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云梦泽的猫 > 第35章 第35章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岸边,丛林。

    长长的口哨声在树林间回荡,穿过茂密的枝叶,最终消弭在微弱的风中。

    沿着北椋鸟飞走的方向寻找,这是第二天,纪琅还是没有找到小五。

    他心里愈加担心。

    小五是手养大的鸟儿,远比后天驯化的鸟更亲人,即使一时胆小受到惊吓,之后也应该飞回来寻他才是。

    除非……联想到小五飞走时歪斜的样子,纪琅心里暗叹一口气,除非是受了很严重的伤,让它飞不动或者不敢飞。

    一只飞不起来的小鸟……

    纪琅翻开沿途的每一片草叶和灌木,目光扫着大树的枝干与末梢,不敢漏过任何地方。

    小五只有人一只手那么大,稍不留意就可能错过。

    由于是私人的事情,纪琅只对姜同说了一声,并没有带任何侍从和卫兵——人太多了容易惊到小五,让它更加不敢出声。

    这是一片巨石上长出的树林,粗壮的树木根须让巨大的岩石分崩离析,半人大的石块和石片在树木间林立。

    这对在野外行走惯了的纪琅本不是什么难事,然而这几日云梦泽全是阴天,潮湿的空气让石面上升满了滑腻的青苔,每走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

    然后还有蛇。

    隐匿在草丛和枝叶间的蛇让纪琅非常担心,他的衣衫袖口纹着防蛇虫的巫纹,但小五对它们来说简直是免费的一餐。

    抬起头,鹰隼在天上盘旋低飞,云梦泽越来越不太平,连这些受影响最小的动物都开始感到不安,在空中发出嘶哑苍凉的叫声。

    纪琅小心地用手扶着树干和石块,在树林中一寸寸地翻,天色渐渐暗下来,很快便是黄昏。

    积云实在太多,天边一丝霞光都没有。纪琅一路上看到一大群喜鹊,各种松鸦、乌鸫、柳莺和鹎鸟在树梢上叽叽喳喳。他甚至见到了两只几乎与树枝融为一体的鸺鹠,却始终没有发现椋鸟的影子。

    不报什么希望地再次吹响口哨,纪琅突然听到了非常小的一声“叽”。

    他停住。

    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会忽略这无数鸟鸣声中微小的声音。可纪琅天生对动物敏感,又与小五共同生活了几年,朝夕相处之间早已将其当成最好的伙伴,因此一下子就听出了那是小五的叫声。

    扶着树干的手激动得微微颤抖,纪琅一下子振作起来,四周望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小五的身影。

    他深吸一口气,又吹了一声口哨。

    “叽……”

    纪琅循着声音,拨开灌木丛,在几片凹头苋叶子下找到了瑟瑟发抖的小鸟。

    看到纪琅,小五把头转过来,委屈又小声地叽了几下,却卧在原地没有动作,黑豆一样的小眼睛里全是惊惶和害怕。

    纪琅小心翼翼地把小鸟捧在手心里,它的翅膀上有一道猫爪扑出来的伤,浑身都湿透了,缠满了不知道从哪里沾上的蜘蛛网,雪白的肚皮脏兮兮。

    “幸好你的飞羽没有断,伤口好了就能飞……”纪琅帮小五将身上的蜘蛛网扒掉,掏出准备好的药膏涂在它的伤口上。

    伤口不深,涂了药大概明天就能恢复完全。

    总算放下了心中的重担,纪琅露出一个笑容,将小五架在手上,沿原路慢慢返回。

    小鸟翅膀上伤口的血腥味引得周围的蛇纷纷探出头来,小五缩着脖子,站在纪琅的手上一动都不敢动。

    胆子永远都这么小,纪琅内心暗笑,他举高手臂,带着小五尽可能避开所有的蛇,尤其是那些颜色鲜艳一看就有毒的。

    小五稍微站得直了点,叫了一声,偏头用喙理理翅膀上杂乱的羽毛。

    纪琅突然没有踩稳,脚下一滑。

    前一天刚下过雨,长满了青苔的石面无比滑溜,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他当即失去了重心,向前跌去。

    一只手还抬高架着小五,纪琅只能另一只手向前,试图在落地时撑住自己。

    小五尖叫一声,随纪琅的倒下扑闪着翅膀落到地上,那一瞬间,纪琅仿佛听到了撑着身子胳膊发出的咔叭声,随即重重砸在地上。

    他在地上大口喘着气,难以置信地转头去看自己左臂,它角度奇怪地别着,从小臂到肩膀都是钻心的疼。

    骨头一定断了。

    撑起身子,将自己翻成正面躺着,纪琅用右手颤抖地去摸左臂,太疼了,触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他在原地喘息着,嘴唇发白,头脑发晕。

    连意识都疼得快要丧失……

    在偏过头,看到那片血迹的时候,纪琅的思维俨然已开始迟钝。

    他看到大片大片红色的血在自己身下,在自己身旁的尖利石片上,蜿蜒流成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小溪。

    纪琅不敢看,带着一点难以置信和惶恐,他移动着好的那一只手,艰难地摸上自己的腹部。

    衣衫破了,一片潮湿的温热。

    比皮肤更柔软的血肉在手下微弱地跳动,可能是肠子,也可能是其他。

    纪琅轻轻将头靠在地上,闭上眼睛前,他所看到的只有刚滑翔到地面的小五,和它那双天真的眼睛。

    -

    “看看我把什么带回来了!”

    还没有推开门,周天的声音已从屋外传来。

    “嗯?”桑田向外偏头,看到门被周天推开,灿烂的笑容中一只黄色眼睛的大狸花猫站在主人肩膀上。

    “云梦!”桑田大喊一声,眼睛都亮了。

    狸花猫从周天肩膀上跳下来,扑进桑田怀里,桑田亲亲热热把它抱起来蹭蹭它的脸,云梦喵了一声,甜得腻死人。

    “我好担心你,”桑田摸摸小猫,抱着舍不得不松手,“周天这么就都没有给你喂吃的,瘦了没有?”

    “没瘦,”周天毫不客气地说,“我看连岛上的兔子都快被它抓完了。”

    云梦在桑田怀里,狐假虎威地哈了周天一声。

    桑田瞪了周天一眼。

    自己的猫吃里扒外,周天却只是耸耸肩,继续道:“岛上被人搜过,你的东西被带走了,幸好我去的时候没有人。”

    他刚去了二人之前住过的小岛一趟,带了云梦回来,还顺便拿了些用得上的东西。

    “不过你放心,”他说,“这里在内湖很深处,没有几个渔民来过,暂时是安全的。”

    桑田没有太惊讶,只是沉思:“我的东西被拿走了……”

    周天:“你之前说过里面有重要的东西……”

    “没办法了,”桑田抱着云梦摇头,“那是用姜同人牲的证据,姜同肯定已经把它毁了。”

    周天心里也叹息一声,却没有表现出来,他挨着桑田坐下,顺手摸了一把她怀里的云梦,转移桑田的注意力道:“你对青虬的研究怎么样了?”

    “什么研究?”桑田果然跟着他道,“我幼时学过这方面的东西,不过记得不太清楚了。”

    本来就是偏门的东西,连教授这些的巫官都不太了解,更别提桑田了。

    她小时候的功课好多都是央着纪琅和其他巫官署里的哥哥姐姐做的。

    不过这一天绞尽脑汁,到底是回忆起一些。

    桑田把桌子上的本子拖过来,还有些不好意思:“我只能想起来这些。”

    “嗯?”周天才不介意,亲亲热热靠着桑田,接过本子看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