,上铺的被子垂下来。

    这个人是睡在上铺的,并且有锁门的习惯。

    他打开门躺在下铺装醉,想必是得到消息特意等在这里。

    男人知道自己打不过,伸出右手:“交个朋友。”

    江溯把枪揣进裤兜,也伸出手。

    刀未离手,在空中挥出一道银亮的弧线,破空声刺耳。

    一阵热风袭来,男人握住自己的手腕,惊恐地嚎叫起来。

    我的手艺比时昼好,看到断面的一刻,江溯想。

    男人的右手掉在地上,一滴血都没落下。

    焦糊味钻进鼻子里,带着一股诡异的肉香,剧痛还没传来,人差点先被吓死。

    他的手,居然被眼前的陌生人不由分说的砍了下来。

    “我是真不介意你摸我,再怎么摸也占不了机器人的便宜。”江溯拍拍胸口的土,无奈叹气,“可你看你弄我一身味,回去总要解释的吧?”

    时昼现在情况特殊,发情期嗅觉灵敏,闻到其他人的味道,不知道有什么反应。

    想想就头疼,弄死这男的算了。

    “对不住啊,证据也拿走了。”江溯捡起地上的断手,用男人床上还算干净的衣物包裹起来,打个结拿在手里。

    男人竭力平静下来,冷汗簌簌而落,剧痛令他难以思考。

    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居然有人比他的手段还狠,只是摸了一个男性的胸,就被砍掉一只手。

    “你别握那么紧,血会飙出来的。”江溯好心提醒道,“一滴血都没流,你别碰,一会就好了。”

    侩子手语气轻描淡写,仿佛仅仅是拿走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

    冷汗湿透后背,男人整个人想从水里捞出来的,强忍着剧痛艰难说道:“大哥,咱们好商量。你想要什么?我这里都有。”

    “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黑色头发,很茂密。”江溯说。

    “所有你想要的女人,都可以带走,这个年纪的有好几个。”男人不假思索的回答。

    江溯心里默默念了一句畜生,砍一只手还是太轻,不解恨。

    他的目光在男人□□上停留片刻,想着现在处理实在来不及。

    安顿好时昼,一定回来把这男人狠狠收拾了。

    “我是来找人的,她的父亲叫赵虎。”江溯说。

    男人大汗淋漓的艰难摇头:“我连她们的名字都记不清,又怎么能知道她父亲的名字。”

    江溯在想要不把楼上那个大娘带上来指认,如果只靠这个线索去问,被其他人冒名顶替就麻烦了。

    机器人刚要张口,突然想起一件事,试探着问道:“她脸上有三颗痣。”

    江溯把三颗痣的位置指给男人看,男人思考片刻:“八号房。”

    机器人也不会把后背留给对手,江溯把男人拎起来,拖到八号房前,敲门进入。

    房间里的女孩几乎都醒了,从被里探出头来,一句话也不敢说。

    江溯捅捅男人,示意他该说台词了。

    男人疼得几乎翻白眼,气若游丝道:“谁爸爸叫赵虎?”

    角落里一个女孩轻轻应了一声。

    江溯只看到一张素白的小脸,头发浓密,长而卷。

    因为刚从被窝里做起来,显得十分凌乱,深色的发丝云雾一般。

    “穿衣服,跟我走。我把叫我来接你。”江溯说,“把你最厚的衣服穿上,外面很冷。”

    女孩眼睛亮亮的,飞快穿上毛衣和棉裤,外套抱在手里。

    “他欺负过你吗?”江溯抓着男人的头发,强迫他探头过来。

    女孩不做声,沉默的看着江溯。

    江溯单手把布包递给女孩,扬起下巴示意她打开看看。

    女孩几下拆开布包,露出里面的断手,其他姑娘的吓得尖叫起来。

    她只微微一抖,竟然没那么惊恐,只是抬起头,一脸不解地看向江溯。

    “我干的,因为他碰了我的胸。”江溯笑得有几分渗人,“他碰你哪里了?我帮你砍掉。”

    女孩摇摇头,把手按照原样包好。

    “真的没有?错过了可就没机会了。”江溯说。

    男人颤颤巍巍小声道:“都是自愿的。”

    江溯有点不信。

    “你看这里这么多姑娘,这过才几天啊不是?”男人咬咬牙道,“上赶着爬床都睡不完——”

    江溯给予男人一记肘击,把男人剩下的话打没了。

    “守男德,不好么?”江溯一阵叹息,接着把男人拖回五号房。

    赵虎的女儿紧紧跟在他们身后,寸步不离。

    江溯把男人往床上一扔,翻找有用的东西。

    他想到秦娇宝,交给赵虎女儿一个艰巨的任务:“你问问还有人想一起走吗?不一定吃饱,也不一定能活,但能离开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